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性杂草问题离我们并不遥远

2017-09-28 14:32 | 作者: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 | 标签: 抗性杂草

草甘膦是全球使用率最高的除草剂品种,但由于大面积广泛使用,一些杂草对草甘膦产生了抗性。近年来,耐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种植以非常快的速度发展,继续推高草甘膦的大量使用,使得一些抗性杂草甚至演变成“超级杂草”。目前美国、加拿大等地的抗性杂草问题日趋严重,迫使农民采用其他方法来防控杂草。

AgroPages 世界农化网中文网近期在中国读者中开展了一个关于草甘膦抗性杂草问题的调查,就抗性杂草是否会影响草甘膦的未来市场发展,以及关于草甘膦替代品种的问题征询了读者的观点。该调查问卷起止时间为2014年5月5日-18日,采取网络不记名投票方式,共收到142份有效答卷。

调查结果:


问题1:您认为草甘膦抗性杂草问题是否将影响草甘膦的未来市场发展?

关于对草甘膦抗性杂草是否会影响草甘膦未来市场发展的问题,在142个投票中,有72%(102票)的读者选择了“会”;约21%(30票)的读者认为不会造成影响;还有7%(10票)认为这一情况很难预测。


问题2:若抗草甘膦杂草最终无法控制,您认为现在市面上有哪些除草剂品种具有替代草甘膦的潜力?

在哪些品种有替代草甘膦的潜力的问题上,我们给出了3个具体产品供选择:草铵膦、百草枯和麦草畏。以及“其它”这个选项供读者提出自己的观点。有近六成的读者(84票)选择了草铵膦;28%(40票)的读者认为百草枯是具有潜力的替代品;仅有2票投给了麦草畏;还有11%(16票)的读者选择了“其它”,并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有约一半的读者认为研究杂草的抗性机理以及开发新的复配产品是解决抗性问题的方法。其他几位读者认为一些新的产品,如环己烯酮类除草剂,异恶唑草酮和氟草烟是较有潜力的产品。

全球抗性杂草现状如何?

 
图1 全球抗除草剂杂草的发展情况

自20世纪50年代首次在加拿大和美国分别发现抗2,4-D的野胡萝卜和铺散鸭趾草以来,杂草抗性的问题始终伴随着全球农业的发展。从图1可以看出,起初20年里,抗性杂草的发展还非常缓慢,进入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随着全球农药行业的快速发展,抗性杂草的发展速度也非常惊人,近乎呈直线型上升。

根据美国杂草学会所属除草剂抗性委员会所执行的“国际抗性杂草调查”的统计数据,截止2014年5月21日,全球已有抗除草剂的杂草235种(138种双子叶,97种单子叶),432个抗性生物型(根据物种和作用位点)。杂草对25种已知除草剂作用位点中的22种产生抗性,目前抗性杂草共计已对155种不同的除草剂具有抗性。据报道,抗性杂草现如今已遍布全球65个国家和地区的82种作物当中。目前全球已知的抗草甘膦杂草共有28种,主要有长芒苋、糙果苋、豚草、小飞蓬和黑麦草等。23个不同的国家出现抗草甘膦杂草(美国有14种,且主要出现在种植转基因作物的田里。)

根据表1的数据,全球出现抗性杂草最严重的国家是美国,有145种。排在第二第三名的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全球65个出现抗性杂草的国家和地区总计杂草数量达到888种。而截至2010年10月底,该数据为672种,可见抗性杂草的发展速度相当之快。

 
除草剂抗性杂草在全球的分布情况(截止2014521日)
序号
国家和地区
数量
序号
国家和地区
数量
1
美国
145
34
奥地利
5
2
澳大利亚
69
35
墨西哥
5
3
加拿大
60
36
挪威
5
4
中国
37
37
葡萄牙
5
5
法国
35
38
泰国
5
6
日本
33
39
保加利亚
4
7
西班牙
33
40
埃及
3
8
巴西
32
41
印度
3
9
德国
32
42
菲律宾
3
10
意大利
30
43
塞浦路斯
2
11
以色列
29
44
巴拉圭
2
12
英国
27
45
斯里兰卡
2
13
马来西亚
20
46
乌拉圭
2
14
比利时
19
47
厄瓜多尔
1
15
波兰
19
48
萨尔瓦多
1
16
捷克
18
49
埃塞俄比亚
1
17
智利
16
50
斐济
1
18
韩国
16
51
危地马拉
1
19
土耳其
16
52
洪都拉斯
1
20
新西兰
15
53
匈牙利
1
21
南非
14
54
印度尼西亚
1
22
瑞士
14
55
爱尔兰
1
23
阿根廷
12
56
约旦
1
24
伊朗
11
57
肯尼亚
1
25
希腊
10
58
立陶宛
1
26
委内瑞拉
10
59
尼加拉瓜
1
27
丹麦
9
60
巴拿马
1
28
玻利维亚
8
61
俄罗斯
1
29
塞尔维亚
8
62
沙特阿拉伯
1
30
哥斯达黎加
7
63
斯洛文尼亚
1
31
荷兰
7
64
台湾
1
32
哥伦比亚
6
65
突尼斯
1
33
瑞典
6
共计:888
来源:国际抗性杂草调查
表面上看,抗性杂草的出现最头疼的应该是农民,对付这些杂草不但增加了农业生产成本,还可能影响作物产量。而事实上抗性杂草的出现对除草剂公司的威胁远比对农民的威胁来得大。对农民而言,他们可以通过改变杂草管理措施,比如采用不同作用机理的除草剂进行除草,便可能解决这一问题。但对卖除草剂的公司而言可能就意味着市场和利润的丧失。有资料显示,上世纪90年代在美国加州曾出现抗磺酰脲类除草剂的杂草,一登记用于水稻的磺酰脲类除草剂在不到几年的时间里便因抗性杂草的问题而退市。这似乎有点危言耸听,但近些年来全球农药巨头公司在热衷开发各种转基因种子的同时,也愈发重视对抗性杂草以及相应解决方案的研究,由此可见,杂草抗性的问题已然让这些农药公司对产品的市场寿命产生了担忧。

从表1的数据我们看到,中国目前出现的抗性杂草也高达37种,位列全球第四,虽然与普遍种植转基因作物的美国和加拿大相比,我们的情况似乎还没那么糟糕,但似乎也已足够引起我们的重视。

来源:世界农化网中文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