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孟山都:美国第三号被憎恨的公司

2014-07-11 13:26 | 作者: Drake Bennett | 标签: 孟山都


图说:Robb Fraley,孟山都首席技术官(CTO)

翻译:基因农业网(王晓肖,方格)

在伊利诺伊州北部互不相连的群岛上,Dustin Spears和他的岳父耕种着4400英亩土地,这些农田绵延了50英里,其中大多数是租来的。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在最佳的生长季节及时把玉米种到地里来无疑是一场竞赛。况且春天通常寒冷而多雨,就如今年这样,农民的时间更加紧张了。

这就是为什么Spears在五月份首个周一的凌晨两点就坐上他的拖拉机,以时速八英里穿过土层翻动带起的扬土。在他的身后60英尺高的播种机上,价值47000美元的阵列传感器将每一颗玉米种子种在两英寸深处,不论土地有多么坚硬或松软。驾驶室里的电脑计算不同区域土地的肥沃度并据此调整播种机。这种子是一种新的杂交品种,其糖果绿色的包衣里包含杀虫剂和杀菌剂。种子插入的DNA表达一种蛋白质,可以杀死像玉米螟、棉铃虫以及玉米根虫之类的害虫。其他被拼接的基因让作物可抗Spears使用的除草剂,这大大简化了他的喷洒时间表。

这位32岁身穿带帽运动衫和牛仔裤的农民坐在巨大的拖拉机驾驶室里,头戴棒球帽和蓝牙耳机,一脸疲惫。为了使其不挡道,方向盘被折叠了起来。当拖拉机接近一列田块的尾端,自动驾驶仪便会发出畅快的哗哗声,Spears轻拍他右侧触控荧幕上的一个方块,拖拉机执行转身,他继续上网、看视频或者查看最新的玉米价格。“你知道这有多无聊吗?” Spears问道,“我要听12个小时音乐,我刷微博,大概一天刷十万次。”

作为一个早期采用者,Spears每年更新一次设备(他说明年的拖拉机驾驶室里将有冰箱),而且刚购买了无人机来监控田地。他可以负担得起,因为玉米价格高,像他这样的农民一年可以赚几十万美元。尽管如此,他觉得像智能播种机软件、阵列传感器、提供种植和发展建议的iPad APP这类技术,只会越来越常见。制造那许多工具的公司也会越来越常见,包括为Spears提供高科技种子的公司:孟山都(MON),美国最被憎恨的公司之一。

在一次衡量大型企业“名誉系数”的哈里斯民意调查中,孟山都排名倒数第三,在英国石油公司(BP)和美国银行(BAC)之上,哈里伯顿公司(HAL)之后。在孟山都发展历史进程中,大多数时候它是一个化学公司,制造用于电器设备的化合物、粘合剂、塑料和油漆。其中一些化学制品受到长期争议,比如杀虫剂(DDT)、橙剂和多氯联苯(PCBs)。然而,在转基因生物(GMO)问题上,孟山都公司是最出名的。


图说 5月,曼哈顿联合广场,反对孟山都公司的抗议

5月24日,世界各地有很多城市第二次进行了一年一度的“反孟山都游行”。在纽约,两千名抗议者集中在农贸市场附近的联合广场,听演说家们控诉孟山都公司阻止全国各州授权为转基因食品标签而进行的努力;控诉有机作物被风中的转基因作物花粉污染,而孟山都公司却起诉种植有机作物的农民,称他们为知识产权窃贼;控诉孟山都公司研制出了一种“终结者”基因,使得作物不育。一些抗议者扮成蜜蜂——有研究发现蜜蜂蜂群的衰竭死亡和一种名叫新烟碱的常见杀虫剂类之间存在关联。(孟山都公司并不制造新烟碱,但是将其混合到了一些种子处理剂中。)

孟山都成了邪恶公司的代名词,就如一个世纪以前的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或私营军事承包商黑水公司(Blackwater)。有传闻称,黑水公司因其自身的名誉问题换了很多次名字,如今已经与孟山都公司合并。在纽约的游行中,一个年轻人拿的牌子上写道,“如果你的目标是养活全世界,为什么要购买黑水?”

实际上,孟山都公司并未与黑水公司合并,它也从未将“终结者”种子带入市场并且保证不会这样尝试。然而孟山都公司是获利极高的。如今的孟山都公司在与法玛西亚普强制药厂(Pharmacia & Upjohn)合并之后又于2000年拆分,那一年新公司的净收入为1.49亿美元,去年是25亿美元。自2000年以来,孟山都公司的股票市值从70亿美元增长到了超过660亿美元。

公众对转基因作物的普遍怀疑并未阻止其扩张:据农业部称,2013年美国种植的90%的玉米和棉花以及93%的大豆都是转基因的。这些农作物大部分用于饲养动物和制作燃料乙醇,它们也为瓶装饮料提供玉米糖浆,为巧克力棒提供大豆卵磷脂。因为公众对转基因技术仍然心存疑虑,在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之后,转基因食品之战或将无可避免地再次升温。最近的前线之战是关于转基因食品标识的:在过去的两年里,华盛顿州和加州要求强制标识的选民公投以微弱的劣势失败,佛蒙特州州长五月签署了该法案使之成为法律。

图说 5月,曼哈顿联合广场,反对孟山都公司的抗议

尽管有关转基因作物对环境影响的争论仍在继续,其对人类健康的影响问题似乎已得到解决。国家科学研究院、美国医学会、世界卫生组织、英国皇家学会、欧盟委员会、以及美国科学促进学会等组织调查了大量研究文献,并未发现证据证明食用当今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是不安全的。2012年《食品和化学毒物》期刊发表了一篇文章,表示在用转基因玉米饲养的老鼠身上发现肿瘤,这是为数不多持相反意见的研究论文之一。该实验研究员们的方法遭到质疑,论文于2013年秋天被撤回。

与此同时,在专注于种子和基因工程作物十年之后,孟山都正在扩大它的关注范围。孟山都15亿美元的研究经费中大部分用于传统植物育种,尽管其规模和速度令人难以想象,但使用的工艺与一个半世纪以前植物学家孟德尔在豌豆植株上所开创的相同。孟山都公司还在有针对性地研究细菌、真菌以及其他微生物以保护或滋养种子,这是至少从概念层面借鉴了有机农业的种植技术。

也许最大的变化是,孟山都正在进军计算机领域。通过购买精密播种(Precision Planting)和Climate Corp两家公司,孟山都公司已开始提供用于收集和处理农业相关信息的软件和硬件产品,包括与温度、降雨、土壤、种子以及害虫有关的信息。大数据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从零售物流变成了定制产品,孟山都认为农业也可以如此。“这不是一个农场的事,”孟山都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Hugh Grant说,“也不是一块地的问题。字面上理解起来,这事关每一寸田地,我们要一寸一寸地推进,做对土壤和水源最有益的事情。我认为这是未来公司的一个重头戏。”


图表:转基因作物20年

与孟山都的管理人员以及研发和出售种子、杀虫剂以及软件的雇员们交谈,他们会告诉你,公司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使农业更加高效,从而更有益于环境。孟山都的批评者们则认为这是一家有历史问题的盈利公司讽刺性的自我粉饰。不论孟山都公司的动机是什么,绝大多数科学家都认同: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世界将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拥挤。特别是当数十亿人口跻身中产阶级行列,对诸如肉类和生鲜产品这样的资源密集型食品需求大增,这就让不断膨胀的人口吃饱饭将变得更加困难。孟山都公司主张,其大量的实验室和全球试验网点、DNA测序仪、育种专家、软件程序员和不知疲倦的知识产权律师都是处理这种挑战的最佳工具。在某种程度上,关于孟都山的争论实际上是今天为我们提供食物系统的公司,是否也能在明天继续为我们提供食物。

孟山都的主要研究设施在美国密苏里州的切斯特菲尔德,距离密苏里河向北急转绕过圣路易斯然后注入密西西比河的地方几公里处。这个面积为150万平方英尺的综合设施有250个实验室和124个“生长箱”——像小型冰冻间一样的可以自定义温度、光照和湿度以模仿不同气候的空间。在停车场的一侧是两栋宏伟的实验楼,顶部均设有长长的闪光的锯齿状温室。停车场的另一侧是一个建筑工地,在建设施是孟山都4亿美元扩张计划中的。

1986年,孟山都公司的科学家们成功将苏云金芽孢杆菌(Bt)的DNA片段拼接到了一粒种子中,它可以表达使蚕食玉米、土豆以及棉花的幼虫死亡的蛋白质。一年前,孟山都公司的研究人员研制出了一种抗草甘膦的植物,草甘膦是农达(Roundup)品牌所销售的一种广泛使用的除草剂。这种耐药基因也来自于细菌,该菌株被孟山都公司自己的一个除草剂工厂在泥土中发现。因持续接触草甘膦,其有机体对草甘膦产生了抗性。孟山都公司现在出售抗农达大豆、玉米、棉花、油菜、苜蓿以及甜菜的种子。


Hugh Grant 首席执行官(CEO)

那些研究工作都是由Robert Fraley带领的,他是一位年轻的志向远大的博士。1981年,他加入了孟山都公司在旧金山加州大学的生化项目,在这之前的几年中,基因工程正是在此地得以被高效率地发明。现在,Fraley是孟山都公司的首席技术官(CTO),与Grant(CEO)共同面对公众,他发微博、写博客,有稳定的演讲安排。他是孟山都公司在标识法问题上的发言人:“这只会带来不必要的成本和困惑……我们完全支持自愿标识。”他还是孟山都公司研究基因技术如何抗击蜂群衰竭等项目的主要支持者:“这是一个用精密生物工具锁定蜜蜂害虫的非常好的例子。”他很认真地说,他是伊利诺伊州农民的儿孙,Fraley说得很缓慢,那节奏好像在犁一块田。而当谈及公司的反对者,尽管他试图用一种失望的语气,但仍难掩愤怒。

“我总是很惊讶,批评者们可以找出一些简单的说法,然后指出所有这些事情如何坏和错误,而且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他说,“告诉我那个提高产量来满足食品需求的更好的方法啊,我们或许会好好研究。”他飞快地说出一些研究来,转基因抗虫作物减少了杀虫剂的使用量,抗除草剂技术使得许多农民可以停止锄草、增加产量和减少水土流失。而因为昆虫对抗虫蛋白产生抗性、大范围使用草甘膦导致一些杂草进化并对其产生抗性,那些成果在最近几年已有所逆转,这一事实,他并未详述。

孟山都公司对农民提起诉讼,这一做法正是其被认为是霸王公司的最主要原因。

对孟山都公司来说,引进一个新的特性,包括研究、发展以及注册审批,通常需要十年的时间和一亿美元的花费。公司对这笔投资是非常谨慎的。它会派调查员去检测农民们是否在用他们的种子而没有缴费,比如通过朋友得到种子或种植上一年的作物保存下来的种子。有一个报告“种子剽窃”行为的免费电话。甚至在生物技术种子上市以前,玉米农民们都是不会储存种子的,因为现成的杂交种子会带来更高的产量,但是农民们在购买孟山都公司的生物技术种子时签署的技术协议禁止他们这么做。

孟山都公司对农民提起诉讼,这一做法正是其被认为是霸王公司的最主要原因。公司说这样的讼案是很少的,美国每年有25万农民购买它的种子,而自1995年以来,它只提起了145起诉讼。Fraley争辩说,这些并不是作物被转基因作物无意污染的农民,他们是没有缴纳每公顷40美元左右的费用而又故意试图获利于转基因种子的种植者。“我们控诉这么一小部分的消费者,与软件公司或制药公司相比,这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他说,“他们通常是试图通过转售或种植这种种子来盈利的大型种植户。”在经过审讯的案例中——最著名的是1998年一个名叫Percy Schmeiser好争吵的的加拿大油菜籽农夫的案例和2011年有机种子种植者和贸易协会的诉讼——法院认同了孟山都公司的诉讼。

孟山都公司在世界各地有30处研究设施和超过250个育种点,其研发设备的规模只是凸显了其产品背后的科学有多少是取决于一种蛮力的方法,术语“基因工程”暗含了一种植物学尚未达到的控制水平。大多数情况下,这个过程包括取一些遗传物质、将其嵌入种子的DNA中、看最终会长成什么样的植物,然后数千次重复这一过程,直到得到有用的。

因为基因工程十分昂贵而且费时费力,只有需要从其他物种引进一些新的特性时,孟山都公司才会采用这种办法。对于其他需求,加速的传统育种方法则更为实用。该公司的研究者们已经对主要农作物种系进行了基因测序,现在他们无须等待作物成熟,而可以直接从籽苗上打孔取样。之后,再检测与目标特性(如耐旱,抗倒伏)相关的基因标记物即可。除此以外,孟山都的育种专家还采用计算机模拟的方法,尝试了数以百万计的基因组合。


图片说明:上图:由种子长成的Bellafina辣椒
左下图:科学家正在对大豆组织进行采样
右下图:科学家在检查玉米穗


孟山都公司设计了一种种子削片机,它由一列壁橱大小的管道和活塞排列组成,能够从种子上削下一小片组织用于基因标记物的测试,速率大约是每秒一个。它还采用了一种光学扫描系统,以确保种子的胚芽不被损伤。这使得孟山都在植物种植前,就可以测试得到其性状。“你可以在实验室中测试数以百万计的种子,而如果没有这项技术,你就只能把它们种到地里观察它们的性状,”该公司负责植物育种的主管Sam Eathington说道,“举个例子,一英亩地可以种三万株玉米。你可以做个简单的计算,采用新技术将节省大量土地。”

利用这种标记物辅助的育种方法,孟山都公司突入了农产品市场。他们已经开始销售自有品牌的水果和蔬菜种子,包括一种格外甜的哈密瓜Melorange和一种不那么刺激流泪的洋葱EverMild。孟山都的全套育种设备使作物能够快速获得预期的特性,而且无需面临转基因作物的监管挑战和文化包袱。行业分析师的分析表明,目前的种子销售却有些令人沮丧。孟山都的产品线上有一些新产品,比如一种特殊的西瓜,用孟山都蔬菜业务主管Kenneth Avery的话来说,“嚼起来像苹果一样”。

2013年10月,孟山都公司宣布以930万美元收购Climate Corp公司,这家公司是两名Google工程师2006年在旧金山创办的,他们想通过历史气候数据来提供更加精确的小范围气象预测。两名创始人David Friedberg和Siraj Khaliq很快意识到农业是最依赖气候的产业,他们利用开发的软件和收集的气象数据,提供一种新式的作物保险。Climate Corp的保险协议中没有索赔程序:如果公司的模型表明农户土地上的气候糟糕会导致减产,如雨量过多过少、日间过热、早寒,只要农户购买的保险涵盖了这些项目,他就自动获得理赔。

“当我刚得知孟山都的投资兴趣时,我不得不问,‘一家种子公司会拿一家软件公司做什么’”,风险投资家Vinod Khosla如是说,他是Climate Corp的早期投资者。这家高科技保险公司懂得通过利用数据保护农户免受糟糕天气的困扰,而且使农民避免因错误决策而颗粒无收,这正是让孟山都格外欣赏的地方。一英亩仅仅只需15美元,Climate Corp提供的软件就能够告诉农户什么时间、在多深的土里种植什么作物,还能提示用什么肥料、是否需要灌溉、是否需要补充肥料。“对美国的庄稼汉来说,他要在四五十种决策中做出选择,”首席执行官Grant说道,“这些决策很多都是环环相扣的,如果你起初选错了,那你就不得不一直忍受它的后果”。

其他一些农业巨头也开始销售类似的产品,杜邦先锋公司(DuPont’s Pioneer)的种子部门和迪尔公司(Deere)就此达成了合作。就其本身而言,帮助农户进行更好的决策并没有争议。然而孟山都给这一理念添加了新的内涵,这引起了质疑。瑞典农学家Hans Herren说,“他们控制的数据越多,对农民的控制就越强,农场主们将由企业主沦落成为孟山都的劳工”。Hans Herren是可持续发展智库千年研究所(the Millennium Institute)的带头人,并曾于1995获得享有盛誉的世界粮食奖。2013年,孟山都公司的CTO Fraley与另两名植物生物科技先驱也获得了这一奖项。

Climate Corp的保密政策强调了公司并不占有单个农户的数据,其中写道,“即便将信息提供给我们,你的数据仍然属于你自己”。然而,信息本身和信息的解读不是同一个概念,对于Climate Corp和孟山都更广泛的批评在于他们拿走了农户们头脑中曾有的知识,通过种子和软件将它们集中起来。伊利诺伊州的农场主Spears不理解Climate Corp软件背后的原理,正如他不理解自己无人机里的电子设备一样。他说:“收益曲线告诉你在这段时间内种植会收获更多,但我不知道它们是如何得出这些建议的。我不是一个科学家。”

科技使很多事变得简单甚至傻瓜化,从驾驶飞机到申报税务莫不如此。以这种方式,它使这些任务变得更加安全和高效。但对很多人来说,粮食有其独特之处。作家Machael Pollan是产业化农业的一位突出的批评者,他说道:“当这种数据强化的系统推荐你买某种种子的时候,毫无疑问会是孟山都的种子。因此,我强烈反对任何公司对食物供应施加如此多的控制。那样仅仅是依靠一家公司的智慧,一般来说,相比之下我更愿意信赖大量农民的集体智慧。”

Climate Corp34岁的共同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Frieberg十分清楚这种顾虑。他是一名终身素食主义者,谈及肉食的环境负担和将藜麦(quinoa)加入北美粮食轮作的巨大好处时,他总是言辞犀利。在与孟山都谈判前,他没有听过孟山都的多少正面消息。他意识到,看待孟山都最好的方法,是将它看作一家科技公司。只不过,它的科技“恰好是以种子的形式出现”,Friedberg说,“当我逐渐了解孟山都,我惊叹道‘老天,这家公司和谷歌一样具有创新性、一样令人印象深刻!’”。


伊利诺伊州Jerseyville的一座温室大棚

他继续说道:“农民们会做出他们认为对自己最好的经济决策。孟山都的种子能使他们获得最多的收益,他们自然会选择购买。他们可能并不喜欢这样的许可条款和许可协议,因为这与他们过去做生意的方式大相径庭。但是孟山都只能提供这样的方式,毕竟它每年都需投入数十亿美元的研发资金,以找到能帮农民提高亩产的基因性状。”

Fiedberg表现出了难以调和的理性主义,他最喜欢的词汇之一就是“有瑕疵的”。他说对孟山都的恐惧和怀疑大部分来自于错误的消息,他曾以为自己要去帮着改变现状。一月下旬,他在自己位于旧金山Pacific Heights的三层小楼上,举行了一场小型的晚宴。他邀请了Fraley,Pollan,Khosla和其他一些活动人士,以及硅谷的一些高管和投资者们。他与六位宾客一起,在房顶围着烤架,一边享用美酒,一边欣赏城市和海湾一览无遗的通透美景。之后,又品尝了精美的素食晚餐。负责晚餐的厨师来自于著名的帕尼斯之家(Chez Panisse),这家位于伯克利(Berkely)的餐厅是有机食品和本地食物的圣殿。

据各方所说,这场对话的氛围十分友好。一些客人对有机农业的可扩展性和当前农业方式的可持续性持否定态度。然而,他们也一致认同基因工程可能带来明显的好处,比如抗病毒木瓜的发明。Pollan说道:“我认为,尽管我和Fraley之间有很多意见不合,我们为此反复争论。然而这些争论是热忱和有趣的。对我来说,能和这些影响万千普通人的决策者交谈,是很大的荣幸。”

Fraley的回忆也大体相似。“我花了很多时间为赞成方发声,与批评者争论,也许我忽视了中间地带的人们”,他说。“那次交流令我十分激动,它也是我的一次顿悟。”

晚宴持续到11:30,在那之后他们还互发了一些电子邮件,其中一些据说还引用了科研论文。Pollan群发了一份研究论文,其中结果表明,采用长轮作期、限制化学药品等有机农业方法,能够产出比现在产业化农业更多的粮食。Friedberg读了这封邮件,他认为这项研究有一些“有瑕疵的假定”。然而,他还是计划将Pollan带到Climate Corp公司和孟山都位于伍德兰(Woodland,Calif)的蔬菜育种站。正如他所说,“我们将尝试并使对话继续下去。”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