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孟山都的大数据

2015-04-20 11:37 | 作者: Marc Gunther | 标签: 孟山都

当孟山都买下Climate公司时,批评家们担心这个数据公司将会失去环保人士的支持。但该公司CEO David Friedberg则认为,它仍然是一个致力于绿色农业的公司。

在决定将这个坐落于旧金山的大数据公司售出的时候,首席执行官David Friedberg已经预料到会有反对的阻力。尽管如此,当得知最大声的抗议来自于自己的父亲时,他还是略感意外。

Lionel Friedberg是洛杉矶的一位电影制作人,他于1989年完成的纪录片《大气危机》(Crisis in the Atmosphere)是首批关注全球变暖问题的电影之一。听闻儿子将公司卖给孟山都,他大加斥责:“孟山都?全世界最邪恶的公司?”Friedberg回忆,父亲当时是这么跟他说的:“我曾经还以为你会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呢!”

2013年将公司卖出后,年轻的Friedberg在给Climate公司全体职员的邮件中写道:父亲的责骂“极其严厉”,但他只坚信事实,收集了足够的证据来说服父亲,与孟山都之间9.3亿美元的交易不仅仅是对生意有好处,更让这个星球获益。他的这封邮件(见《纽约客|气候公司为何卖给了孟山都?》一文)非常值得一读,而如果你和Friedberg的父亲一样是个孟山都的反对者,那么尤其应该读读这封邮件。

现在,Friedberg和他的同事们需要让全世界的农民相信,Climate公司将帮助他们节省开支、提高产量、顺应气候变化并改善环境。如果公司还能够设法多改善一些孟山都的声誉,这将是锦上添花的美事。

精准实现可持续发展

Climate公司成立于2006年,一直是迅猛发展的精准农业领域中的主力军。它通过基于数据分析的方法寻求肥料、种子、杀虫剂、土壤和水资源利用效率的最大化。当我们在旧金山的办公室见到Friedberg的时候,他称这是农耕系统的新一代伟大创意。他将这一方法类比于农业的工业化进程、绿色革命和现代作物育种。

“我们有过一些重大突破,”Friedberg说,“而这将是一次由农业数字化驱动的革命。借助于数字技术,我们能够更精准地监测农田中正在发生的事情。然后,我们就能够准确地执行并优化决策、应用和投资。”

“自人类文明曙光初现,技术就是我们必须考虑的所有大问题的解决方案。”他说。

Friedberg对技术的坚定信念并不令人意外。这位前谷歌高管拥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天体物理学学位,现年34岁的他麾下有约700名雇员,他们中大部分都是软件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

他还是终身环保主义者。他在高中时成立过环保俱乐部,在混合动力车尚还是新兴事物时就购买过一辆普锐斯牌汽车,他也不吃肉,这使得他在与玉米产区的农民见面时显得有些不合群,他说:“我通常吃沙拉和面包”。

许多环保主义者对精准农业倍感兴奋,主要是因为它有可能减少化肥的使用。美国环境保护基金会的研究结果表明,未被作物吸收的氮肥会释放出强大的温室气体,而从土壤中流失的过量化肥也会导致有毒赤潮、污染饮用水源并在海洋中形成死亡地带。

对农民而言,化肥的浪费也意味着金钱的浪费。美国环境保护基金会资深科学家Rebecca Shaw说:“低效率的使用随处可见,而这种低效并不能提供生产力。”

所以并不奇怪,精准农业这一领域会蓬勃发展。拖拉机制造商迪尔公司、种子研发商杜邦先锋公司以及位于爱荷华州联合供应商纷纷提供各类软件和硬件产品来帮助农民高有效地利用资源。同时,品牌连锁店和零售商,包括沃尔玛、联合利华和通用食品,均围绕碳排放和肥料使用设定了可持续发展目标,现正推动农民以更好地管理其耕作投入。

概率与农业


Climate公司一开始并没有专注于农业领域,该公司出售天气保险,防止由极端天气带来的经济损失,为包括高尔夫球场、滑雪场和职业棒球队等在内的生意提供保障。不过,它很快发现,农民正逐渐形成其最大的客户群体。

“我们的客户包括在(加利福尼亚)中央山谷的柑橘种植者,他们想要保护果树不受霜冻影响。”Friedberg说,“我们早先与一些玉米种植户打过交道,他们认为雨水不够充沛。我们甚至还为养猪户服务,饲养的猪在温度过高时无法繁殖。我们决定,必须更专注于这个有潜力成长的市场。”

随后,该公司从多种渠道收集了大量的农业数据:超本地化的气象报告、土壤质量分析、海拔高度测量值、理想的播种日期以及产量信息,资料来源包括美国农业部、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和美国地质调查局。此外,公司还收集了农民客户的反馈意见。

“我们开始整合环境数据、农业数据和农事数据——农民要做什么以及何时做”, Friedberg说,“这是真正的探索:关于未来,这些数据告诉我们什么样的信息?我们获得越多数据,就能越好地理解它们之间的关系。”

该公司提供一系列产品和服务,包括精准播种设备和名为Climate Basic的免费手机应用软件,它让农民获悉每一寸耕地的气候、土壤和作物数据。Climate Basic已经被农民下载用于管理约2400万公顷(约合6000万英亩)的耕地,相当于美国耕地面积的7%。

一个更高端的应用软件名为Climate Pro,能够针对作物健康状况和氮元素的利用提供建议。“这是根据我们所拥有的关于你(耕作)的操作数据,将推荐的使用方案反馈给你。”Friedberg说,Climate Pro的获准定价是每英亩15美元,但为了鼓励大家试用,现在的售价仅为每英亩3美元。

Climate Pro的卖点很简单:用于购买软件的花费会以化肥开支减少的形式返还。当地农学家和零售商多年来一直建议农民施用更多的氮肥来提高产量,一些玉米农户花在每英亩耕地上的化肥费用高达200美元。不过,用Friedberg的话来说,农民“差不多一半的钱白白浪费了,而且还破坏了环境。”

改变固有习惯

Climate公司能否说服农民?答案并不简单。据美国农业经济透视统计,约有三分之一的农民超过65岁,仅有16%小于45岁。并且,农民还是互联网的后进群体,而互联网只是在智能手机和高速3G网络出现后才在农村地区流行起来。此外,肯定还会有市场竞争。

Brian Scott是该技术的早期使用者,他在爱荷华州种植了850公顷(约合2100英亩)玉米和大豆。他的拖拉机驾驶室内装有iPad,但还没有试用Climate公司的软件,因为他对新买的John Deere拖拉机非常满意。这种新型拖拉机花费30万美元,但他说,效率大大提高了。“就种子而言,肯定使用得更少”他说,“而化肥,会使用得更高效”。

“联合供应商”是由位于20个州的超过700个农业零售商组成的网络,拥有一个叫做“维持(Sustain)”的项目,以期帮助农民更好地管理其耕作投入。Matt Carstens是联合供应商的副总裁,说他的公司“不仅为氮肥管理提供产品、工具和技术,还提供保护性农事操作建议,最终,在绿色肥料问世后还将包括关于绿色肥料的宣传教育。”

所有这些产品都比较新。但正如Friedberg所言:“人类正从直觉跃升到软件工具分析。”

保守地说,在未来几年内,农民将更多地依赖于数据而较少凭直觉行事。

编译:基因农业网(Panda),原文链接:
http://www.theguardian.com/sustainable-business/2015/apr/09/monsanto-big-data-agriculture-farming-environment-climate-corp

来源:《卫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