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印度种植转基因抗虫棉农民的自杀问题

2014-07-02 17:57 | 作者: bsz | 标签: 印度 自杀

2010年6月20日,新京报以整版刊登了题为“转基因棉花酿印度农民自杀潮”的文章。随后,在6月21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于下午时段播出了题为“因转基因棉花印度农民13年自杀20万”的报导。

两则不同形式的报导内容相同,语言近似。这两则报导都是先介绍了两个贫困农民的自杀案例,然后讨论了这2个农民自杀案例的相同的直接诱因,即贫困和无力偿还高利贷。报导指出,在印度,没有土地所有权的农民无法从银行里贷款,只能在年初借高利贷,而高利贷的利息可高达100%。由于转基因棉的一些特性,大部分农民是宁愿花比较高的价钱买转基因棉种的。但是两则报导称,印度市场上非正规品牌中只有26%的转基因棉种是第一代纯正转基因,46%都混杂有非转基因棉种。一旦借钱买来的假棉种因质量差而导致欠收,贫穷的农民将还不上年初所欠下的高利贷,最后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选择自杀。

同时,两则报道结尾都提出转基因棉花可能是引发农民自杀的诱因,但不是唯一的因素。虽然转基因棉花使这些年印度的棉花整体产量翻了一番,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有些农民仍然没有摆脱贫困。在印度城市化发展的大背景下,政府和社会未能对农民的生存状况给予足够关注和帮助。另外,由于城市生存压力的增大,有一些城市居民选择了去农村种田,但是由于不具备足够的农业生产知识而无法生存。同时由于社会保障机制的不健全,自杀则成了部分贫困农民的最终选择。

关于印度农民自杀数目增加的报导始于2005年印度的一些当地报纸和广播。在印度中部和南部有4个问题较为严重的省份:Andhra Pradesh, Karnataka, Kerala, 和Maharashtra,自杀方式主要为喝有毒农药(Mukherjee 2007)。随后,这些新闻在国家和国际报导中很快被转载和转播。有的报导指责转基因棉花,有的指责现金作物和农业的工业化生产,有的则埋怨跨国公司和发达国家压低棉花的价格(Economist 2007)。该类报导出现的初期,政府部门和一些印度国内、国际的非政府组织都对这个现象进行了研究。有的试图发现转基因棉花种植和自杀的关系,有的则着重强调农民的生活条件和自身原因,或者着眼于印度现代社会中农民整体的社会经济地位。

无论是什么原因,自杀都是一个悲剧,而这种悲剧一直都在发生。自杀的悲剧不是新的社会现象,高利贷在印度也不是一个新的社会现象。这些年里新的社会现象是农民现在希望借高利贷来种植新的高投入品种以期得到高额农业回报后,还清债务并改变生活。毕竟这几个被报告自杀高发的地区同时也是转基因棉花种植区,很多专家和学者对转基因棉种植农民自杀原因做了深入探究。最全面、深入且有针对性和参考价值的研究应该是国际食品政策研究院(IFPRI)在2008年10月出版的印度转基因棉和农民自杀的研究(Gruere 2008),该报告分析了印度全民、农民以及4个特殊地区农民的自杀情况,转基因棉花种植的经济影响,以及农民自杀和转基因棉花种植的相关性。

另外,德国乔治-奥古斯塔大学的Subramanian 和Qaim在世界发展(World Development)杂志上发表了以印度转基因棉花为例探讨农业转基因在村落一级影响的文章(Subramanian 2009)。另外,印度英迪拉•甘地发展研究院也出版了对Maharashtra地区农民自杀的研究报告,详细分析了该地区农民所面临的困境(Mishra 2006)。这些研究公认的结论是,农民自杀的最主要原因是贫穷和高利贷。统计数据明确显示,在这中部和南部4个地区的农民的借高利贷的比例明显高于全国平均。直到最近几年,政府部门在两个最高发区只提供了少得不能再少的国家贷款帮助。农民陷入经济困境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是有一点比较明确的是:农民自杀与转基因抗虫棉的种植与之间是没有相关性的。单纯的转基因抗虫技术的引进,既不是导致农民走上绝路的必要条件,更不是充分条件。

追求转基因棉花的高额利润回报应该是农民借高利贷的诱因之一,但是这些地区所遭受劣气候的影响才是农民蒙受损失的主要原因,尤其是02年和04年干旱的发生。问题最严重的Maharashtra 和Andhra Pradesh原本是以低成本粮食性旱作作物为主,但是这些年来受经济作物的利益驱动,当地农民逐渐改种经济作物,也包括花生和油料作物等。而棉花种植只适合在降雨充分或灌溉充分的地区,并不是在所有地区都适合,转基因棉花和非转基因棉花在这一点上没有区别。因此,2002年在全国66%地区受严重干旱影响的年份里,两个原本常年受干旱困扰的地区受灾极为严重(Narayanamoorthy and Kalamkar 2006)。虽然人工灌溉已经开始在印度推广,Maharashtra地区仍主要依靠季候风带来的天然降雨,只有6-8%的农户有灌溉系统。因此在2004年在全国平均没有大的旱情的年份里,该地区仍然受灾严重。这直接导致了这两年里两个地区的自杀人数提高。

IFPRI的研究对印度家庭事务部的国家犯罪记录局的自杀数据进行了详尽的分析。自1997年印度国开始种植转基因棉以来,印度农民的自杀数目为每年1万4到1万8千起,占印度全国自杀比例的14%到16%。国家自杀数据并没有现实在过去的5年里,国家统计数据显示整体的农民自杀数其实并没有增长的现象,而是比例基本固定的。在2002 和2004年,Maharashtra和Andhra Pradesh地区的自杀数的确比其它年份高,但是这和全国的自杀数目以及当年旱情是一致的。 FPRI的研究员Guillaume P. Gruère在接受英国卫报(Guardian weekly )对其研究报告的采访时说:“根本没有理由把转基因抗虫棉和农民自杀联系到一起,简单地把这一切都归咎到一个转基因抗虫技术的种子上完全就是错误的。另外,印度农民的自杀率并没有向媒体宣传的那样极度攀升,虽然这些报导得到了很多社会组织甚至是政治团体的极度重视,而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一个相关的数据表明印度在过去5年里自杀率像媒体宣传的那样‘复苏’了。在近几年,尤其是在05年到06年以后,随着转基因棉花的更为迅速的扩大普及,以上提到了几个地区的农民自杀数目也随之下降。” (James Randerson 2008)

搞清楚了农民自杀的主要原因是高利贷之后,很多学者和专家针对高利贷问题进行了研究。研究显示,印度政府没有帮助小农户和贫困农户从国家机构贷款的机制,因此他们唯一的选择是当地的私人高利贷者,而高利贷的利息是惊人的。而高利贷和农业营销系统在印度的管理机制也很不完善,农民受多层中间人的层层盘剥,所以,选择高投入高回报的农户一旦遭受天灾影响不能得到预期的回报,他们的高利贷可能是偿还无望。同时,地方的私人高利贷提供者对借贷人是不提供社会性援助的。即使是大灾之年,讨债的期限也不曾推迟一天,这给负债者极大的压力和负担,最后逼迫到走投无路的境地。

2007年以来,印度政府开始从政策层面主动帮助小的贫困农户,减免贷款等政策,但是几个新举措在一些学者眼里仍然收效甚微,受到了一些机构的谴责。值得欣慰的是,2009年,自杀数最高的Vidarbha地区的自杀数目第一次降到了1000人以下 (有960案例发生),比最高年份减少了34%。这其实和政府的帮助以及良好的收成分不开的。此外,美国的公共卫生学专家曾通过大规模研究得到一个结论:贫困,不仅仅是自杀的主要诱因,贫困其实是比癌症、心血管疾病及车祸等因素都要凶恶的人类的第一杀手。贫困问题应该是政府和科学家最应该重视的问题 (见文献10,11,12)。

最后有一点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自1997年印度引入转基因抗虫棉以来,印度的很多学者对其经济影响进行了详尽的研究。从1997年到2009年,棉花总体产量翻了一番。在印度所有地区都显示了转基因棉花的产量优势。根据年份不同,转基因棉比非转基因棉的产量高16-60%不等。同时,这些年来杀虫剂的使用减少了40%,农民整体经济回报也翻了一番,为印度解决贫困问题做出了贡献。在去年,印度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棉花种植国,一越从棉花进口国成为棉花出口国(Ganhdi and Namboodiri 2006,James 2010)。

新京报和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记者没有进行深入调查与分析,为吸引眼球在新闻题目中突出转基因技术,而对深层次的社会原因轻描淡写,这不仅与事实不符,同时也有悖于新闻报道客观公正的原则。

来源:新语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