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反对者篡改美国科学院的报告

2014-07-02 17:36 | 作者: 浏星雨 | 标签: 美国国家科学院

“转基因”具有不确定性并存在着一定的安全隐患(这是所有技术的共性,包括新旧技术,并非转基因技术所特有——编者注),因此人类在应用这一新技术的时候必须慎重又慎重。人们基于习惯,信仰和忧虑而质疑甚至反对“转基因”,都是一个公民社会里的正常现象。但是,在中国,却有一股力量依靠不断的制造和传播谣言来反对“转基因”。比如,广西玉米--男生精子,转基因作物造成数省土地无法耕种等等。随着“转基因”事件争论的深入,有人开始玩起“高科技”,竟然篡改美国国家科学院报告的内容,为反“转基因”提供科学理论依据。

一位作者,笔名为“直言了”,在两篇文章中,编造了同样的内容。一篇文章的题目是《英美新报告:转基因神话走向破灭》;另一篇文章题目是《转基因官员:从不说到瞎说(兼谈美国转基因食品消费)》。

文章链接:http://zhiyanle.blog.hexun.com/45551079_d.html

文章链接: http://zhiyanle.blog.hexun.com/45791485_d.html

“直言了”在文章中编造了下述内容:

“美国国家科学院2004年的调查报告以充分的、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案例说明,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健康、动物健康和生态环境已经造成危害损失,而人类尚无能力纠正和弥补那些危害损失;更还有潜在的安全威胁,超出人类现有科技知识和预控能力。”

“正因为如此,如前说,从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那报告后的2005年开始,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逐年减少BT转基因食品作物种植面积比例,其它增加的转基因作物绝大多数都属于“经济作物”而不是“食品作物”。就此,美国等西方社会把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那份报告称为“转基因食品作物的命运转折点”。”

被广泛转载的《1997年以来全球转基因食品健康损害事件一览》和《转基因食品的研究现状》(出现在第三媒体网和人民网强国论坛),也篡改美国科学院报告。这些文章称:转基因食品让老鼠血细胞和肝细胞异常;中西部农场出现猪假孕或不育;德国母牛非正常死亡;鸡死亡率高2倍;英国过敏症上升50%;菲律宾出现小肠和呼吸系统异常反应和细菌基因/蛋白可能遗传给下一代。两篇文章链接: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2/201002/130762.html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97545179&bid=1

事实何在?

事实上,2004年7月27日,美国科学院的确发表了题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估健康受非预期因素影响的方法》(Safety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Foods:Approaches to Assessing Unintended Health Effects)的研究报告。用括号里面的英文题目搜索就可以得到报告原文。

但是,报告结论却是:基因工程本身并不具有危害性,仅根据培育技术对食品安全作出评估缺乏科学根据。

报告认为,任何技术,无论是用基因工程还是传统方法对食物的改造都会有不可预测的风险。因而建议对基因工程改造过的食品进行逐个考察其安全性,再决定是否上市。

报告还给出了一个图表说明,传统的核辐射育种(笔者注:包括太空育种),化学诱变育种要比转基因更具风险性。

报告还列出了一个传统选育的芹菜品种危害人类健康的例子:传统育种家不断选择psoralen表达水平高的品种,用以抵抗病虫害。结果这种高水平表达的芹菜却使农民和菜场工作人员产生严重的皮肤过敏反应。

撰写该报告的专家小组负责人,贝蒂•休•马斯特斯表示:“改造动植物的任何培育技术,不论采用基因工程还是其他技术都有可能使食品组成部分的质量或数量产生非预期的变化,有可能危及人类健康。”

美国科学院的报告里面,根本就没有老鼠血细胞和肝细胞异常;中西部农场出现猪假孕或不育;德国母牛非正常死亡;鸡死亡率高2倍;英国过敏症上升50%;菲律宾出现小肠和呼吸系统异常反应和细菌基因/蛋白可能遗传给下一代等等的内容。“转基因”反对者却将这些内容编造进《1997年以来全球转基因食品健康损害事件一览》和《转基因食品的研究现状》等文章中。

“直言了”还编造了一个美国BT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下降的数据,他写道:“(美国)BT转基因玉米种植面积从2005年度的27%降低到2009年的17%,减少了10%左右;同期、BT棉花则从18%降低到17%。”

事实上,在美国农业部网站,有一个表格说明了无论是BT转基因玉米,还是BT转基因棉花的种植面积比例,从2005年到2009年都是上升的。BT玉米从大约36%上升到59%;BT棉花从大约45%上升到62%。

种植“转基因”作物关系到我们身处的环境和我们自身的健康,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对公共产品的质疑是我们公民的责任,对不符合自身利益的决策表达反对意见是我们公民的权利。但我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可以反得堂堂正正,为什么偏偏要使些下三滥手段呢?目的何在?

来源:新语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