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越:绿色和平组织就是一个跨国公司

2014-06-30 22:39 | 作者: 袁越 | 标签: 袁越

绿色和平组织最近爆出了一系列丑闻,先是被内部人士爆料说有一名成员在外汇交易中犯了错误,损失了300万英镑,接着有媒体爆料说绿和的国际部负责人Pascal Husting每周坐飞机上下班。英国《卫报》穷追不舍,继续爆料说该组织财务不清,每年高达5800万英镑的财政预算多次出现问题,目前已经陷入了财政危机。

(图为家在卢森堡的绿和国际部负责人Pascal Husting,他曾经是绿和法国部的负责人,被爆每周坐飞机去绿和在阿姆斯特丹的总部上班。)

丑闻被爆后全球媒体一片哗然,有人愤怒地指责绿和虚伪,这个一向以激进姿态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环保组织的领导人竟然坐飞机上下班,一点都不低碳,以后还怎么让人相信他们?!还有不少人惊呼,绿和的经费都是老百姓一点一点地从口粮里省出来的,竟然被绿和拿去玩钱,一下子损失了300万英镑,以后还怎么向捐款者交代?

在我看来,这两项指控都没有说到点子上。首先,环保组织的成员难道必须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才够格吗?这显然是不现实的,Pascal Husting很可能有家庭问题牵绊,让他没办法搬家或者坐火车。退一万步讲,即使Pascal Husting做的有些过分,也不能因此否认低碳环保这些倡议本身有问题,这个世界不是靠道德来运作的。

其次,绿和玩钱本身也没什么大错,只是赌错了欧元的汇率而已。绿和的经费大部分来自欧元区,但他们在很多国家有分支机构,需要外汇,所以“玩钱”是必不可少的,拿这个问题说事没啥意思。

我认为,这一系列丑闻最大的功绩就是暴露了绿色和平组织的本质。这个组织经常给人以“草根”的印象,但其实它就是一个规模庞大的跨国公司,和它极力批判的其他那些跨国公司没有区别。要想搞清楚这个组织的本质,必须从公司经营的角度去思考,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首先,绿和这家公司的收入来自哪里?答案是公开的:超过90%的绿和经费来源于公众捐款,绝大多数单笔捐款都在100欧元以下。这一点一直是绿和引以为豪的优点,他们相信这个做法保护了绿和的独立性,可以不受政府或者其他大公司的左右。这一点也许是对的,而且在某些领域确实有道理,但实际上绿和在摆脱政府和大公司影响的同时,却不得不为自己套上一个更大的枷锁:公众。绿和绝不敢得罪公众,即使有些时候公众的看法是错误的(这样的例子还少吗?)。不但如此,绿和还必须保持高度的曝光率,好让公众看到自己捐的钱都花到了哪里,这就是为什么绿和总喜欢挑事,甚至不惜制造事端,做出哗众取宠的事情以吸引媒体的注意。

换句话说,绿色和平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民粹组织,任何组织(无论左右)或者国家(民主或者独裁)都比不上它。绿和所做的所有事情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公众相信它在为老百姓说话,至于说的对不对,是不是代表了公众的长远利益,绿和是不管的。

其次,绿和还必须让民众相信自己是站在弱势群体一方,反抗更强势的政府和大公司,否则的话,谁会捐款给一些“社会活动家”去胡闹呢?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可实际操作时有很多技巧的。具体来说,绿和卖的是环保这个概念,但你好好想想,如今还有哪个政府不重视环保呢?起码在口头上,环保已经成为现代国家的共识了。在某些领域,比如气候变化,大部分欧洲国家政府都非常重视,有些时候一些政府官员喊出来的口号甚至比绿和还激进。在这种情况下,你为什么还要捐款给绿和呢?按时缴税不就行了?

曾经有一部纪录片忠实地记录了欧洲环保组织的这个困境。一群环保主义者在海滩上讨论未来的工作计划,讨论来讨论去,大家都想不出还有哪个领域需要他们帮忙。这时有人突然冒出一句:“转基因怎么样?推广转基因的都是跨国公司,老百姓很担心其安全性,而政府的态度又模棱两可,正好发挥我们的优势嘛!”反转就是这样登上了欧洲的舞台,并迅速被绿和当做了宝贝,每年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绿和心里很清楚,这是很少的几个和政府有冲突的领域了,抓住它才能吸引到更多的捐款。

还有一件事很能说明欧洲反转运动的本质。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本来不关心转基因,2006年法国大选时,萨科齐是唯一没有公开发表反对转基因言论的总统候选人。当选总统后,他必须安抚国内的环保势力,便主持召开了一个环保大会,邀请了各路环保组织参加。大家知道,法国是欧洲的核电大国,核电占法国发电总量的80%以上。绿和的法国部门一直是靠反核电来募捐的,但萨科齐必须力保法国国家电力公司,这是法国的经济支柱,他哪敢得罪。于是萨科齐提议绿和改为反对转基因,并承诺法国政府会在政策上倾向于反转,以此来换取绿和在核电站上的沉默。绿和同意了。

此事在法国坊间一直有传闻,但没有证据。后来还是维基解密率先公布了那次秘密会议的纪要,然后去年6月25日出版的《回声报》(Les Echos)刊登了萨科齐政府的总理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的证词,此事这才真相大白。

这件事对于绿和的好处是很大的。你想,公众看到绿和不遗余力地为保护公众健康而努力,然后这种努力收到了成效,法国政府“顺应民意”,答应了绿和的要求,禁止了转基因玉米在法国的种植,于是绿和就可以一边宣告反转运动取得了胜利,一边继续向公众募捐了。

来源:土摩托日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