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山都官方回应法国大鼠研究

2014-06-29 18:17 | 作者: 孟山都公司 | 标签: 孟山都

【基因农业网编者按:法国学者Gilles-Eric Séralini一篇关于转基因(GM)玉米与老鼠肿瘤生长的受争议论文曾在2012年《食品与化学毒理学》(FCT)杂志发表,并在2013年被该刊撤回,如今这篇论文再次被SpringerOpen的《欧洲环境科学》杂志发表。塞拉利尼实验中使用的抗草甘膦除草剂的NK603转基因玉米由孟山都公司开发。这里我们回顾研究涉及方孟山都的回应。】

本周早些时(基因农业网按:当时塞拉利尼论文发表于2012年11月),一份由一个法国大学的团队所做的研究发表在《食品与化学毒理学》上。 该报告称发现喂食转基因玉米饲料对实验室大鼠健康有负面影响。众多科学家已经检查了这项研究并张贴或发表了对该文的评论。

孟山都评估了这一文章,评论如下:

该文未能满足这类科学研究需要满足的最低可接受的标准,其展示的数据不支持其“发现”, 并且其结论与安全测试的目的无关。

毒理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发现该文的实验设计有本质上的缺陷。有关该试验是如何实施的关键信息缺失, 而发表的数据不支持作者对这些数据的解释。

该文的关键缺陷包括:

1. 研究方法未满足经合组织标准(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2. 所用的玉米的来源及质量不清楚。
3. 饲料制备及饲料摄入的关键细节缺失。
4. 与其有关肝肾组织病理学,肝功能检查,和细胞色素活动方面的断言相关的数据完全缺失。
5. 没有任何致死率和肿瘤发生率终点数据的统计学分析。
6. 所有实验组的致死率,对于这种试验室用大鼠来说,都落入历史上正常范围内。这种大鼠是一种以其癌症高发率著称的鼠种。
7. 文中展示的数据高度零落散失, 对公鼠和母鼠采用不同的方法,不足以支持所得的结论。
8. 通篇文章缺少剂量-反应相关性。

对于基因改良的玉米,至今没有任何可能的机理支持这篇报道的结果,而且该结果与大量已有的实验和科学研究结果大相径庭。广泛大量动物试验和体外试验数据已经展示草甘膦不致癌或肿瘤, 也不会干扰内分泌。该文没有提供任何可以质疑已发表的大量的有关草甘膦和农达除草剂的安全性的信息。


其他的人们怎样看呢:

The Science Media Centre in the UK press release
Science 2.0: GM Maize Causes Tumors in Rats? Here’s How Experts Responded
Reuter’s: Study on Monsanto GM Corn Concerns Draws Skepticism
Daily Mail (UK): Cancer row over GM foods as study says it did THIS to rats
Forbes: Monsanto’s GM Corn and Cancer in Rats? Real Scientists Deeply Unimpressed
BBC: French GM-fed rat study triggers furore
The Telegraph (UK): How those GM Frankenfoods are going to murder us all in our beds
Discovery News: GM Corn-Tumor Link Based on Poor Science.


总评:现有证据的可用性与重要性
(后附对本研究的具体评价)

大量的动物数据证明,草甘膦不会导致癌症或肿瘤。多位草甘膦注册单位在超过35年时间里独立进行的多项终身癌症研究资料表明,草甘膦不会导致啮齿类产生癌症或肿瘤(欲了解草甘膦资源,请参见本文件附录)。

多项传染病学研究结果均不支持作者对草甘膦的健康声明。多项已公开发表的评估草甘膦对人类健康影响的传染病学资料,包括对癌症与生殖系统的影响,均强化了这样的结论: 并不存在将这篇文章的结果与草甘膦相联系的证据(欲了解草甘膦资料,请参见本文件附录)。

大量体外(试管)和动物数据表明,草甘膦并非內分泌干扰素。虽然草甘膦被收录入美国环保局的內分泌干扰素筛选计划的起始物质表中,但美国环保局声明,其收录依据为其高使用频率,并非由于影响內分泌的数据的存在(欲了解草甘膦资料,请参见本文件附录)。

其表面活性剂成份并不会导致癌症或內分泌风险。本研究的RoundupTM制剂里所使用的表面活性剂类别已由美国环保局于2009年作出评估:基于对包括生殖毒理学与发育毒理学在内的多项重复剂量研究结果,允许其在农药产品中的使用。应进一步指出的是,消费都可能通过洗发水、香皂及其它清洁产品的形式频繁接触表面活性剂材料。这些产品也同样被认为对生殖系统或内分泌系统无风险,而且,因接触农药而导致的对这些表面活性剂的接触只占人类对这些表面活性剂的接触的很小一部分。

对转基因的负面效果的指控缺乏合理机制。NK603含有菌源性酶(蛋白质)EPSPS,这使其对草甘膦除草剂具有抵抗性。EPSPS在所有植物以及人类和动物肠道菌群里所发现的细菌均有存在,是一种易消化的蛋白质,目前尚未发现任何物种对其有任何不良反应。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EPSPS或其编码遗传物质比数万种其它食物蛋白更危险或更易导致癌症。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并未对人类食物中的无毒蛋白进行慢性毒理试验。实际上,由于不存在需要测试的任何合理原因,目前所有植物食物蛋白(包括EPSPS)均未进行测试。

研究设计、行为与解释的具体评价

这项研究不符合经合组织(OECD)标准。虽然作者引用了经合组织试验指南,这项研究设计并不符合经合组织对慢性研究设计所需动物数量规定的标准(每组50只动物)。实验室与分析设备里的GLP(良好实验室实践)状态不明,GMO(转基因生物)与RoundupTM制剂的剂量并非基于剂量设定的标准方法选择的。

统计分析显著偏离任何一种经合组织或其他公认的实践的方法, 并且未能建立毒理学的相关性。作者以被称为偏最小二乘判别分析法(PLS-DA)的多变量法研究了与不同治疗组相关的48个血液与尿液测量结果之间的关联性。偏最小二乘判别分析法可用于确认数据模式并建立可用于区别不同治疗组的函数。然而,单靠能够区别不同的治疗组并不能证明结果具有毒理学相关性。实际上,这项研究中所有治疗组的多数实验值看起来都在它自己建立的正常变化范围内。基本数据要么缺失,要么就是这些数据未表现为平均值和标准差的正常形式,这就阻碍了对实验结果的正常评估。

对照玉米和所使用农药的来源不明确。试验与对照转基因物质源自于加拿大,但不清楚这些研究者如何能够确认和取得这一特定遗传事件的正确的对照玉米。此外,未说明生长情况,也没有任何毒枝菌素(真菌毒素)或抗营养成份在转基因物质相对于对照食物中的含量数据。

食物准备的关键细节缺失。对于食物(11%,22%或33%的食物为转基因材料,或33%仅为对照材料),尚不清楚是否所有试验食物组均包含相同数量的玉米—即11%的转基因食物是否也包含22%的对照玉米,这样玉米的总含量才会一致。若非如此,则本研究的食物成分不相等,则所得到的差异值可能由食物成分的差异引起。

缺乏所摄入食物成分的关键数据。通常,食物/水的摄入数据被认为是了解实际摄取剂量、动物健康与对特定肿瘤类型的易感性相关的关键因素。(因对饮用滑腻除草剂的恐惧而产生的)脱水可能单独引起意外的生物学结果。

病理学家对读取数据的盲读未作说明。经合组织试验指南是迄今公开的最佳实践指南,其包括避免观察带偏见的盲读(即不知道样本来自哪个组)。实际情况可能如此,但这里并未明确说明。

所显示数据均高度孤立散落,不足以支持所下结论。虽然我们知道任何一篇这类的文章不可能发表所有的数据与数据分析,但通常人们会(比方说)显示两种性别的同类数据,而不是通过一种途径只显示用于雄性动物肾脏结果,而通过另一途径只显示雌性动物肾脏结果。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将直接决定效果的一致性。其它足以支持该结论的未发表的数据按理完全可通过补充的在线数据表轻易地提供给读者。

死亡率与肿瘤率落在此种品系实验大鼠的历史常态范围内。SD大鼠(查尔斯河实验室)研究终结的存活率范围雄性为17%至62.9%,雌性为20%-62%。Seralini的发现均在此历史范围内。

在此种啮齿类品系中所观察到的原发性肿瘤很常见,本文的发现频率与历史观察数据相一致。例如:在雌性SD大鼠中,乳腺癌发频率(该频率为所检查的一定总量的器官里发所现的特定肿瘤类型的单独诊断结果)范围为8.6%至58.3%,而纤维性瘤加上纤维瘤的频率范围则为13.3%至61.3%(为使本文的实际数字更易懂,在此说明,大鼠的乳腺数可达12个,因此,所观察到的肿瘤感染数可能会越过受调查的动物数量)。

垂体瘤在SD大鼠中较普遍,其比例分别为:雄性:腺瘤0.77%-70%,癌0.77%-36%;雌性:腺瘤26%-92.9%,癌1.43%-58%(每只动物一个垂体)。参见:http://www.criver.com/sitecollectiondocuments/rm_rm_r_lesions_survival_crlcd_sd_rats.pdf

死亡率与肿瘤发病率数据缺乏统计分析。在绘制累计死亡率与肿瘤发病率图时,未进行这些数据的统计分析(如对死亡率进行Mantel-Hansel存活率统计)。由于组数很少(n=10),图1和图2的图解分析多数都不具备统计学意义。而由于与肿瘤发病率相关的结论是本文主要结论,这种统计分析的缺失是不可原谅的。

缺乏体重参数效应。鉴于文中描述的转基因试验和R试验总体数的疾病程度,缺少对照组与试验组的增重差异这一事实令人很感意外(虽由作者说明,但未显示数据)。

在90天研究中缺乏肿瘤或肿瘤前体数据。我们承认90天的研究与终身研究在目的或解释方面不尽相同,但该文作者认为,可触及的肿瘤在试验的前4个月即已发生。由于肿瘤在生长至可触及的大小之前的时间很长,且一般只有少部分肿瘤会生长至较大尺寸,肿瘤(即使不可触及)在用NK-603进行的90天研究过程中应该已经很明显。但这一点未观察到。

对关键终点的剂量反应的普遍缺失。在作者赞同某种低剂量现象或者以低剂量水平达到的最大响应现象时,读者应当注意:a)低剂量响应现象在科学界具有高度争议性,且b)即使被接受,也只针对对内分泌的影响。

一般全身效应如死亡率和肿瘤(特别是非内分泌肿瘤)的发生应符合剂量-响应模式。这种响应不可能是简单或(对数)线性关系,但预计会呈现单调性,即剂量越高,产生的响应就应该越大。该问题在R试验组尤其明显,因为中剂量(0.09%)远远高出小剂量(1.1 x 10-8%)800万倍之多。(“大”剂量为0.5%,约为中剂量6倍,这是一个更为典型的区间。) 转基因剂量(食物的11%、22%和33%)覆盖最大为仅3倍的狭小范围。对于死亡率和癌症,在低、中、高剂量的效果主要取决于终点、试验材料和性别。

文中为了证明低剂量或非单调性的影响所引用的Vandenberg论文完全是关于内分泌作用的(http://edrv.endojournals.org/content/early/2012/03/14/er.2011-1050.abstract,详见近期EC Workshop(http://ihcp.jrc.ec.europa.eu/our_activities/food-cons-prod/endocrinedisrupters/workshop-low-dose-effects-and-non-monotonic-dose-responses-for-endocrine-active-chemicals),但其中提及的概念已经遭到质疑,如Rhomberg和Goodman(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273230012001262)。

文中拟定的肝或肾组织病理学、肝功能试验和细胞色素活性的数据完全缺失。该论文在阐述这些结果的同时根本没有提供任何数据,更不用说汇总统计数据。所选取的展示图片不足以支持任何分析或结论。据称,雄性动物主要死于“严重肝肾衰竭”,但没有提供任何数据以支持这一观测结果。而Spiroux de Vendomois等给出的支持数据早已被广泛拒绝(参见下文的“早期著述”)。

对于化学参数,在文件资料上缺乏一致性或缺乏临床意义。虽然通过一种非经合组织分析技术——正交偏最小二乘判别分析(OPLS-DA)发现了一些具有统计学意义的参数,但该文并未提供在雄性动物以及其它时间点的调查结果或对其进行讨论,以便得到一致性认可,也没有提供所有试验剂量值,以便于对剂量-响应进行评估。更重要的是,虽然这种统计技术的应用将促进实测数据(图5a)预测方法的形成,但实测数据(图5b)的临床相关性和毒理学相关性仍应考虑在内。在图5b中,显然几乎所有数据点都在研究的一般正常范围内(+/-2标准偏差)。例外情形包括一项尿钠(试验)和一项雌激素水平(控制)。

对具体数字和图表的评论:【注:此处不对药物配制试验报告(表1)或摄影图片/电子显微镜图像进行评论】
 图1——没有提供死亡率终点统计分析。比率都在如上所述的历史控制范围内。
 图2——没有提供肿瘤终点统计分析。
 表2—这里看到的是常见的SD大鼠生命终期表现。剂量-响应数据缺失。
 图5——虽然采用复杂的统计方法证明了一些达到统计学意义的参数,但正如上面所讨论的那样,这并不等同于临床或毒理学意义上有显著性。
 表3——这是查看图5中显示的部分数据的另一种方式,至少显示了跨越多个剂量组的数据。然而,判别参数的统计学意义并未转化成针对图5所讨论的实际参数在临床学或毒理学上的重要差异。一致性和剂量-响应普遍缺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录:草甘膦文献

在去年发表的三篇关于草甘膦与人体安全的最新评论(可从发布者网站上在线查询):

孟山都公司评论——Seralini及其同事的早期著述
2012年9月20日
未被充分披露的信息。所有发表论文的资深作者是Gilles -Eric Seralini。除了与卡恩大学的关系外,Seralini教授自1999年开始担任基因工程研究与独立信息委员会(CRIIGEN)主席。Seralini教授与CRIIGEN组织以其反生物科技立场而闻名。四篇早期著述都声明,研究的部分资金支持来自CRIIGEN。Seralini教授的研究的其它支持来源还包括“人类地球基金会”(Human Earth Foundation)和“丹尼斯•吉夏尔基金会”(Fondation Denis Guichard)。可登陆CRIIGEN网站,查阅与这些组织的产品相关的研究项目的新闻稿,联系人是Gilles -Eric Seralini。(http://www.crii-gen.org/).

总评——Chassy和Miller:伪科学(The Science of Things That Aren't So):http://www.forbes.com/sites/henrymiller/2012/02/22/the-science-of-things-that-arent-so/

早期著述。此前,Seralini及本论文的其他合作作者曾发表过对于转基因作物的现有数据的统计学再分析结果,而这些分析结果已受到了监管机构和科学专家的彻底批评。

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FSANZ)答复Spiroux de Vendomois发表的论文时说:

"• 在他们新近发表的论文中,Seralini及其同事反对该一致看法,并提出了调查结果与每种转基因玉米所用的新农药(除草剂或杀虫剂)之间的因果联系,或者将该结果与由基因改造过程自身引发的非预期效应联系在一起。作者们并没有就他们的假设给出任何合理的科学解释,也没有考虑到研究(如病理学、组织病理学和组织化学研究)中所用的其它调查程序的统计数据缺乏一致性。
 Seralini及其同事片面强调数据的统计学处理而未考虑其它关联因素,从而导致其研究结果的毒理学意义被曲解。仅仅依靠统计数据来确定该研究中处理相关的影响并不代表可靠的毒理分析。尚无确凿证据可单独导出结论,认为存在具有毒理学意义的影响。FSANZ确信,这些研究中报告的变化既与性别无关,也与剂量无关,而主要归结于偶然因素。"

文件:
 Seralini G.E.,Cellier E.,de Vendomois J.S.(2007年)。对用转基因玉米进行的饲鼠试验研究进行的最新分析揭示了肝肾中毒的迹象。《环境污染与毒物学文献》http://www.springerlink.com/content/1432-0703
 “三种转基因玉米品种对哺乳动物健康影响的比较”,Spiroux de Vendomois,J.S.,Roullier,F.,Cellier,D. and Seralini,G-E。国际生物科学杂志,5:706-726,2009年12月15日http://www.biolsci.org/v05p0706.htm

前期研究的批评:
 专家小组关于Seralini等(2007年)对孟山都公司为了证明转基因玉米品种(MON 863)的安全性所进行的为期90天研究的再分析报告。2007. J. Doull ,D. Gaylor ,H.A. Greim1,D.P. Lovell,B. Lynch,I.C. Munro. 《食品与化学毒理学》杂志,45(11):2073-2085。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278691507003249
 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E欧洲食品安全局再次强调了其对转基因木米MON 863的风险评估。
http://www.efsa.europa.eu/en/press/news/gmo070628.htm
 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答复de Vendomois等(2009年),“三种转基因玉米品种对哺乳动物健康影响的比较”,国际生物科学杂志,5 (7):706-726。
http://www.foodstandards.gov.au/scienceandeducation/factsheets/factsheets2009/fsanzresponsetoseral4647.cfm
 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更新)。MON863喂食研究和转基因玉米
http://www.foodstandards.gov.au/scienceandeducation/factsheets/factsheets/feedingstudiesandgmc5604.cfm
 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答复de Vendomois等(2009年),“三种转基因玉米品种对哺乳动物健康影响的比较”,国际生物科学杂志,5 (7):706-726。
http://www.foodstandards.gov.au/scienceandeducation/factsheets/factsheets2009/fsanzresponsetoseral4647.cfm
• 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局答复de Vendomois等。(参见以下链接文件的附件1)
http://www.efsa.europa.eu/en/events/event/gmo100127-m.pdf
法国生物技术委员会(French High Council of Biotechnologies)答复de Vendomois,由英国新型食品及加工咨询委员会(ACNFP)翻译
http://www.food. gov.uk/multimedia/pdfs/acnfp9612a2

Seralini及其在法国卡恩大学的同事早前针对接触草甘膦、AMPA(氨基甲基膦酸,是草甘膦的主要环境降解产物),以及草甘膦基制剂或一些配方产品中所用的表面活性剂的无保护培养细胞的研究结果,发表了五篇论文。(可应要求提供孟山都公司对这些文件的评论)
 Richard,S.,Moslemi,S.,Sipahutar,H.,Benachour,N.,and Seralini,G.-E. 2005。草甘膦和Roundup除草剂对人类胎盘细胞和芳香酶的不同影响。《环境与健康展望》杂志 113:716-720. http://ehp03.niehs.nih.gov/article/fetchArticle.action?articleURI=info:doi/10.1289/ehp.7728
 Benachour,N.,Sipahutar,H.,Moslemi,S.,Gasnier,C.,Travert,C.,and Seralini,G. E. 2007。Roundup除草剂对人类胚胎细胞和胎盘细胞的时间与剂量相关性影响。《环境污染与毒物学文献》53:126-133。
http://www.springerlink.com/content/d13171q7k863l446/
 Benachour,N.,and Seralini,G. E. 2009。草甘膦制剂诱导人类脐带、胚胎和胎盘细胞的凋亡和坏死。Nora Benachour and Gilles-Eric Seralini。《毒理学化学研究》杂志,22,97-105。
http://pubs.acs.org/doi/pdf/10.1021/tx800218n
 Gasnier,C.,Dumont,C.,Benachour,N.,Clair,E.,Chagnon,M.,Gilles-Eric Seralini(2009年)。草甘膦基除草剂对人体细胞系的毒性和内分泌干扰物。《毒理学》杂志,262(3):184-91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300483X09003047
 Emilie Claira,Robin Mesnagea,Carine Traverta,Gilles-Eric Seralini(2012年)。草甘膦基除草剂诱导在体外培养的成熟鼠睾丸细胞的坏死和凋亡,并导致睾丸素降低至较低水平。《体外毒理学》杂志26(2):269-279。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887233311003341

同一小组发表了两篇论文,暗示顺势疗法可以保护细胞免受声称的草甘膦不利影响。各合作作者均与这些顺势疗法疗剂的供应商为合作关系,虽然他们声称不存在利益冲突。
 Gasnier等。Digl可以防止草甘膦基除草剂对人体肝细胞系造成的细胞死亡。《职业病学与毒理学杂志》2010年刊5:29
http://www.occup-med.com/content/5/1/29
 Gasnier等。特定的植物提取物可以保护人体细胞免受异型生物质的复合影响。《国际职业病学与毒理学杂志》2011,6:3
http ://www. occup-med. com/content/6/1/3

来源:孟山都公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