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论来自数据,事实胜于雄辩

2015-09-16 20:24 | 作者: 王大元 贾士荣 | 标签: 海量数据

摘要:海量数据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本文用五方面的数据说明,批准的转基因作物产品作为食品和饲料都是安全的:

1,欧、美、日等国已批准可以作为食品和饲料的转基因作物名录。

2,2002-2012年国际上经过同行评议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1783篇转基因作物安全性(包括环境、食品和饲料安全性)科学论文名录。

3,大动物长期2代喂养实验报告结果:奶牛765天连续饲喂转Bt基因玉米实验报告以及猪连续饲喂Bt转基因玉米两代的科学实验数据,均证明是安全的。

4,转基因作物产业化之前的13年(1983-1995)与产业化之后的16年(1996-2011)比较: 涉及1000亿头家畜、家禽的产奶量、出肉率、身体健康状况、营养成分等均没有差异(实质等同),证明转基因饲料饲喂后与以前用非转基因饲料饲喂一样安全。

5,基于大量长期数据的积累和科学评估, 美国环保署(EPA)得出结论:转Bt基因的各种作物(玉米、大豆、棉花等)作为食品和饲料是安全的。EPA的公告明确显示:所有含有Bt蛋白的食品(包括婴幼儿食品、饮用水)均无需标明容许残留量,即豁免检测。

一、全球批准转基因作物产品作为食品和饲料的国家

1. 美国、加拿大:饲料基本都是转基因玉米、大豆和油菜。这三种转基因产品也以各种形式作为食品或食品成分供美国、欧洲和亚洲等国人民食用。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这里不再赘述。

2. 欧盟:数据来自欧洲食品安全局:已批准作为食品和饲料的抗虫、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产品:玉米至少有26种(26个转基因事件)、大豆4种、油菜3种。棉花(略)。






3. 日本:据日本政府食品安全局公告,日本批准可作为食品和饲料的转基因作物(事件)有:土豆 8个,大豆14个,甜菜3个,油菜19个,棉花37个,苜蓿3个, 番木瓜1个,玉米198个,GMO食品添加剂 16种,α-淀粉酶,凝乳酵素(rennet),支链淀粉酶(pullulanase),葡糖淀粉酶等。全部列出要18页,限于篇幅,这里只给出一个有关玉米的截图。




日本的政策基本上是,只要美国批准的转基因食品和饲料,日本一律照单批准。

2014年全球有28个国家批准种植转基因作物,种植农户数1800万,面积达1.815亿公顷(比我国耕地面积还大80%),比1996年商业化初期的170万公顷增加100多倍(ISAAA,2014)。转基因生物技术是农业史上发展最快的技术。

二、国际上有关转基因食品和饲料安全性的科学论文

去年下半年有一数据库给出了过去10年(2002-2012)经过同行评议、在有影响力的科学杂志上发表的1783篇关于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论文(Excel表格,全部列出有80多页,这里只显示第一页,有兴趣的读者可自行查阅)。

其中食品和饲料安全性的论文有770篇,90天以上喂养的长期毒性试验报告超过100篇,动物总数达几万头,大动物安全性试验多篇。除法国人 Séralini的那篇200只老鼠做的实验报告(后被撤稿)说“有毒”以及少数模棱两可说可能有副作用的报道外,全部论文的结论都是安全的,这是科学共同体公认的科学结论。

三、大动物长期饲喂安全性报告

总共有100多篇转基因产品长期安全性的试验报告(超过90天喂养,符合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odex的标准),这里节选2篇比较全面的大动物实验报告。

1. 奶牛连续两年饲喂转基因玉米(MON810)的实验

这个表格里的内容是:

1,实验材料(第1列):将36只泌乳期的西门塔尔奶牛分成两组,分别饲喂Mon810转基因玉米和非转基因玉米756天(25个月),包括连续两个泌乳期。

2,检测项目(第2列): 调查25个月内的饲料摄入量、牛奶产量和成分、以及身体状况(第1行);肠胃道和肝脏样本中参与细胞凋亡、炎症和细胞周期的基因表达模式(第2行);Cry1Ab DNA及重组蛋白在肠胃道消化后的命运(第3行)

3,实验(检测)结果(第3、4列):
肠胃道结果表明,饲喂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玉米对牛奶产量和身体状况都没有影响,所有差异都在正常范围内(第3列第1行),转基因与非转基因玉米的成分和营养相当,没有长期效应(第4列第1行)。
基因表达模式的统计分析表明,饲喂转基因和非转基因饲料的奶牛,其基因表达谱没有显著差异(第3列第2行),Mon810玉米对奶牛参与肠胃道和肝脏细胞凋亡、炎症和细胞周期的主要基因没有任何影响(第4列第2行)。
Cry1Ab DNA及重组蛋白在肠胃道消化后的命运显示,在所有血液、牛奶和尿样本中都没有重组DNA和蛋白,粪便中测不出Cry1Ab基因,但在饲喂转基因玉米的奶牛粪便中可测到Cry1Ab蛋白的片段(注:蛋白已被消化分解。第3列第3行),说明奶牛用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玉米饲喂25个月后,牛奶没有差异(第4列第3行)。

2. 猪两代饲喂Mon810玉米的实验结果



表格内容细节:

1,实验材料(第1列):
12只大白猪×长白猪的杂交猪及10只F0+1代初生仔猪作供试材料,在妊娠期和哺乳期喂养143天;
用Bt玉米和非转基因玉米(近等基因系)饲喂直至断奶。妊娠期玉米占饲料的86.6%,哺乳期占74.4%;
另用72只母猪和后代仔猪分成4组:(1)母猪和仔猪都饲喂非转基因玉米(non-GE/non-GE);(2)非转基因玉米饲喂母猪,Bt玉米饲喂仔猪(non-GE/GE); (3) Bt玉米饲喂母猪,非转基因玉米饲喂仔猪(GE/non-GE);(4)母猪和仔猪都饲喂Bt玉米(GE/GE)。

2,检测项目(第2列):
不同时期检查血液学和免疫学功能,以观察是否有炎症和过敏反应,并在不同时期检测血液和粪便中是否有Cry1Ab蛋白;
观测断奶当天(0d)、断奶后30、70、100天和屠宰时(115d)猪的生长状况、体重及饲料消耗,屠宰时测定器官重量、冷屠体重、组织学观察、检测血液生化指标;
饲喂Bt玉米的母猪和仔猪肠道微生物菌群的DNA序列分析。

3. 检测结果(第3列):
各处理间细胞因子的生成没有差异;有时单核细胞、粒性白细胞或淋巴细胞亚群的计数有些差异,但差异不显著;未发现喂Bt玉米有炎症和过敏症状;在母猪和仔猪中未检测到Cry1Ab的特异抗体;
未见器官有病理学变化;母猪喂Bt玉米的子代,生长速度比母猪喂非转基因玉米的子代快,其他如每日增重、肝重、脾重等略有差异;断奶后12天至屠宰期间饲喂Bt玉米,对猪的生长、身体成分、器官重量、屠宰性状和肠道形态等都没有负面影响,跨代饲喂Bt玉米对猪的体重和健康没有不利影响;
尽管发现菌群谱和菌群频率有些差异,但并不恒定,且这些差异与病理无关。由此确认饲喂Bt玉米、甚至跨代饲用都没有负面影响。

结论是连续饲喂Bt玉米的母猪和仔猪,所有检测指标与饲喂非转基因玉米的母猪和仔猪都没有统计学意义上的区别,也就是实质等同。

应当指出,这样的大动物长期喂养实验,成本很高,耗资巨大,取得的结果和数据弥足珍贵。尽管有人会说,考虑到子孙后代,两年或两代大动物喂养试验还不够长,要有多代试验的结果才能说明问题。但他们首先要说服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组成的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odex)采用他们的说法, 制定新的法规。科学家是按照Codex制定的标准来做实验的,没有一个科学家和国家会听从任何不符合科学假设的建议来做实验的。从实践上说,自1996年转基因作物产业化以来,全球几百亿只鸡吃转基因饲料已近20年,保守估计,按蛋鸡的生命周期一年1-2代计算,至少也已20-30代,迄今没有发现任何安全问题。如此大规模的长期实践难道还不可信、还要质疑吗?综上所述,所谓 “多代长期效应”,在科学上不过是一个伪命题。

四、1996年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前后美国畜禽健康状况的调研报告

1996年是全球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元年,在此之前和之后分别用非转基因和转基因饲料。当下全球70-90%的肉用动物都是用转基因饲料喂养的,美国一年出栏用的畜禽90亿头,95%是用转基因饲料喂养的。

该调研报告分别采集了1983-1995(13年)和1996-2011(16年)公开发布的权威数据并作比较,涉及1000亿头畜禽,采集的数据包括畜禽产量、健康状况、营养(奶蛋肉中的营养成分)等。评价主要根据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是FAO和WHO共同组成的联合办公组织)制定的实质等同性原则。评价中需有相对应的非转基因作物近等基因系(isogenic line)做对照。按照规定的检测项目逐一检查对比。过去20年中,美国FDA和日本食品安全局分别对148个和189个转基因作物按规定的检查项目和指标做了对比,结果是全部实质等同。

下表给出1996年前后美国畜禽生产的统计数字。其中体细胞计数(somatic cell count,SCC)是乳房炎症的指标,牛的报废率(condemnation rates)指屠宰后发现有肿瘤或溃疡等作为不合格产品。2003-2007年美国农部(USDA)屠宰场共屠宰1.63亿头牛,不合格率为0.47%,饲喂非转基因饲料的牛,其报废率高于喂转基因饲料的牛,尤其是奶牛。非转基因饲料饲喂的奶牛,报废率高达2.6%。但总的报废率在1996年前后没有实质性区别,即转基因饲料和非转基因饲料喂养的牛和鸡,在1.3亿头这样大的数据比较下,没有差别。


转Bt基因作物食品饲料安全性的理论基础是:食品经过高温加热, Bt蛋白已经变性失活;胃液酸碱度(pH)为2, Bt蛋白在胃液中15秒就降解为小肽或氨基酸,已经没有Bt蛋白了; 人的的肠道中中没有Bt蛋白的受体,Bt蛋白不可能与人的肠道细胞结合造成伤害。这本来就是一个科学常识和真理。上面用禽畜做的长期和两代饲喂转基因玉米的结果,证明了这些科学道理是完全正确的。 所以一个对人畜没有毒副作用的Bt蛋白,其实就是一个提供氨基酸营养的营养品,与牛奶等中的蛋白的营养作用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五、美国环保署(EPA)对Bt蛋白安全性的结论

在美国,转Bt基因食品和饲料已不需做任何检测。我们查阅了EPA批准和公布的转Bt基因玉米、大豆和棉花等的16个报告(每个报告长达200页左右),相应的Bt蛋白有: Cry1A, Cry1Ab,Cry1Ac,Cry1F,Cry2Ab2,Cry2Ae,Cry3A,mCry3A,eCry3.1Ab,Cry3Bb1,Cry9C, Cry34Ab1, Cry35Ab1和 vip3Aa(详见下表)。每个报告都有一个共同的结论:即豁免容许残留量(exemption from the requirement of a tolerance)。

2014年EPA干脆发布公告(公告号:EPA-HQ-OPP-2013-0704 在EPA的网站上可以查到全文)明示,EPA的结论是:有理由肯定,累计接触苏云金芽孢杆菌Cry1F蛋白的残留物,对美国人群包括婴幼儿是无害的。因此,当转入作物中的杀虫基因用来保护植物、且符合标识指南并实施良好的农业措施时,在大豆食品和饲料中的Cry1F蛋白豁免残留量要求,即不再需要做残留量分析(请见以下原文)。

The EPA concludes that there is a reasonable certainty that no harm will result to the U.S. population, including infants and children, from aggregate exposure to residues of Bacillus thuringiensis Cry1F protein. Therefore, an exemption from the requirement of a tolerance is established for residues of Bacillus thuringiensis Cry1F protein in the food and feed commodities of soybean when used as plant-incorporated protectants, and in accordance with label directions and good agricultural practices.

总的结论是,在美国,已经不再把转入植物中的Bt杀虫蛋白当作农药来处理了。抗虫转基因作物与非转基因作物一样安全。Bt蛋白实际上就是一种提供营养的蛋白,包括婴幼儿食品和饮用水在内的所有饮料,都不需测定Bt蛋白的残留量。

这里我们仅仅是提供科学实验的大数据,用事实说话,用数据说话。争论必须回归科学,回归事实。谣言和谎言是站不住脚、骗不了人的。
最后我们再次强调:结论来自数据,事实胜于雄辩,批准的转基因作物产品都是安全的,可以放心食用。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