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技术给阿根廷带来的好处

2014-07-02 17:15 | 作者: 不是钟馗也打鬼 | 标签: 转基因技术

这一个名叫威廉·恩道尔的美国人,写了一本充满谎言与冷战思维的畅销书,题目叫《粮食危机:一场不为人知的阴谋》,书中如此介绍:“20世纪90年代中期,当全球最大的转基因种子和除草剂供应商——美国孟山都公司在阿根廷现身时,阿根廷农业自给自足,还能产生大量的剩余。2002年,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占据了阿根廷大豆种植面积的99%,并开始收取种子的专利费。为了除掉杂草,农民不得不使用孟山都的除草剂“抗农达”。阿根廷的这种改造使得大规模的森林为大豆田让路,传统的作物为大豆让路,机器替代人工,农民一贫如洗。”

事实真相完全与此相反。2009年阿根廷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第一季度阿根廷的出口额为157.89亿美元,其中谷物和油料作物等农产品出口的增长最为迅速。统计报告指出,由于国际市场农产品和其他初级产品价格不断上涨,使阿根廷的出口收入实现了大幅增长。

从1996年开始第一次种植转基因耐除草剂大豆以来,真正受益的是农民,种植转基因作物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迄今为止,阿根廷农民已经广泛种植了耐除草剂大豆、耐除草剂玉米、抗虫玉米和抗虫棉。阿根廷的农业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在十几年的种植和收获中,农民收入显著提高,阿根廷农民和美国农民一样,是这种生物技术作物应用的最大利益获得者。

统计数据显示,由于耐除草剂大豆不需要像传统大豆一样在种植过程中多次喷洒多种除草剂,农民节约了除草费用,这方面减少投入约为每公顷24~30美元。仅此一项,2007年阿根廷全国的转基因大豆的净收入就提高了4亿8千万美元。其次,由于杂草的减少,农民收获的大豆品质更纯,因此他们能够以更高的价格出售这种高质量大豆,这一部分相当于提高收入0.5%。另外,相比于传统的大豆,转基因大豆种植程序、收获程序和收获后处理过程均大大简化,人工耕种投入明显降低,农民可以在一个种植季节用节余的时间种植第二作物,比如在一个耕种季节里先种小麦再种大豆。因此,2007年阿根廷有30%的大豆是二茬种植的大豆,而在1996年只有8%是二茬大豆。由此,从1996年至2007年间,阿根廷种植转基因大豆累积获额外利润78亿美元。

另一方面,阿根廷种转基因大豆的专利技术成本的投入显著低于美国,在美国大约是每公顷15~25美元,而在阿根廷大每公顷仅为1~4美元。在阿根廷大约75%的转基因大豆种子是农民自留种,而只有25%是由种子技术公司提供的种子。

事实的真相如此简单,阿根廷的农业既没有面临一场不为人知的阴谋,也并没有如威廉·恩道尔所渲染的那样危机重重。2007年,阿根廷农畜产品年出口值近240亿美元,是世界最大的豆粉、豆油、葵花籽油、蜂蜜、梨和柠檬出口国,是玉米和高梁的第二大出口国,是大豆的第三大出口国,是小麦和牛肉的第五大出口国,年GDP达2000多亿美元,其中农业GDP约占30%——阿根廷农业人口仅占总人口的10%,农业劳动力占总劳动力的9.4%。

与谣言相左,阿根廷的除草剂也并没有为孟山都所控制,中国才是阿根廷农药和草甘膦的最大供应国,占41%份额;其次是巴西,占16%;美国只排第三,占15%。中国也是阿根廷最大的大豆消费市场,阿根廷出口的大豆3/4销往中国——这是中国在转基因大豆的研发和种植方面落下风的结果,恰恰是转基因技术取得胜利的一个极端案例。

来源:新语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