纽约客|气候公司为何卖给了孟山都?

2015-04-20 11:37 | 作者: MICHAEL SPECTER | 标签: 孟山都

specter-climate.jpg

翻译:基因农业网(李阳,鹿梦琪)

我在本周发行(注:本文发表时间为2013年11月4日)的杂志上介绍了Climate 公司(意外天气保险公司),此公司致力于分析规模巨大且不断膨胀的大数据(就如谷歌对全球信息的整合和呈现一样),以此帮助农民应对气候变化引发的日趋严峻的天气失常。本周末的《纽约时报》引用了政府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即将发布的报告,其中亦指出在未来数十年,世界粮食供应将因气候变暖而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当我撰写此文时,Climate 公司33岁的董事长大卫•弗里德伯格告诉我,孟山都将以近十亿并购该公司。在Climate公司,近200位科学家每天分析50TB的天气数据,他们仍将作为一个独立团队继续工作。我惊讶于弗里德伯格的决定,因为很多激进者将孟山都视为彻头彻尾的邪恶公司。弗里德伯格尚未准备好对他的家人、朋友和同事作出回应。(“当我近日与父亲分享这则消息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孟山都?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我想你是试图把世界变得更美好?”

弗里德伯格自有打算。他的研究使他相信大众对孟山都的看法是偏颇的。他给所有在Climate工作的人致信解释这个决定,并同意我在这里发布这个坦诚而明确的决定:“‘毒害世界粮食体系’、浪费土地资源、对农民置之不顾或研发作物以威胁全球粮食供应的公司,我不会轻易与之合作,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们不可能公然宣称,并未被指控为背叛、诡计或错误的孟山都公司除了贪赃枉法什么都不是。如果弗里德伯格对此并不了解,很快他就会明白,就像很多年前的我一样。无论你认为你多么了解孟山都,弗里德伯格的信都值得你阅读。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的目标可不小:“Climate成员将成为解决全球历史性难题的革命先驱。”我不知道他的目标能否实现,但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利益,我希望他能成功。

他的信函如下:

同事们:

我知道诸位对于和孟山都的合作还存有很多疑问。我也和你们一样受困于亲朋好友关于“加入孟山都”的不解,并且疲于回应各种针对公司的责问。

对我们中的一些人来说,这确是艰难的时期。我理解并试图解决迎面而来的难题,我想确保每个人知晓适当的背景和信息,以此感受到自己消息灵通和身心舒适,并且对摆在我们面前独一无二的机会充满希望和热情。

当我近日与父亲分享这则消息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孟山都?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我想你是试图把世界变得更美好?”现在我的父亲有些情绪过激(也许我就是遗传他的),他通常倾向于阅读自由主义的博客作为基本的消息来源,并且往往迅速作出断论。而我还没有准备好应对他的这种反应。事实上,从家人这里听到这样的话我很受伤——尤其是所有的工作都围绕这一点展开并且前途如此振奋人心时,要责难这个决定真的真的很难。所以,我开始给父亲提供信息,最后与他谈论转基因、孟山都的历史和商业实践,以及我们可以现在付诸实现的未来,最后他理解了我的观点。事实上,他也开始传播我的热情,前几天他告诉他的一些朋友他们是错的。获得他的认可确实让我付出许多——在同他对话的背后是我数个月的研究,而且对话繁长而详实。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觉得自己知之甚少,所以面对招聘或家人,面对那些恼人的责问“你真的要为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工作吗??!!”难以作出回应。

正如在宣布决定的那个夜晚我所说,第一次与孟山都会面时我也对其知之甚少。我知道他们是一个大型农业综合企业并且有很多声誉议论,接下来通过阅读各种网站和博客我都了解到了。当我深入其中时,我的想法改变了。我发现自己对我们绝不会卖掉公司以寻求工作中可能的刺激的说法有些动摇,

2004年,我在谷歌工作,我们发布了Gmail。彼时那真是一场非凡的革命——1GB的免费邮箱!此前,我想你们必须为10MB及以上的容量付很多钱。为了让其免费,谷歌运用了其自动广告系统来识别邮件内容的关键词,并且在界面右侧提供链接关键词的广告。这里有对此“邪恶”技术的愤慨言论(见http://www.theregister.co.uk/2004/04/03/google_mail_is_evil_privacy/)。为了“阅读您的邮件”,谷歌被指控储存所有邮件给联邦政府审阅,并且谷歌现在掌控你所有的信息。此举如同核试验的蘑菇云般可怕而邪恶。研发人员感到悲哀,他们从未想过这是一个“恶魔”——他们只是在为世界创造更多的免费产品,让电子邮件使用如网页浏览般简单,以帮助世界上数以亿计的人轻松自如地交流。随着时间流逝,这项服务的益处被更好理解,评论家了解了Gmail得以运作的复杂技术及其广告模式,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它的功用,反对声逐渐消失。

将一个公司叫成恶魔很容易。如果你不断地这样做,它或许会弄假成真——因为真实往往是最普遍的观点。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总之,革命性的大事件最易成为靶子。我想这是因为,人们面对这些新事物和大事件时,会觉得自己无法控制。这尤其发生在大范围推广的新型技术上。就如Arthur C.Clarke所言“任何足够先进的技术都与魔法无异”,意思是它们不可能最开始就被接受。大范围推广后,那些无法被理解的事物将引起恐慌。接下来大众的反应就是称其为“魔鬼”,同时找出各种理由陷害它。

很长一段时间,谷歌都被认为是邪恶的。有时苹果公司也被认为是如此,有时微软公司亦不能幸免。历史上很多时期,共和党和民主党都被众人贴上了恶魔标签。如今,孟山都也被频繁贴上这个标签。从历史的发展来看,孟山都拥有新型的革命性科学技术,它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而人们并不懂科学,发现它规模庞大且对自身的恶魔标签毫不介意。这样一来,过激情绪的蘑菇云就出现了。

从伽里略,到塞尔维特(注:肺循环发现者),到孟德尔,再到爱因斯坦,革命性的科学总是激起人们内心大规模的敌意。伽里略告诉我们《圣经》是错的,他因为否认上帝的教导而获罪。孟德尔被认为在为撒旦工作。爱因斯坦因为他最初的物理理论而“制造了一种杀了无数人的武器”。

靠着各种传闻和暗讽将新事物反复定为恶魔是再容易不过了,它最终转变成一种文化基因,变成一种普适的观念。梅丽莎•麦克伊万是一位撰写可持续农业和健康饮食的博主。近期她写了一篇文章题为《吃甘蓝的习惯是如何慢慢毁掉你的健康和这个世界的》。她称甘蓝(一种非常健康的蔬菜)是致命的。(http://huntgatherlove.com/content/just-kale-me-how-your-kale-habit-slowly-destroying-your-health-and-world)。她用暗讽、推断、不科学的引用、脱离本质事实的陈述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她虚假的文章就像野火一样传播,大约过了一天就被很多读者和“生命健康”博主认为是真的。次日她编辑了该文章并承认,她只是为了证明不依靠清楚的逻辑和事实就妖魔化某事物是多么容易,并且仍然可以让每个人都相信你,还不断重复着其概要。她说当你看到一篇文章在妖魔化某种食品,想想它是否有引证。鉴于前几周我对转基因所做的所有研究,她的文章让我印象深刻。有太多完全错误的文章(有些已被撤回),它们仅基于伪科学,推断、暗讽,以及脱离实质的修辞。当我进行自己的科学研究时,我惊讶于这些错误的观点是如此不切实际,很多人同别人一样不断重复因而自以为是,实际上他们是错的。

也许孟山都应该接受鲍尔•布赫海特在2000年介绍谷歌时明智而及时的座右铭——“不作恶”。这个座右铭无数次帮助谷歌免于被人以各自的方式愤慨地将其定义为恶魔。它确实奏效。

你知道吗?谷歌每年受到的用户指控比孟山都还要多;谷歌游说联邦花费所付出的是孟山都的三倍;在奥巴马政府中前谷歌成员比前孟山都成员还要多。

我可以继续,而孟山都那些所谓的不好之处,均为大规模商业所致。在一份哥伦比亚特区讨还薪资的名单上,孟山都甚至不在前50。“孟山都保护法案”,或称为“农民保障条款”,由一些农场组织(包括美国农场事务联合会、美国大豆协会、美国国家玉米种植户协会等)设计并撰写,帮助确保农民有权种植联邦代理商批准和规定的作物,保护他们远离未基于科学或研究的新观点。

对我而言,“这个公司是恶魔”这样简单的论调依靠于暗讽、传闻、脱离本质事实,它们源于理解的匮乏和对未知的恐惧。

在高中,我创立了环境俱乐部并担任主席,我们叫它“学生H.O.P.E(学生拯救我们的地球)”。我们发起运动,参加集会,清扫海滩,组织地球日活动,甚至有朋友设计的我们自己的绿色T恤。

我是一个素食主义者。生活中我从不吃鸡肉、鱼肉或其他肉类。我的父母是伪嬉皮士,他们总教导我应当努力不伤害他人,并且多行善事。从小时候起,我就尽我所能。2003年第一代丰田普锐斯上市时我就订购了,数月之后我甚至才能试驾。在家中,我施肥,回收利用,并且避免喝瓶装水。

毒害世界粮食体系、浪费土地资源、对农民置之不顾或研发作物以威胁全球粮食供应的公司,我不会轻易与之合作,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以一个科学家的身份作出这样的决定。我还是个小孩时,我就爱上科学,我相信世界上的真理来自于科学。所以,当我发现Climate公司有这样的合作机会,我允许自己用科学和事实丰富自己。

人类改良种子的基因已经有11000年,起初在培育种子时,我们除去不想要的性状,引入想要的性状。现代科学的先进性使得这种基因改良更为有计划和特定,而不是像从前一样偶然。不必依赖于自然过程而将特定基因引入特定位点以创造蛋白质是重大的突破,这或许很难理解,但其意义确实非常重大。通过科学,我们可以认识到这项技术的功效和风险。我学过科学,它并非短期和简单努力就能达到的。我想孟山都创造了惊人且安全的技术,我需要时间去理解。你们也应当如此,学习他们的科学,我确信你们也将理解。

至于他们公司的历史、商业实践以及未来,我建议你们花时间去思考和理解这些问题——它们并不简单,不能用简单的一两句话就能概括。

今天的孟山都是一个在1990年代至2000年代通过企业并购和分拆形成的综合型种子公司。这家新型农业公司将科学和技术融入种子业的发展,让农民用比从前更少的土地、水、化学物质来生产更多的食物。

孟山都委员会对新公司的名字尚存争议,注册新商标会花费四千万美元。他们决定将这笔钱节省下来,我认为这是他们有史以来犯的最大错误。老孟山都化工方面业务被更名未法玛西亚并被辉瑞公司收购,而新的种子公司仍叫孟山都,并在分离后被称为“新孟山都”,它被现隶属于辉瑞公司的化工商业的遗留产品所抹黑了。

现在,我们作为孟山都的一部分未来将如何运作,我想直接回答这些真正重要的策略性问题。我们隶属于孟山都,但将仍然作为Climate 公司独立运作。我们此前有100多位股东,现在我们只有一个。以前我们有董事会,现在没有了。我们并未被孟山都整合,我们未来也不会被IFS或FieldScripts或他们任何的产品、团体所整合(某种程度上,我们或许会选择和孟山都的其他团体合作)。没有人是“为孟山都工作的”,每个人仍然是Climate 公司的一员,角色、头衔、责任,都和你们今天的一样。

孟山都没有制定我们的方针——我们做什么,怎么做,我们的文化,仍然基于我们的决定。我是孟山都执行委员会的一员,所以我可以尽力获取我们需要的资源和数据。

任何时候,若你对所做的工作不再抱有热情,或者我们运作的方式不再满足你的原则或标准,你可以离开。我的工作是确保这样的情况不会发生。我的职责是保证我们的文化依旧如初,我们的队伍氛围是愉快的,我们的工作是振奋人心且有影响力的。不在这个计划中的事我不会去做。

孟山都的团队首次露面时,他们说“这是非凡的举措;但我们可能会搞砸”,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同意让我们独立运作。他们明确表示他们想要向我们学习。

我们的运作模式有机会成为孟山都组织的榜样。我们的DNA使得我们如此,并且它将使孟山都崛起成为可能。让我们担当此任吧——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公司将以我们为模版。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机会如此振奋人心。没有比这能更大地影响世界的平台了。我们的工作可以改变大部分人的做法,养活他们并发展起来。

我保证我们将获得超出我们最狂热渴望的资源——不论是发展我们自己的人造卫星和雷达系统,还是在新的市场创设工程办公室。我们要在自己的科学领域斗志昂扬,创造革命性的影响。

现在,你们的问题或忧虑可能在未来24小时,甚至在数周内也无法完全解决。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你不可能第一天上课就学会整个课程)。几个月前和孟山都交流的一些人已经相信这确实是我们公司和工作中最激动人心的事。你们不应被(争论两方的)华丽词藻所说服而决定自己的人生到底想做什么,和谁一起做,怎么做。我们仍然是Climate 公司,但你们应当用事实、知识来使自己明了,并理解现在我们共同拥有的公司。

Climate 公司的成员将成为解决全球历史性难题的革命先驱。这个合作关系将给予我们资金和数据,并使我们到达从未有过的高度。

让我们不要再因为错误信息、恐惧或传闻而分心却步,不要再被不公的社会压力过度影响。坚强起来,让科学和事实指引你们。花时间了解我们面临的机遇和合作伙伴。

最终你们会了然于心,但确保你们花时间去了解了。

我们只有一次生命,应当确保自己投身的事业、选择的道路在我们短暂的生命中是我们真正热爱的。我相信这就是我正在做的,我知道你们所有人终将有同样的感受。

来源:纽约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