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的农业完全被孟山都控制,农民纷纷破产”

误导指数: ★★★☆☆     荒诞指数:★★★★2014-06-30 16:41 | 标签: 阿根廷
事实情况与此完全相反——阿根廷农民因种植转基因大豆而大幅增长了收入,这其实是转基因技术给农业带来切实好处的一个经典案例。

谣言:“阿根廷的农业完全被孟山都控制,农民纷纷破产”

真相:这一谣言最初来自一个名叫威廉•恩道尔的美国人,他写了一本充满谎言与冷战思维的畅销书,题目叫《粮食危机:一场不为人知的阴谋》,说阿根廷农民因种植转基因大豆而纷纷破产;而事实情况与此完全相反——阿根廷农民因种植转基因大豆而大幅增长了收入,这其实是转基因技术给农业带来切实好处的一个经典案例。

反驳文章:

转基因技术给阿根廷带来的好处 2010.3.17

来源:新语丝 作者:不是钟馗也打鬼

这一个名叫威廉·恩道尔的美国人,写了一本充满谎言与冷战思维的畅销书,题目叫《粮食危机:一场不为人知的阴谋》,书中如此介绍:“20世纪90年代中期,当全球最大的转基因种子和除草剂供应商——美国孟山都公司在阿根廷现身时,阿根廷农业自给自足,还能产生大量的剩余。2002年,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占据了阿根廷大豆种植面积的99%,并开始收取种子的专利费。为了除掉杂草,农民不得不使用孟山都的除草剂“抗农达”。阿根廷的这种改造使得大规模的森林为大豆田让路,传统的作物为大豆让路,机器替代人工,农民一贫如洗。”

事实真相完全与此相反。2009年阿根廷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第一季度阿根廷的出口额为157.89亿美元,其中谷物和油料作物等农产品出口的增长最为迅速。统计报告指出,由于国际市场农产品和其他初级产品价格不断上涨,使阿根廷的出口收入实现了大幅增长。

从1996年开始第一次种植转基因耐除草剂大豆以来,真正受益的是农民,种植转基因作物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迄今为止,阿根廷农民已经广泛种植了耐除草剂大豆、耐除草剂玉米、抗虫玉米和抗虫棉。阿根廷的农业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在十几年的种植和收获中,农民收入显著提高,阿根廷农民和美国农民一样,是这种生物技术作物应用的最大利益获得者。

统计数据显示,由于耐除草剂大豆不需要像传统大豆一样在种植过程中多次喷洒多种除草剂,农民节约了除草费用,这方面减少投入约为每公顷24~30美元。仅此一项,2007年阿根廷全国的转基因大豆的净收入就提高了4亿8千万美元。其次,由于杂草的减少,农民收获的大豆品质更纯,因此他们能够以更高的价格出售这种高质量大豆,这一部分相当于提高收入0.5%。另外,相比于传统的大豆,转基因大豆种植程序、收获程序和收获后处理过程均大大简化,人工耕种投入明显降低,农民可以在一个种植季节用节余的时间种植第二作物,比如在一个耕种季节里先种小麦再种大豆。因此,2007年阿根廷有30%的大豆是二茬种植的大豆,而在1996年只有8%是二茬大豆。由此,从1996年至2007年间,阿根廷种植转基因大豆累积获额外利润78亿美元。

另一方面,阿根廷种转基因大豆的专利技术成本的投入显著低于美国,在美国大约是每公顷15~25美元,而在阿根廷大每公顷仅为1~4美元。在阿根廷大约75%的转基因大豆种子是农民自留种,而只有25%是由种子技术公司提供的种子。

事实的真相如此简单,阿根廷的农业既没有面临一场不为人知的阴谋,也并没有如威廉·恩道尔所渲染的那样危机重重。2007年,阿根廷农畜产品年出口值近240亿美元,是世界最大的豆粉、豆油、葵花籽油、蜂蜜、梨和柠檬出口国,是玉米和高梁的第二大出口国,是大豆的第三大出口国,是小麦和牛肉的第五大出口国,年GDP达2000多亿美元,其中农业GDP约占30%——阿根廷农业人口仅占总人口的10%,农业劳动力占总劳动力的9.4%。

与谣言相左,阿根廷的除草剂也并没有为孟山都所控制,中国才是阿根廷农药和草甘膦的最大供应国,占41%份额;其次是巴西,占16%;美国只排第三,占15%。中国也是阿根廷最大的大豆消费市场,阿根廷出口的大豆3/4销往中国——这是中国在转基因大豆的研发和种植方面落下风的结果,恰恰是转基因技术取得胜利的一个极端案例。

谣言:“墨西哥的传统玉米基因已经完全被转基因玉米污染”

这一谣言来自张柠发表在南方都市报上的一篇文章《食品转基因和文化转基因》。事实上,从来没有人声称在墨西哥再也找不到原生的种子了,连一贯在转基因问题上造谣惑众的“绿色和平组织”也只声称对墨西哥22个地方的检测表明有15个地方被污染,污染率从3%到60%不等。但是科学界认为其检测结果属于“假阳性”,用更可靠的方法对墨西哥各地采集的152份样本的检测结果表明,在墨西哥任何地区都没有发现“基因污染”。

反驳文章:科学问题不需要“愤青”——驳关于转基因作物的谣言

据说,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个种植转基因水稻的国家了,于是就有许多人表示担忧了。有的是从学术的角度考虑,有的是出于崇尚“自然”的信仰,但更多的人是因为对转基因不了解,或受到反科学宣传的误导。也有人不仅要表示极其担忧,而且是出离愤怒了。比如文学评论家张柠在《南方都市报》2004年12月14日的专栏文章《食品转基因和文化转基因》一文,在造了一大堆有关转基因作物的谣言之后,高呼:“抵制一切转基因!”活脱脱一个“愤怒青年”。

张柠造的谣言包括:

“几年前英国一位生物科学家向公众媒体宣布转基因土豆有害健康的研究成果,英国政府立即解除其国家实验室科学家的职务。”——事实是,该68岁的科学家未遵循学术规范,提前在电视上宣布未完成的实验结果,引起社会恐慌,其所在的研究所叫他退休,英国王家学会后来也做了调查,认定其成果不成立。

“墨西哥的传统玉米基因已经完全被转基因玉米污染,墨西哥的野生玉米种子便成了一个永远消失了的童话,再也找不到原生的种子了。”——事实是,从来没有人声称在墨西哥再也找不到原生的种子了,连一贯在转基因问题上造谣惑众的“绿色和平组织”也只声称对墨西哥22个地方的检测表明有15个地方被污染,污染率从3%到60%不等。但是科学界认为其检测结果属于“假阳性”,用更可靠的方法对墨西哥各地采集的152份样本的检测结果表明,在墨西哥任何地区都没有发现“基因污染”。

“科学家也分为两派,一派是政府和公司的合伙人,一派是独立科学家。”——事实是,支持转基因是主流科学界的立场,而绝大部分支持者都不能因此获得政治利益或商业利益,倒是那些反对转基因的科学家,几乎全都是“绿色和平组织”之类的反科学组织的“科学顾问”。

张柠认为目前支持种植转基因作物最有力的说法是:1、能够增产,以解决全球性饥荒问题;2、它比传统食物含有更多的营养成分。而他认为这两条理由都不值一驳,甚至“只能骗小孩”。且不说转基因还有其他的好处(例如减少农药的使用以保护环境和减少食品中的农药残余量),我们只来看看这两条理由,是否真的那么拙劣。
张柠认为全球饥荒问题不是粮食产量问题,而是一个政治经济学,据说2002年度全球粮食产量足够每人每天摄取2800卡路里的热量,却还有那么多人饿死,是因为贫富悬殊,发达国家和欠发达国家占有的粮食份额不平衡导致的。

正常人一天需要从食物中吸收2000-2500卡路里的热量,故这个全球粮食产量也不过刚好能养活每一个人,而这必须实行平均主义才行,可能吗?要解决饥荒问题,减小贫富悬殊是一个办法,提高粮食产量也是一个办法。连小孩也不难明白,即使在贫富悬殊不变的情况下,提高粮食总产量,穷国、穷人能摊到的粮食绝对量也相应地增加,粮食价格下降,富国、富人也更舍得把富余的粮食给穷人。全球饥荒问题不完全是粮食产量问题,但是不等于就不是粮食问题,与其空谈政治经济学憧憬未来大同世界,还不如实实在在提高粮食产量,让大同世界来临之前少饿死一些人。

目前正推广中的转基因“金大米”提高了大米中类胡萝卜素的含量,有助于减少在亚洲非常普遍的维生素A缺乏症。张柠却认为“这种商业广告的伎俩只能骗小孩”,质问“为什么不分别吃米饭和胡萝卜呢?为什么不吃胡萝卜而要吃胡萝卜素呢?”“金大米”还有个好处,可以改善人体对食物中铁元素的吸收(普通大米含有妨碍人体吸收铁的化学成分),减少在以大米为主食的人当中也非常普遍的缺铁性贫血,张柠大概也要质问“为什么不分别吃米饭和含铁量高的食品呢?”许多地区规定要销售加碘的食盐以避免地方性甲状腺肿,不知张柠是不是也会认为这种商业伎俩只能骗小孩,质问“为什么不吃海带而要吃碘元素呢?”要改变人们的饮食习惯是非常困难的(大家天天吃大米,又有多少人经常吃胡萝卜、海带?),而且世界上还有许多穷人能天天吃上大米饭就已是幸福生活,哪里还会有钱有心思去考虑如何平衡饮食、提高营养。金大米让吃大米的人们不用多花钱就多了两样营养素,有什么不好?张柠的质问,不过是现代版的“何不食肉糜”。顺便说一下,金大米是瑞士联邦理工学院的科学家波特里科斯等人研发出来的,不与公司合伙,完全是非赢利的,与商业无关。

张柠似乎很担心人人都有饭吃、有充足的营养,因为在他看来,人们一旦有了足够营养,就只能“坐在那里发呆,或者想办法干坏事”,而不会想办法干好事,所以得让大家忙着找饭吃。说这种话的人,我怀疑正是因为吃饱了撑的缘故,活该饿他几顿。他有这种信仰并乐于与大家分享,自然是其自由,不过这与科学无关。在科学的问题上,当“愤青”于事无补,尽管把口号喊得震天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