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之辩

2015-03-30 12:35 | 作者: Rebecca Randall | 标签: 非洲

非洲大陆的居民面临着全球最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非洲也将成为转基因作物之争的焦点。这片大陆面临着人口激增威胁的同时还要应对不可预测的气候变化。那么怎样制定最佳的食品与农业政策呢?

西方一些活动家、慈善家、商界以及政界人士对此看法都不尽相同,其中粗略可分成两大阵营。传统主义者的观点是,那些跨国大公司控制着全球的食品体系,而独立于这一体系的小规模农场经营方式虽然效率较低,但却保卫了当地农业的尊严,同时也是对环境的保护。而现代主义者的回应是,技术,包括转基因技术的使用,是现在挽救非洲这潭农业死水的必要途径。

关于农业政策的讨论上升到了意识形态的高度,这两种观点显然充满了讽刺。在最近的几周中,由于英国前环境大臣欧文·帕特森的一番言论(见《英国前环境大臣:反转组织要对穷人的饥饿和死亡负责》),两派的争论变得越发激烈。在南非,欧文·帕特森对欧盟叫板,他表示欧盟目前受到了绿色激进分子和反企业运动的非政府组织(特别是绿和组织)的控制。

他指责所谓“绿色大虫”与其利用种植转基因技术农业革新唱反调的行为让“数十亿人饱受饥饿、贫困和落后的厄运”。他坚定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也收到了许多独立机构和慈善机构的支持,其中其中就包括盖茨基金会,盖茨基金对本土农业和高科技农业都表示支持。

相反,绿和组织、地球之友和其他高调的欧美环保组织领导的全球反转团体则认为,如果非洲的农民接受种植转基因作物,那么他们将面临着成为那些跨国大公司奴隶的风险。

帕特森的发言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争论,争论的代表人物分别是专栏作家科林·托德亨特,他在在网上发表了数篇相关文章,还有英国爱丁堡大学分子植物科学研究所的分子生物学家托尼·特雷弗瓦斯。他们争论的焦点在于让穷困的农民多一种选择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他们的分歧就在于哪一方握有大权:两派飞别指向不同的西方国家。托德亨特对帕特森对绿和等环保组织的指责表示不满。帕特森在其发言中一直用“绿色大虫”(Green Blob)这一称呼指代绿和等组织——“这一称呼暗指1958年由史蒂文·麦奎因主演的科幻电影《变形怪体》中袭击地球吞噬一切的外星人怪物。”据帕特森称,“绿色大虫”包括“环保压力团体,能源公司和一些再生能源公司还有那些享有丰厚资金,爱好耸人听闻,制定过多环保法令的公务人员。”

托德亨特又对帕特森予以回击,称前英国保守党重要人物沦为了挺转游说团体的俘虏,论述内容毫无根据。

是的,帕特森讲话造成的影响极坏——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那些批评家的所言所为——而是因为他和他的支持者在无根据指责反转派的道路上背离了真正的科学与进步的思想。

(挺转游说团体)难以拿出一个能够支持转基因作物的案例,他们因此而诉诸于民众主义,威胁恐吓,人身攻击,情感勒索,弄虚作假,造谣生事和无理指责。)


特雷弗瓦斯称托德亨特的回应是违反科学原理的。他强调说,许多重要的国际科学团体都承认转基因食物与常规食物具有同等的安全性。美国国家科学院、欧洲委员会、英国皇家医学会和世界卫生组织以及一系列独立科学组织都曾发表声明表达共同的支持态度:

科学家们有这样一个共识,至少那些充分认识到合理科学事实的人会明白食用转基因食物是安全的,也不会对环境产生危害……但我发现那些反转派从来没能拿出足够的证据来支撑他们的反对意见。他们只会选出那很小的一部分支持自己观点的数据,直接忽视与他们意见相左的内容……这就像是说坐飞机时危险的,因为每年都有飞机坠毁事件但却没有忽视了每天安全着陆的哪些航班。

托德亨特没有把争论的焦点放在食品安全问题上,而是强调了倡议团体所说的“食物主权”上。他认为是西方的精英主义者让非洲处于贫穷和饥饿的状态。他对目前全球食品体系进行了抨击,他表示这一体系受制于工业化的农业生产,而工业化的农业生产则受制于那些农业综合企业,而这一切又在美国与世界贸易组同步的激进对外政策的控制之下。他坚称这一复杂的局势是“结构性贫穷,饥饿,疾病和环境破坏的罪魁祸首”。

帕特森和他的企业伙伴们相信穷人必须接受西方国家、大企业以及亿万富豪慈善家的“帮助”,他又回到了殖民主义的问题。当欧文·帕特森指责反转的批判只是精英主义和保守倒退的表现时,他其实是在掩盖自己的精英主义与保守倒退。这个世界已经受够了帕特森推崇的所谓西方“人道主义”了。

托德亨特对食品安全问题的评论与对美国资本主义的左翼批判异曲同工,似乎引用了经济学家威廉·伊斯特利的观点,伊斯特利的最新著作,《专家的暴政》(The Tyranny of Experts)对很多救援组织和他们的项目进行了抨击,称他们忽略了系统的政治问题。

企业与绿和、食品和水观察组织的表现有何不同呢?特雷弗瓦斯问道,他对帕特森指责绿和组织滥用职权进行了呼应:

许多环保主义者团体在态度上成为了典型的独裁主义者,这在当代社会是十分可悲的。绿和组织公开宣称他们的观点最终会得到广泛认可,他们擅自赋予了自己毁掉他们所反对的一切的权利。

夹缝中的非洲

非洲人民如何看待这以公开的争论?前路在何方?托德亨特表示他相信传统的非洲耕作方式有着稳固的根基,他还借此阐明了他的民主理想:

我对农民的耕作方式并不抱有教条主义的看法,因为我觉得采用何种方式应该由农民们自己决定。在其国家允许的前提下,选择何种耕作方式是其自己的权力,但是他们在做决定时必须要掌握充足的科学信息并得到适当的建议,而不仅仅是一些宣传的表面内容,这就是我所期望人们都能享有的那种民主。

托德亨特称,无数的生态农业研究都表明,要提供充足的粮食产量并不一定需要种植转基因作物,但他此前也曾公开表示生态农业并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终答案,但至少生态农业不应该被“边缘化”。特雷弗瓦斯则认为最重要的是看农民们的选择,他表示,如果政策允许,那么农民将广泛种植转基因作物。“你是否希望将自己的观点强加在别人身上,还要制止别人做出自己的决定或是选择自己的耕作方式?”他问道,他还谴责了农业生态学的滥用。

如果生态农业的产量能够与现代农业种植方式持平,那么就可以大胆推广生态农业。但如果不能,而且据我所知目前生态农业确实也未达到这种水平,那么就不能作为目前首选的耕作方式。

当非洲国家能够有效控制人口增长,并且粮食产量能够满足人民需求时,生态农业才是非洲农业发展的选择之一。当很多人道主义问题和战争威胁摆在面前,生存尚无保障的情况下,就不应提出这样或那样的耕作方式,并且要求摧毁作物强迫他人接受自己的观点。


特雷弗瓦斯和托德亨特的冲突可能将永远无法调和。

作者丽贝卡·兰德是一位关注全球食品和农业问题的记者。翻译:基因农业网(孙一),原文链接:http://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5/03/in-wake-of-owen-paterson-rebuke-of-the-anti-gmo-green-blob-advocates-and-opponents-play-tug-of-war-over-africa/

来源:GLP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