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执行秘书谈黄金大米由来

2015-02-25 13:24 | 作者: Adrian Dubock | 标签: 黄金大米

作者:Adrian Dubock,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执行秘书,瑞士。翻译:赵明超,校正:周菲华中农业大学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

摘要:迄今为止,黄金大米的研发和上市已经超出了当初预期的时间。事实证明,黄金大米有潜力缓解一个困扰数百万人的重要公共健康问题——维生素A缺乏。根据高度的预防性原则(已被证明是没有必要的)制定的联合国卡塔赫纳生物安全协议书阻遏了科学发展和科学合作,尤其延误田间的表型筛选。到目前为止,黄金大米仍未能帮助克服维生素A缺乏症,以及由维生素A缺乏症造成的本可预防的失明和死亡。25年来,维生素A缺乏一直被联合国列为重要的公共健康问题。当然,发明家的最初梦想——贡献这项技术来帮助资源匮乏而又希望从该项技术中获益的人们——在慈善机构和公共部门持续的资金支持下,依然是坚定的,且必然会实现。

1 维生素A缺乏

维生素A缺乏(VAD),影响着1900万孕妇和1.9亿学龄前儿童的健康,尤其是在非洲和东南亚国家。维生素A缺乏会导致每年大约有50万例儿童失明。在没有治疗的情况下,约一半的儿童会死亡。最近,VAD已成为公认的营养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它可导致每年100万到200万的人死亡,主要是幼儿和一些母亲。受VAD影响的大多数人,如果其免疫系统正常,就不会引起失明甚至死亡(与RRussell的个人交流)。这种严重的死亡率在2010年超过了全球由艾滋病毒/艾滋病、结核病或疟疾引起的死亡率。

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居高不下和重度贫困都与维生素A缺乏症密切相关。在印度,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人数每年超过200万,比其他国家的情况更糟糕,这可能与饮食多样性的局限性以及维生素A补充剂的低覆盖率有关,因此,1980年至今,印度在降低死亡率方面的进展非常缓慢。

维生素A缺乏在中国的城市和农村也是一个常见的营养问题。2004年,3岁到12岁儿童中维生素缺乏患病率是9.3%。其中城市为3.0%,农村地区为11.2%。轻度维生素A缺乏症的患病率占总人口的45%,其中29%在城市地区,50%在农村地区。2006年的一项调查发现VAD影响了中国12.2%的0至6岁的儿童,其中0.5%的儿童深受重度VAD的折磨。生活在中国西部地区的儿童,如果他们的母亲教育程度低或是少数民族,那么这些儿童患VAD的风险高。回顾截至2005年的10年内数据,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表明:在中国学龄前儿童或者母亲中夜盲症(维生素A缺乏症的早期临床症状)患病率较少;学龄前儿童VAD有轻度发病率;而VAD在中国对孕妇来讲是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

“尽管增加食用维生素A丰富的食品似乎是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但实际上对贫困家庭的学龄前儿童而言,仅仅依靠饮食满足维生素A的摄取要求是非常困难的。富含维生素A的动物性食品,如动物肝脏、鸡蛋、奶酪、奶油,这些往往超出了贫困家庭的消费能力。另一个使学龄前儿童很难满足他们的膳食中维生素A需求的关键因素是水果和蔬菜来源的维生素A的生物利用度不高。一个年龄1岁到3岁的儿童每天需要吃8份深绿色叶子类蔬菜才满足所需的维生素A摄入量。植物性食物中维生素A的低生物利用度带来的现实是’对于大多数家庭贫穷的儿童来说,实际上是不可能仅仅通过蔬菜和水果摄入来满足维生素A的需求’。植物性食物来源的维生素A生物利用度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在那些深绿色叶类蔬菜和其他富含维生素A的植物供应充足的地区仍有儿童患有维生素A缺乏症”。

抛光后的白米基本上只含有碳水化合物,不会有利于储存。它基本上只包含提供能量的碳水化合物,而缺少生命必需的矿物质和维生素。因此,维生素A缺乏是一个全球普遍的问题,尤其是在世界大部分以大米为主食的地区,而且这些国家贫困人口的80%或者更多的卡路里来源于大米(与HBouis的个人交流)。

2 缓解VAD是可能的,负担得起的,但是很棘手

在1990年联合国世界儿童峰会上,150多名政府首脑和高级政府官员承诺他们的政府将致力于到2000年真正消除维生素A缺乏症及其所引发的后果。这个承诺在1992年联合国营养国际会议上得到加强,指出解决维生素A缺乏症是政府可以追求的最具成本效益的保证儿童健康和生存的策略。会议得出的结论是社会各界应该运用多种策略来从根本上消除维生素A缺乏症。这些策略应该包括母乳喂养宣传、饮食多样化、维生素A的补充剂,以及食品强化。

2003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微量营养素倡导组织以“控制维生素和矿物质的缺乏———一个可负担的机会———提高20亿人的生活和加强经济发展的脉搏”为标题,发布全球“维生素和矿物质缺乏现状”的进展报告。“也许在现在,没有现成的其他技术能够提供如此大的机会来用如此低的成本改善生活,加快发展”。

3 黄金大米

生物强化这个术语在之前的联合国会议上并没有被提出来。然而这项研究其实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就由因目标一致而达成共识的IngoPot-rykus和PeterBeyer团队开展了。该研究是1999年名为“黄金大米”的研发项目的基础。黄金大米是第一例有目的性创建的以生物强化为目的的粮食作物,专门为了解决维生素A缺乏症而设计。

生物强化类农作物指经由任何方法,包括在需要时采用的遗传工程手段,来实现育种目的的农作物,从而增强微量元素(维生素或矿物质)含量或者生物利用度。预计这种方式会比利用补充剂(‘维生素药片’)或者强化剂(将矿物质或者维生素加入到加工过的食品)更为便宜、更具有可持续性和获得更大的成本效益,从而解决微量元素不足。

2000年,黄金大米第一次在《时代周刊》的美国版和亚洲版上广泛宣传。那么黄金大米工程取得了怎样的进展,项目当前的状态又如何呢?

4 黄金大米工程的愿景

全球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工程的愿景是黄金大米创造者开始他们研究时的初衷:提供给那些发展中国家的贫困的大米消费者,让他们的主食大米中就含有不用花钱的维生素原,这是他们需要的且可以从中受益的。

1999年3月5日,发明家就他们研发的营养技术提出专利申请。随着生物强化概念被成功验证,菲律宾国际水稻研究所(早期就关注到了该技术的升值潜力)要求洛克菲勒基金会对该技术进行知识产权(IP)审计。洛克菲勒基金会将这项任务交给了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接着该任务转包给了ISAAA的执行秘书所领导的康乃尔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

尽管有了解他们这项发明的公司曾与发明者们联系,但他们不为所动。相反,发明者们公开表示,计划将这项技术免费赠送给需要它的人。然后,该项目的负责人坚持认为———由于此前有一个与之不相关的材料转让协议中也涵盖了一个用于黄金大米的技术———该营养技术专利应该由他的公司来管理而不是发明家。由于负责人不妥协,讨论受阻。

2000年2月20日,发明家将相关专利和他们所有的权利转让给了弗莱堡大学的生物技术公司———Greenovation公司。几乎同时,捷利康农药(其后来与诺华公司合并为先正达公司)为了技术的专利权联系了发明家,之后就直接与Greenovation公司联系。根据要求,Greenovation公司在2000年4月14日及时批准了捷利康公司对该技术的专有权:该专利在人道主义应用中将为免费,但用于商业应用则会收取专利费。在2000年4月14日这一天,为了实现发明者们希望发展中国家贫困农民可以免费得到该技术的初衷,捷利康公司又将该技术的使用权授予了发明者们。通过创建这种公私合作伙伴关系,发明家将该专利技术的商业权利给了捷利康公司,以回报公司对发明家的人道主义愿景的支持。Beyer博士评论说:“捷利康公司是全球唯一一家在研究植物中类胡萝卜素的生物合成研究中久负盛名的公司,因此,捷利康公司是我们的天然合作伙伴”。捷利康公司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说“这项技术,以及转化的水稻种子,将在严格管理下,根据需求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和国家研究机构,进而协助在当地的应用,完成水稻品种生物安全及其他评估。当当地政府对品种完成人与环境的安全评估并审批通过后,黄金大米的种子可以经由常规育种方式来繁殖,并且分发给资源匮乏的农民种植、收获、展开小规模的商业活动(邻居和本地市场)和消费。”

这种合作将免费提供黄金大米或者相关的技术给国际和国家研究机构,这些科研机构有权将具有该性状的水稻种子分发给贫穷的农民。即使水稻种子在本地商业化销售,该性状仍须是免费提供的。

捷利康公司进一步表示,“我们也会支持必要的生物安全及风险评估工作,我们最近正在和我们在日本的旗下公司Orynova就改良传统品种(例如IR64)展开讨论。”康奈尔大学发表的关于黄金大米知识产权的研究的文章对该项目毫无益处。在2000年5月31日Potrykus教授给第一作者的邮件里指出:“你的分析已经导致了一个可怕的未来:如果要实现自由运营黄金大米,实现这个面向78个水稻种植国家的人道主义工程,就需要向32个专利持有者提出申请并获得他们的同意”。捷利康实现发明家初衷的第一步就是完成了一个合理的知识产权审计,表明实际上只有极少数的几项专利可能在该项目中被侵权,并且取得了这些知识产权持有人的同意,让他们的专利在这个具有明确的人道主义意义的项目中被免费使用。

捷利康公司和发明家协议规定,无论任何一方对技术进行改进,双方都要交叉授权可。(几年后,当Greenovation试图通过风险投资家来资助他们的医药生物技术战略时,由于农业生物技术在欧洲存在争议,风投公司要求在他们投资前Greno-vation放弃维生素A前体技术方面的商业项目。Grenovation向先正达公司寻求了帮助,由先正达购回剩余的相关专利。)
通过这些机制,发明家得以将他们的发明捐赠给世界资源匮乏的地区,使在水稻品种方面的营养技术可以免费提供,从而使人们从中获益。特别强调的是,参与黄金大米研发的任何人都不会从它的使用中获取经济利益。

4.1 2000―2005年

发明家和捷利康公司达成最初的协议后,很快的,当然也非常巧合,英国农业企业捷利康公司和瑞士诺华公司的农业商业部门合并成了先正达公司,该公司总部位于瑞士。1999年12月2日,捷利康公司员工得知了合并的消息。2000年1月,《科学》上发表了Potrykus和Beyer团队在白色水稻胚乳中生产β-胡萝卜素的重大突破。2000年11月13日,先正达公司进入纽约、伦敦和苏黎世股票市场,2001年1月20日,Potrykus和Beyer团队同意先正达公司取代捷利康公司。2001年4月,我作为先正达公司分管兼并与收购、风险投资和知识产权的全球主管,获得了瑞士的工作签证,并且居住在瑞士,意外地能够很方便地与居住并工作在附近的Potrykus和Beyer教授联系。

在2001年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中,黄金水稻中β-胡萝卜素含量水平被绿色和平组织指责在缓解维生素A缺乏中是毫无意义的。当时,已经反对转基因作物5年的绿色和平组织在发布会中说,一个哺乳期的妇女每天要吃18kg煮熟的黄金大米才能补充足够的维生素A。当时没有人知道黄金大米中类胡萝卜素生物利用率的情况,所以其实没有人有能力做出该评判(之后该言论也被证明是错误的)。

2001年2月,绿色和平组织的CharlieKronick在英国的《卫报》报道说“数十亿英镑花在了开发这种大米上,这是从更合理地解决维生素A缺乏的方式上转移资源”。这只是第一个被那些反对者夸大其辞的例子。在同一期的《卫报》上报导了洛克菲勒基金会的GordonConway总裁加入反对GMO积极分子VandanaShiva的队伍,他认为“黄金大米在使用公关这条路上已走得太远”。据报美国电视台播放了由美国生物技术产业支付的广告,广告画面暗指黄金大米正在美国种植,这对欧洲那些早期就已进入黄金大米工程的国家是一个尴尬的惊喜(当然也有误导性)。

无论如何,热衷于在北美和欧洲进行商业开发,优化“功能性食品”方面技术的先正达开始了他们的研发,例如先正达在英国伦敦西部的布拉克内尔的Jealott’sHill国际研发中心的科学家和PeterBeyer博士在弗莱堡大学的实验室之间的合作项目,目的是探讨对黄金水稻雏形的改良。

这个志愿性质的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最初是被邀请去给发明者提供建议和指导如何面对可能遇到的道德挑战。2000年8月18日,在英国芬赫斯特的捷利康公司的第一次委员会会议中形成了使命宣言。其中一部分是这样表述的:“人道主义委员会认为黄金大米在减轻发展中国家中营养不良人群在维生素A缺乏方面有潜力成为一个有价值的工具。人道主义委员会同时也认为,在黄金大米的授权方面应谨慎,但是应加快开展其在当地的环境安全、人类健康安全和社会效益的评价工作。”

议程之一是听取捷利康公司生物安全管理专家关于转基因作物中分子特性方面的建议,以确保产品依据2000年提出的卡塔赫纳生物安全协议书(尽管在2003年尚未正式执行)可以注册应用。在这次会议上还建议,基于卡塔赫纳协议,为了实现面向全世界的使用,应选取一个唯一的黄金大米转化事件,与通过常规育种的方式导入到哪种水稻品种无关。

同时,随着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的成立以及按照先正达和发明家之间的协定,水稻研究机构公共部门的网络开始逐渐形成并迈向实现发明家们愿望的道路。第一个是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主管RonCantrell博士与Potrykus教授签署了一个使用许可协议,该协议的生效日同Potrykus和先正达之间的协议生效日一样,都是2001年1月20日。2001年1月22日黄金大米样品由发明家和我一起交付给了国际水稻研究所。黄金大米种子由发明家亲手交给国际水稻研究所的时候,实际上卡塔赫纳议定书尚未执行。Cantrell在一次国际水稻研究所、洛克菲勒基金会和先正达的新闻发布会中说到:“国际水稻研究所获得黄金大米初始样品标志着我们的工作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这样使得我们终于可以开始使用当地的水稻品种进行所需的测试了。我们预期国际水稻研究所在正在进行的’黄金大米’研究工作中将发挥重要作用,并会将其带给世界上数百万的水稻种植者和消费者。菲律宾的国家水稻研究所和在孟加拉国、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南非和越南的类似国家机构也进入到了该项目中。”

2002年9月21日在北京召开的第5次人道主义委员会会议中,委员会要求获得特许的机构团体利用Beyer教授团队成功研发的转化载体再培育1000个的转化事件,希望从中挑选出一个更好的转化事件,在之后所有的黄金大米授权机构中应将其作为唯一的转化事件进行后续改良。

2003年3月24日,人道主义委员会成员之一,也是前育种专家和世界粮食奖获得者GurdevKhush博士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背景干净的水稻品种IR64具单拷贝的维生素A基因不需要进一步的转化工作,它和其他的水稻品种一样。然而田间测试时,它的产量潜力和许多形态特征方面的改变应该进行评估”。

直到2003年4月,在苏黎世召开的第6次委员会会议上,公共研究机构团体并没有获得新的转化事件。然而在苏黎世会议上也有令人兴奋的消息,先正达公司子公司Orynova、荷兰的MogenBV和日本烟草公司在黄金水稻改良方面取得了进步,且后者拥有了选择标记移除的新技术。

日本做了大约800个SGR1转化事件。10个具有单一插入位点,良好的叶色表型,同时消除了选择标记基因的转化事件被筛选出来,T2代植株在英国种植。最好的转化事件表现出了13μg/g的总类胡萝卜素含量,而之前验证的黄金大米总类胡萝卜素含量为1.6μg/g。欧盟监管机构对这方面也产生了兴趣,开展了关于T4代植株在欧盟和美国的田间试验的讨论。另外,在PeterBeyer实验室也完成了大约200次的转化事件。这样总共就有1000次转化事件,其中先正达公司的4个和Freiburg/ETH/CuLongDelta(越南)水稻研究所Beyer弗莱堡实验室的Hoa博士的2个转化事件被选择用于田间试验。


2003年10月8日,Potrykus博士在给黄金大米研发网络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黄金大米的田间试验在美国和西班牙正处于“规划阶段的后期......并且我们希望孟加拉国、印度、菲律宾和越南也会开展田间试验......今年早些时候安南(联合国秘书长)在联合国水稻年上宣布,这些试验可以产生农艺性状表型和性状稳定性的数据,并且增加2004年可收获的水稻种子。......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需要我们这个机构网络中拥有必要的专业知识的成员的参与......该工作也将因你们与当地监管机构的互动而保证其在符合规定的前提下尽快完成。......越南和印度已经有了黄金大米IR64的种子。在1月份(计划中)会议之前我们还将争取将维生素A表达水平高的先正达种子安排在同一试验计划内,并将IR64黄金大米分发给孟加拉国和菲律宾相关单位。......在美国,人道主义委员会成员RobertRusel博士和他的合作者已经完成了人体食用试验的计划和资金筹集方面的工作。为了获得2004年在中国能够开展试验的许可,包括取得伦理许可的工作正在积极进行中。”电子邮件还认为“鼓励在基础研究方面的发展,将最终带来改良的含有更高的β-胡萝卜素含量的第二代黄金大米的出现。”

到了2003年11月3日,根据Potrykus博士的建议,国际水稻研究所招聘了一位黄金大米网络协调员———GerardBary博士,由USAID提供资金。并且根据协议还需招聘项目经理来帮助委员会,该人选与先正达基金会资金一起预计于2004年初到位。(JorgeMayer博士于2004年到2008年担任该职位,当他因为家庭原因回到澳大利亚后,Potrykus博士从先正达退休,从2008年到2010年担任该职位)。

为了筹划田间试验,Potrykus教授和Swami-nathan博士发起了一个大型的筹备会议,该会议于2003年12月15日在印度德里举行,众多黄金大米计划的参与者们齐聚一堂。Barry博士有精彩表现。

2003年和2004年,先正达公司在生物技术管理方面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先正达公司成立后,该公司前身的两个公司的所有的生物技术投资项目极为庞大,以至于不可能所有的项目能够得到足够的资金支持。如果能够丢弃一些投资潜力小的项目,使得资源得以释放,那么在那些具有更重要的商业前景的项目上才能够投入更多的资金,也就可能取得更大的进步。

BenediktHaerlin,绿色和平组织在欧洲的反转基因运动的主导者,在2001年初发表声明:黄金大米对绿色和平组织构成了道德挑战,同时绿色和平组织不会破坏在菲律宾的黄金大米田间试验。无论如何,“近些年来,在转基因作物生产中的关于风险和道德方面的辩论已经变得相当有争议。在关于食物安全和环境这一关键问题上的讨论已经到了延迟甚至阻碍采用这项重要技术的程度”。尤其是在欧洲大多数地区都是如此。在这个阶段,在没有任何公告的情况下,先正达公司决定放弃在黄金大米研发中的商业利益。它在法律约束力上仍然具有支持发明家的人道主义工程的义务,这在先正达正式员工间广受欢迎,同时在激励新成员加入先正达公司方面也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世界其他地方对转基因作物的态度相对轻松。随着在印度批准的3种Bt杂交棉的种植,农业部部长RajnathSingh在2003年12月18日宣布“在转基因项目网络中涵盖了12种作物。”“印度农业研究委员会(ICAR)的提议涵盖了玉米、木豆、鹰嘴豆、大豆、棉花、油菜、西红柿、茄子、香蕉、番木瓜、马铃薯和木薯”并且关注各种性状。甚至在2004年2月11日“在高级内阁部长包括英国外交大臣JackStraw和环境部长MargaretBecket之间达成了共识,认为政府应该给在英国的第一批转基因玉米开绿灯......尽管公众可能不太接受。”“Beckett女士说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表明应该彻底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

2004年1月,RachelDrake博士,先正达英国Jealott’sHil国际研发中心的项目负责人在先正达公司作了内部通报,指出在先正达来自同一SGR1转化事件不同品种中,在不同时间间隔中,胡萝卜素的含量有所变化。也正如预期的那样,类胡萝卜素含量会逐步下降。“最新数据表明多个地点的田间试验在评价性能性状方面有极为重要的作用”。直到2004年2月13日,她仍在积极寻求我的批准,以经过内部必要的流程来捐赠、存档SGR1继而推进SGR2。此进程的重要会议于2004年3月31日到4月1日在Jealott’sHil进行。

正如2003年10月8日Drake博士团队的一封电子邮件所预期的,到2004年3月为止,在Potrykus教授实验室基于新的高表达转化载体已获得了构建30个高β-胡萝卜素含量的转化事件。这些就是著名的SGR2转化事件。
2004年9月中旬,第八届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会议在美国的路易斯安那州召开。令人非常兴奋的是大家首次亲眼目睹了在露天田间环境下黄金大米SGR1的种植和收获。颜色、类胡萝卜素含量的指标,无疑是非常令人鼓舞的。大家拍摄了很多照片。尽管先正达公司决定停止他们在黄金大米方面的商业利益,但是先正达公司仍为了发明家的人道主义目的支付了田间试验费用。

2004年6月23日先正达公司宣布:“在植物科学方面,我们集中精力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先正达生物技术公司(SBI)开展研究和拓展活动,用一个更灵活的形式来汇集更多所需的技术......与此同时,在Jealott’sHill大约会裁掉130个职位,在SBI将会裁掉大约45个研究职位,但是这些将在植物科学发展中由计划内增长来弥补”。

2004年10月14日,为了纪念10月16日的世界粮食日,先正达公司宣布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捐赠“黄金大米种子和株系”(如SGR1),“含有更高含量的β-胡萝卜素的新株系以及相关技术、权利和研究”(如SGR2)给“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在同一份通告中,先正达公司声明“公司在黄金大米项目不涉及任何商业利益”。

具有生物安全高度预防原则的卡塔赫纳协议书在2003年开始执行。在2005年由于2个不同的Bt玉米的转化事件,未注册的Bt-10和已注册Bt-11在研究链中被混淆,先正达公司也因此陷入了一个国际监管的危机之中。这两种事件在运往国外的商业化供应的玉米中均有发现。反对转基因的组织将该事件作为了一个很好的攻击资本,而这个错误让先正达公司在经济上和名誉上均付出了代价。

2005年的《NatureBiotechnology》上详细描述了SGR2黄金大米转化事件,这让先正达公司支持的发明家的人道主义工程梦想离实现更进了一步:“与先正达公司支持的黄金大米人道主义项目一致,黄金大米2代转化事件在一定许可条件下将被贡献出来用于进一步的研究和开发。这些许可条件应符合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战略方向并且要遵守所有的法规。请在初审时直接与AdrianDubock联系(附上其在先正达公司的Email地址)......”

2005年,一个SGR2转化事件在路易斯安那州开展田间试验,这一次试验费用是由Beyer博士的研究经费支付。

在Bt-10丑闻前,先正达在2004年用一个简单的材料转让协议允许多个SGR1转化事件的生物材料被送往多个国家的若干不同的黄金大米网络合作机构,同时协议中也明确提出材料受人道主义委员会战略管理条例管制,并遵守黄金大米人道主义的条款。然而,当Bt-10和Bt-11事件发生以后,先正达公司产品管理经理很是担心SGR2的管理,因而也更加小心地管理着未注册的黄金大米转化事件以避免潜在的“可能发生的偶然性”。

黄金水稻的有关研究转移到了美国北卡罗莱纳的三角研究园区内的先正达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BI),这使已在SGR2上取得突破性进展的Jealot希尔先正达团队丢掉了工作。在先正达公司停止黄金大米工程商业利益之前,SBI已经将性状整合到在美国常见的商业化javanica水稻品种中。

SBI科学家们和管理专家们根据管理标准鉴定出了13个SGR2转化事件。由于考虑到存在的偶然性,所以专家们建议,其中的一个转化事件必须经由SBI选择并提交给人道主义计划。人道主义委员会认为应该在亚洲种质资源中选择符合亚洲国家种植条件的,因为在亚洲维生素A缺乏症是主要问题。通过讨论决定,13个转化事件中的6个转化事件将提供给亚洲的2个水稻研究机构———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和印度农业研究所(IARI)。这两个机构均通过了先正达公司制定的审核标准,这保证他们能够有效地管理项目中转基因作物的材料。按照和SGR1同样的材料转让协议条款,SGR2材料提供给了IRRI和IARI。

4.2 2006-2014年

在印度和菲律宾关于SGR2的计划与其他国家的SGR1计划一样,是将黄金大米的基因性状转入到当地重要的且规模化种植的籼稻品种中,从而培育一个含有营养特性并适合当地种植的水稻,同时适用于与其他国家的水稻品种杂交的亲本体系。根据研究项目收集的数据,人道主义委员会打算尽快选择一个主要的转化事件并使之转入到需要这种特性的地方水稻品种中,并在当地注册。这也符合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利于共同承担获得监管数据所需的花费,同时减少意外事件发生的可能性,这也符合2000年8月第一次委员会会议以来人道主义委员会的战略。在亚洲,对黄金大米无需进行其他的基因工程方面的操作了,只需要进行一些常规育种。

在印度,根据卡塔赫纳协议而制定的当地法规最终导致为了开展转基因作物研究需要建一个非常昂贵的建筑,人称“人工气候室”。授权人员进入“人工气候室”需要通过一个空气锁。在人工气候室的所有植物都生长在人工环境下。令人遗憾的是这样会影响植物的表型,因此,只有遗传标记可以用来跟踪性状基因的稳定性,育种家无法使用在观察和选择表型方面的常规技巧。

在菲律宾,基于卡塔赫纳协议的规定允许使用现代温室(后来在印度也获得批准),使得育种者能够更好通过表型观察进行筛选。

这样的育种过程必然是缓慢的,每次回交对于每个地区的每个品种都需要一个生长周期。这样做的目的是得到这种特性的纯合群体,与背景材料唯一的不同只是引入了该营养性状。

为了协助育种工作,国际水稻研究所请求从先正达公司获得转化事件的有关分子数据。SBI在2006年提供了数据,也仅仅是给了IRRI。先正达公司没有提供数据,甚至没有给Beyer博士,更别说给其他的研究机构了。在人道主义委员会能够选择主导的转化事件之前,研究者获得了在4种不同的遗传背景下不同转化事件农艺性状的数据,以及关于储藏的抛光后的黄金大米中β-胡萝卜素积累情况的数据。作为转化事件选择的一个标准,计算在黄金大米中需要多少β-胡萝卜素是必要的。更有必要的了解在黄金大米中的β-胡萝卜素转化成人体循环的维生素A的效率。

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动物模型能模拟人类吸收和转化β-胡萝卜素过程),营养学家认为动物模型对人体试验来说并没有太多帮助。对于维生素A缺乏的研究,潜在的首要有效研究目标人群是儿童,但是工业化国家的儿童没有遭受维生素A缺乏症之苦,因而之前提到的工作都是计划针对中国儿童的,临床研究人员来自中国和美国。与先前在美国成年人中的研究一样,对孩子们的研究采用了相同的方法,但是由于血液量较少,存在无法产生足够氘标记的β-胡萝卜素黄金大米的问题。SGR1的表达水平表明一个儿童一餐所食用的黄金大米的量不能达到预期目的。SGR2总的类胡萝卜素的表达水平及其中β-胡萝卜素(血液中生物维生素A循环的最重要的有益形式)占95%,均预示该事件的最终成功。然而,由于氘(重水)的高昂的花费,MikeGrusak博士和他的团队在贝勒医学院用一个小水培生长箱标记SGR2,其中冷凝液可以被回收利用。这个团队在水稻水培方面并没有太多经验,因而在获得充足的黄金大米前的2轮珍贵的水稻材料都被蚜虫和螨虫吃光了。这使得对中国儿童的研究试验一直拖到了2008年。

在国际水稻研究所召开的第10次人道主义委员会会议之后,新的执行总监RobertZeigler博士说,他希望接替副执行总监RenWang和WillyPadolina博士(他们分别分管研究和合作)并进入委员会。他的请求很快被接受了。

国际水稻研究所的项目经理和黄金大米网络的协调员GerardBary博士,在2003年11月初加入IRRI并开始工作。直到2013年12月离开IRRI,他一直是委员会的高级委员,弗莱堡的项目经理JorgeMayer博士也是一样(他在2008年由于家庭原因离开了弗莱堡)。Meyer博士目前作为一名志愿者和黄金大米协会的好友,依然管理着黄金大米项目在澳大利亚的网站www.goldenrice.org。

2006年11月16日到18日在印度德里召开了第12次人道主义委员会,大会建议:为了人道主义工程,公共部门的合作伙伴应该更能接受将SGR1和SGR2中的“S”(标志着来源于先正达的转化事件的产品)去掉。该提议通过后,自此之后只用GR1和GR2来标识黄金大米材料。

2008年IRRI在菲律宾的洛斯巴洛斯开展了黄金大米的第一个可控的田间试验。种植条件包括与其他水稻品种的物理隔离带:周围的玉米种植带避免花粉漂移,以及周围的高铁丝网。这些条件是当地对于种植GMO作物所提出的要求,也遵守了卡
塔赫纳生物安全协议。在菲律宾的稻田还刚好在一场强大的飓风之前收割了材料,躲过了飓风的肆虐。

相比之下,2004年和2005年美国(它不是卡塔赫纳协议签署国)的黄金大米试验田周围只有几行非转基因的水稻用作花粉漂移的屏障,并没有任何形式的围墙。

2009年3月18日和19日,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为了选择主导的转化事件和共商接下来的被许可方会议召开了第14届“分水岭”会议。会议开始的前一天,GuangwenTang博士提交了被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接收的文章,该文是关于在美国成年人中开展的人体中黄金大米的维生素A利用率的研究。黄金大米中的β-胡萝卜素转化成视黄醇的比例被证明是3.8∶1,并且这篇文章表明来源于黄金大米的β-胡萝卜素在人体内能够有效地转化成维生素A。这篇文章后来在2009年见刊。

根据管理转基因作物的相关规定,印度关于黄金大米的数据均来自人工气候室,然而由于在人工环境下对作物的表型观察来说是不利的,因此,在印度没有获得相应的数据。因此,在3月召开的委员会会议上只考虑了来自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的数据。3个来自GR1的转化事件(146、309和652)和6个来自GR2的转化事件(W、G、R、E、L和T)分别在4种目标籼稻品种(IR64、IR36、BR29和Rc82)做了遗传育种,来自这些材料的相关数据被用于分析。国际水稻研究所的水稻育种专家Parminder Virk博士主管这个项目,提供了全面系统的数据,包括水稻育种常用的10个农艺性状,还包括类胡萝卜素含量及其随时间的降解情况。所有数据来自生长在现代温室中的水稻,因为根据条例,转基因作物是不允许在开放的田间种植的。孟加拉国水稻育种家Alamgir Hossain和Partha Biswas博士熟练的技能和对工作的尽职尽责得到了一致的认可。同时,除Virk博士外的另外12个来自国际水稻研究所的员工也参与了这项工作。

这是一个非常庞大、复杂和昂贵的研究计划。在研究中,筛选转化种子时不影响种子萌发的新颖系统被开发出来,同时研究也发现仅仅使用分子标记来进行营养性状的选择是不够的。和所有的作物一样,类胡萝卜素含量在收割后会迅速降低,但是在水稻中收割后2个月内,其降低速率相对最低。

尽管人道主义委员会的营养学家Rob Russell博士没能出席委员会会议,不过Beyer教授在事前就已经向Rusel博士完整地介绍了相关研究结果。因此,他在会上向委员会报告了人体需要多少类胡萝卜素来改善个体维生素A状况的计算结果。推荐的维生素A日摄取量包括足以维持对健康个体的3个月的肝脏储存。当然,其实肝脏储存对于克服维生素A缺乏来说是不必要的。所有的计算(以及后续的育种决策)均用存储2个月后的种子中存留的β-胡萝卜素含量计算。计算中还假设在烹饪中类胡萝卜素有20%的损失量,而Tang博士在会议前的礼拜日提交的数据称只有6%的损失量。因为有许多不同的方法来烹饪米饭,例如有时所有的水被大米完全吸收而有时煮饭时又用了过量的水最后又被倒掉,所以这种较保守的计算被认为是合理的。Russell博士的建议是,儿童尤其是有轻微或严重的维生素A缺乏症的儿童比成年人更适合用来研究从黄金大米中的β-胡萝卜素到视黄醇(维生素A循环的一种重要形式)的生物转化效率。

在讨论中,来自印度政府生物技术委员会的成员SRRao博士,由于没有来自印度的相关研究数据,所以他最初并不完全支持接受该主导转化事件的决定。他还询问有没有其他可用的分子数据可用来支持该决策。可惜当时并没有现成的数据(尽管国际水稻研究所其实在2006年就有相关的数据,但在当时似乎大家都忘记了)。

因为没有详细的分子数据和在印度种植材料的农艺性状数据,委员会经过慎重考虑和讨论还是接受由国际水稻研究所推荐一个主推黄金大米转化事件。这个建议是根据国际水稻研究所的数据、β-胡萝卜素的生物转化比率、饮食中大米食用量的考虑和贮存2个月后的黄金大米在烹煮后的β-胡萝卜素的含量等方面的综合考虑而提出的。分析证明GR1转化事件的大米均不能满足从摄入的黄金大米中获得所需的β-胡萝卜素,但GR2转化事件的大米可以。根据数据,大家一致认为GR2G材料将会是一个主导转化事件,如果需要的话将GR2R作为备用材料。计划是:此主导事件将会被送给所有的黄金大米使用,被许可方用来进一步将目的基因转入到适应本地的水稻品种中,备用转化事件将仅仅由国际水稻研究所保存。基于成本和资源的考虑,以及为了减少由于卡塔赫纳协议引发的潜在的偶然问题,在更多的国家培育更多品种的培育项目没能启动。

在黄金大米网络会议达成一致意见后的1个小时内,该计划就启动了。在我们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会议中,在这么紧凑的时间内就达成协议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委员会从来没有任何资金支持,所以在时间运筹帷幄必须是非常有效率的。整个组织团体的会议在国际水稻研究所的黄金大米网络协调员Bary博士的管理下良好地运行着。整个团体的代表来自孟加拉国、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越南,他们是水稻研究机构中的科学家以及政府负责的高级管理人员。

委员会的主席Potrykus教授(也是黄金大米专利的持有人)在委员会上推荐了的主导转化事件GR2R,并且简单讲述了推荐的原因。在会上,就放弃之前的转化事件的计划展开了讨论。由于是在使用了公共经费的情况下,因此,该议题对任何一名研究人员来说都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但是从产品的管理因素考虑(基于卡塔赫纳协议)还是必需的。同时许多国家提出了他们的育种计划。会议圆满结束。在2009年12月1日,由于需要紧急商议,而我们又来不及筹备委员会会议,我发了一份电子邮件给人道主义委员会。

“亲爱的同事们:

以下信息已得到我们的主席IngoPotrykus批准。

附件中是今年3月在国际水稻研究所举行的人道主义委员会的部分记录草稿。这些草稿涉及到决定推进主导转化事件的会议内容。你可能还记得那是GR2G材料。

下面是来源于PeterBeyer、GerardBarry、我自己以及MikeGrusak(黄金水稻人类研究文章的共同作者,以及PVMRC计划的参加人)和HectorQuemada(来自丹佛斯中心,支持黄金大米的管理学专家,盖茨基金项目主持人)参加的最近在阿鲁沙召开的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全球健康挑战基金会议的摘录。

“就2009年3月由人道主义委员会筛选的主导转化事件GR2G所遇到的问题进行了有关讨论,包括插入序列是不完整的(由国际水稻研究所在2009年3月下旬发现)。这将影响到启动子的组织特异性表达(由PeterBeyer调研,并在9月发现其实并不是这种情况),但即使不影响启动子组织特异性,序列的删除也会导致监管问题,并耽搁审核的进程。

MikeGrusak坚持认为没有理由怀疑来源于不同的转化事件的β-胡萝卜素生物转化为视黄醇的效率会有任何差异。

据回忆,人道主义委员会上表明从β-胡萝卜素积累角度说,备用材料GR2R比被选为主导转化事件的GR2G农艺性状表现更好。GR2G被选择为主导转化事件是因为它已经被用于人体的生物转化试验。

在场的人一致同意,国际水稻研究所向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提出的非正式建议。建议的内容是更换主导转化事件GR2R并将GR2E备用转化事件以及丢弃GR2G转化事件。

不同于先正达公司,根据法律规则,ACD认为该决定还是需要人道主义委员会最终决议,并且ACD将会和我、Potrykus和人道主义委员会共同商讨”。

行动1:GB提供给ACD所涉及到的有关证据的一个总结(已完成)。

行动2:ACD确保让人道主义委员会通过将GR2R作为主导转化事件材料这一决定,并记录在案。

Barry博士提供的数据是:
·GR2转化事件中G、R和E全部测序
—插入序列与原始的转化载体pSYN12124序列是完全相同的,没有突变
—除了在G转化事件中crtI的启动子区域有一段约400bp的缺失
·这个缺失将需要额外的解释和研究来分析这种意外特性的出现
·在插入区段向外的两端的1000bp以上的序列均已测序
—G事件插入在外显子中,R事件插入在内含子中,E事件插入在一段间隔序列
·所有序列和数据均由人道主义委员会,生物安全资源网络和食物过敏研究与资源计划审查过(除了上述问题确实没有其他问题)

(显而易见的是,大部分的决策受监管系统控制,由成员国根据卡塔赫纳议定书进行改善。除了国际水稻研究所提供的总结性幻灯片,尽管大多数成员接受过这种训练,委员会并没有以任何有效的方式来审查所有的序列信息,也不清楚哪些人或是在哪种监管水平下能够做到这一点)。委员会一致同意更改主要事件转化事件为GR2R。

2010年7月在巴塞尔协议的公司总部召开了一次会议,国际水稻研究所的总干事、国际水稻研究所网络协调员和先正达公司参加了会议,发明家和作者均没有被邀请参加(尽管其实他们3人都住附近)。就在2010年8月26日和27日在新加坡召开第15次人道主义委员会会议前,国际水稻研究所的总干事和黄金大米网络的网络协调员,会见了发明家和作者,并对2010年7月会议的一些后期协议草案的内容做了解释。其中一份文件是材料转让协议,此协议比2009年3月已同意的协议在形式上更加复杂,为了应用的目的将主导转化事件GR2联系到黄金大米的许可证上。

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想法或哪个组织促使了2010年7月在瑞士召开的会议。在2010年后期Beyer教授被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告知,他在2005年获得的由该基金会健康部门竞争项目资助将在2010年终止且不会再续,该项目是为开发黄金水稻的衍生产品(即改良第二代黄金水稻品种)。不过,基金会打算提供国际水稻研究所一个资助用于黄金大米的培育,为了保证国际水稻研究所在其以外的地方进行黄金大米的管理。

在CGIAR研究所召开黄金大米研讨会的1天后,第16届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会议于2011年11月13日在华盛顿的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F-PRI)召开,在会上国际水稻研究所通报了盖茨基金即将资助黄金大米的好消息,这件事当然是深受欢迎。

2011年11月3日,我在巴西圣保罗theCon-selhodeInformaciesSobreBiotechnolgia第10届会议上接受了采访。在长长的采访中我提到:“截至2011年10月的今天,自2009年3月主导转化事件确定已超过两年半的时间,筛选的黄金大米种子仅仅供应给印度和菲律宾2个国家的研究所。其实多个水稻育种项目可以在多个国家进行,发明家和其他国家黄金大米许可方的公共机构对如此缓慢的进展感到很失望。所有的许可方已经拥有黄金大米性状的法律所有权。他们需要生物材料。用同样的生物材料,甚至在不同的水稻品种上运用相同的遗传转化,这些都被监管部门严格监管着。”

Tang博士在2003年4月首次提出的关于中国儿童的研究最终在2012年8月发表。文中表明“黄金大米中β-胡萝卜素与食用油中的β-胡萝卜素在提供给儿童维生素A方面一样起作用,且比菠菜的效果好。一碗100~150g煮熟的黄金大米(干质量50g)可以给6~8岁的中国儿童提供推荐的营养摄入维生素A的60%。”“总的来说,黄金大米中β-胡萝卜素生物转化成维生素A较高的生物转化效率显示黄金水稻可以用来作为维生素A的来源。在以大米为主食的人群中克服维生素A缺乏方面,黄金大米能够与维生素A胶囊、鸡蛋或者牛奶来源的维生素A来源一样有用。植物性食物中的维生素A等效性认识给在维生素A普遍缺乏的地区设计利用食物来提高维生素A吸收的营养方案提供了科学依据。”

22d后的2012年8月30日,绿色和平组织发布了一份新闻稿,谴责使用转基因作物黄金大米将中国儿童作为美国科学研究的“小老鼠”。实际上,Tang博士和其他几位参与这项研究的临床医生都是在中国出生或者在中国居住的。Tang博士有25年相关研究的经验,而且他的同事之前也用黄金大米在美国成年人和用其他非转基因作物来源的β-胡萝卜素在中国儿童中做过类似研究,但是只有Tang博士的2012年的关于黄金大米的研究受到了绿色和平组织的批评。正如前文所提到的,在十多年前的2001年,绿色和平组织就发布了一份新闻稿称黄金大米在对抗维生素A缺乏方面没有那么有效,因为一个成年人每天必须吃300g(正常摄入量)未煮过的大米的12倍的量,即大约3.6kg,才能获得每日所需的维生素A。2012年,对于Tang博士的结果,绿色和平组织希望能够质疑他发表的结果,但是并没有提出任何实质证据来证实他们的指控。

在2012年和2013年,国际水稻研究所和菲律宾水稻研究所计划并实施了5个地点的多地点田间试验作为黄金大米GR2G转化事件监管过程的一部分。田间试验的大概位置在网上发表了。所有地点均是符合规定的,并且遵守转基因作物田间试验的规定,每个地点均被高栅栏围着,同时配备保安日夜巡逻。在2013年8月8日,其中最容易发现的一个田间试验地点被反对转基因作物示威者肆意破坏。当地有关部门觉察到示威者并不是如声明中所的过程中继续严格遵守所有其他生物安全和监管称的农民,而是一些来自知名组织的主要煽动者。协议。”菲律宾农业部门着手跟踪并起诉了涉案人员。

破坏田间试验的这种恶劣行为遭到了科学界强烈谴责。除了一块试验田被破坏,从其他田间收集来的数据仍是充足的,结果表明:和预期的一样,黄金大米的产量比野生型品种有较好的收益率。对于任何性状,特别是营养强化这一消费相关性状,商业种植者都期待优良的农艺性状。(政府培育一种作物免费提供给营养缺陷群体的项目,项目上有可能会选择不同的标准。)通常商业种植者选择新品种和性状时,主要是针对是否可以增加效益,以及是否易于栽培和收获(两方面都会带来经济效益)。

2013年12月的会议上,国际水稻研究所网络协调员重提了他在2009年12月幻灯片中总结的问题:“R转化事件的插入位点在内含子区域”。进一步调查表明分子方面的数据在2006年仅仅提供给了国际水稻研究所,数据包括关于内含子的插入位点以及涉及到的内含子是Aux1(只需要任何在该领域有过涉略的人点4次鼠标就可以发现),从1999年就知道它与根的发育相关(PBeyer,个人交流)。

2014年5月15日国际水稻研究所在他们的网站发布以下他们关于黄金大米的研究信息:“第一轮的多地点试验用黄金大米最新版本GR2-R进行的。2012到2013年在菲律宾不同地点种植的第一轮黄金大米,用来评估这个版本的黄金大米生长状况如何。初步结果喜忧参半。尽管我们的β-胡萝卜素的目标水平在谷粒中得到提高,但是平均产量却低于当地农民的主栽品种。

试验的一个重要目标是测试这种水稻新品种的农艺性状对于农民来说是否能接受。初步结果表明有必要进行更多的研究,并且也要更多的关注产量的提高。基于这些结果,大家达成了一致意见,“要从只关注GR2-R版本的黄金大米推进到包括GR2-E在内的其他版本的黄金大米。”......“国际水稻研究所及其许多研究伙伴仍然致力于培育一个高性能的黄金水稻品种造福农民和消费者。黄金大米工程的重要任务是为了致力于改善数百万人遭受微量营养素缺乏的健康问题,要求黄金大米科学研究的每一步和每一方面都要产生好的结果。国际水稻研究所和所有参与组织将在今后黄金大米的研发和推广的过程中继续严格遵守所有其他生物安全和监管协议。”

5 黄金大米的发展历史和轨迹教会了我们什么?

从科学角度来讲,从研究到概念验证,从优化技术到种子育种进而得到一种稳定的作物,一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对于一个新领域———利用生物强化作物提高微量元素含量保障食品安全需要:(1)调控新的生物合成途径;(2)建立一个针对亚洲水稻品种转化方法。对于水稻这样一个对于经济、政治和宗教都重要的作物,对于这个跨时区、跨文化、跨农业、营养学和社会学等不同领域的国际项目特别是这样。

随着Potrykus和Beyer团队最初研究的成功,一个为了不同目标共同努力的创新性公私伙伴合作关系形成了:对于公众而言———在发展中国家展开非营利的人道主义运用,对于公司而言———在欧洲和北美开展对“功能性食物”商业性开发。

由于所有参与的人都热情高涨并且相互间有良好的交流,因而国际合作迅速建立。最初,来自企业的日本、新西兰和英国以及之后的美国农业科学家在黄金水稻研发上的速度是令人钦佩的。来自美国和中国的营养学家和临床科学家们看到了项目的可能性并希望了解其潜力。经费来自于私人和公共部门、政府和慈善团体。国家级以及国际性的水稻研究所带着满腔的热情参与了这项项目,他们分享了在适合当地的优良水稻品种中改良黄金大米的技术和资源。所涉及到的人都明白达到目标的重要性:减轻由于不良饮食患维生素A缺乏症的成千上万的人的痛苦。所涉及到的人都明白,贫穷才是根本问题,我们需要通过其他方法解决贫困本身,虽然尽管黄金大米不能治愈贫困,它还是可以帮助人们在贫困中生存下去从而更好地面对他们的机遇。

从2000年8月的第一次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会议以及其后的每个阶段,研发都是在转基因作物的严格监管下进行的。之后,各个国家的管理部门依据具高度预防性原则的卡塔赫纳协议进一步完善了管理条例,对于工业化国家的投资者而言,其商业上的吸引力大大降低。2004年先正达公司申明放弃其在黄金大米中的商业利益。其实早在2001年初完成黄金大米并交给国际水稻研究所时,国际合作者之间分享材料并且共同进行繁育的速度还是较快的,这种交接速度可以和布劳格在20世纪60年代将小麦种子品种交给国际水稻研究所时的速度相媲美,但是现在这种相互间分享的速度由于受卡塔赫纳协议的限制而越来越缓慢了。

政治激进主义打着关心健康和环境的幌子,利用对转基因作物技术的怀疑给许多不满全球化的积极分子提供弹药。黄金大米人道主义项目单纯的美好愿望对那些激进分子来说是一场他们必须要赢的战斗,而这只是为了意识形态上的胜利。随着争论愈演愈烈,许多机构的参与者更加惧怕“潜在的责任问题”,助长了削减分享研究材料的意愿并且进一步阻碍了合作研究和交流。大多数国际组织悄悄地避开任何援助资金甚至避免任何参与转基因作物(即使是已有明显潜力的黄金大米)有关的话题。卡塔赫纳议定书带来的影响以及它被许多签署国用做监管的基础是不幸的:“预防原则对于国家政策的制定起着阻碍的作用。它要不就是太显而易见以致变得多余,或者它是如此的模糊以致毫无意义。但是最常见的应用是———‘当一个行为有可能危害环境和人类健康,那么即使一些科学的因果关系还不完全明确,也必须要采取预防措施。’这对于那些想要终止任何他们不喜欢的新科学的发展的人是一个百试不爽的利器。”

卡塔赫纳议定书中有关管理转基因植物研发中最大的反科学阴谋是其阻止了育种者在种植的早期通过表型观察筛选适合的转基因植株。这一制约,无论从环境角度还是人类风险管理角度都是不必要的,却使得将有益性状转入至好的品种中这一育种进程延迟了很多年,并且非常显著地增加了育种的成本和复杂性。

对于所有的作物育种,包括GMO作物,其过程必须需要作物育种者的传统技能和在开放式大田中选择植物生长表型。只有在田间种植条件,面临各种生物和非生物胁迫,才方便育种者选择有用的植株丢弃没用的植株。

6 结论

2004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微量营养素倡导团体在瑞士举行的达沃斯全球经济论坛上发表了一份报告:维生素和矿物质缺乏现状[28]。众所周知我们正在处理一个全球非常重要的却很少人意识到的问题:维生素和矿物质缺乏会影响20亿人的健康、智力和国家的经济前景。报告指出,早在2002年5月联合国大会就曾呼吁到2010年消除维生素A缺乏症。

不推荐给6个月以下的孩子补充维生素A,而且很小的孩子不会吃固态的食物。可是这些孩子却最容易患上维生素A缺乏症:2011年新生儿死亡人数占5岁以下孩子死亡总数的43%,比起1990年增长了36%。因为母乳能够帮助缓和维生素A缺乏症,所以母亲自身不能缺乏维生素A,体内应有足够的维生素A的储存。黄金大米中的β-胡萝卜素已经被证实有很好的生物利用率[4,22]并且“可以和维生素A胶囊、鸡蛋或者牛奶来源的维生素A前体在克服维生素A缺乏方面一样有帮助。”

对世界上一半以水稻为主食的人群来说,黄金大米的利用有可能在实现联合国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制定的目标(尽管25年后仍没有实现)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可悲的是,黄金大米的滞后发展使得全社会不得不承受失明和死亡的痛苦,而这归因于各国基于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和卡塔赫纳议定书形成的一系列管理办法,以及人们和研究院所对待这些协议和规则的方式。卡塔赫纳协议所担忧的事情其实在50年前就开始引发争论,直到现在这些担忧已经被证明是不值得的。与使用其他技术育种得到的农作物相比,转基因作物不会带来更大的风险。然而,除了直接成本,这些条例加深了人们对一个有用的、良性的作物育种发展的怀疑。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对转基因作物来说是不合适的,且没有起到什么积极作用。

关于黄金大米,在过去的对转基因作物的花费每年就达到了2亿美元。2010年,维生素A缺乏比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害死的儿童更多。每天都会有6000个本可预防的患维生素A缺乏症的人死亡,其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孩子。

2004年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微量营养素倡议团体报告中指出:“我们必须将旧思想抛在脑后,用新知识武装自己,行动起来”。

利用黄金大米是一个简单的、可持续地预防维生素A缺乏的办法。最初的梦想是没有局限的。联合国的卡塔赫纳议定书就是“旧思想”,我们必须将其抛在脑后,它没有任何益处,反而阻碍了发展。

尽管存在政治阻碍,但只要我们有耐心,积极寻求经费资助和鼓励机构间合作,相信终有一天,发明家们的梦想终会实现。

来源:华中农业大学学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