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评基因组编辑技术:教授,咱们得谈谈

2015-04-29 09:19 | 作者: Panda | 标签: 基因组编辑

提要:用于单个基因编辑的Crispr-Cas技术具有巨大的潜能,但科学家们必须考虑民意,别走得太快

基因农业网(Panda)编译报道:深思熟虑且博学广识的科学家上一次强烈要求暂缓基因工程技术的应用是在1975年,那时候人们刚刚弄明白,一个物种的DNA可以被整合到另一个完全不相干物种的基因组里,还能够发挥功能。这种技术在今天的我们看来已经是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但在那个年代,它就像是打开了恐怖之门。因此,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阿西洛玛,当时在全世界走在这一领域最前沿的人们召集了一个会议,制订了非常明确的保障措施,并公之于众。

将基因从一个生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生物体内,这种操作在当今的科学界非常普遍,并且常常具有极大益处。没有人相信它会被用于邪恶危险的目的,并且在适当的保障措施前提下,没有人对其造福人类的巨大潜能表示怀疑。但这并不意味着阿西洛玛会议上人们表现出的恐惧就荒唐可笑。

现在,新的呼吁又起,要求暂缓某些基因工程技术。应当认真对待这些呼声。这次暂缓的要求是应一种基因工程新技术的传播和商业化萌芽而起,该技术名为Crispr-Cas,可用于对单个基因进行编辑。这种技术可能并不比它的某些前辈更高效,但它使用起来简单得多,这就意味着更多的实验室能够更广泛地应用它。它们将在完全不一样的政治、伦理和法规框架下运行。我们不能再认为科学发现的开发受美国和欧洲的直接控制和指挥。但这并不能豁免我们自扫门前雪的责任。

与今天相比,科学进程中的民主意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更有生命力;现在的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所有的知识和发现都是谁付钱谁使用。从软件专利到人类基因组,这些知识对技术文明的进程至关重要,而人们对这些知识企图私有化的无耻尝试正以阿西洛玛会议那个年代几乎无法想像的方式蔓延开来。

Crispr技术在动物方面的应用已经表现出某些惊人的优势;毫无疑问,它将引领更精准的植物基因工程学。它对人类疾病的治疗有着清晰的前景,这个未来的各个方面都令人振奋。能够重造血液细胞、治愈普遍存在且后果严重的疾病(如地中海贫血症和镰状细胞性贫血症),的确有令人振奋的前景。但是请停一停,考虑一下长远的影响。下一个阶段可能是将该技术应用于对人类基因组进行修饰。它可能用于清除某些遗传性疾病。它还可能用于创建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富人将与你我不同,并非因为他们有更多钱,而是因为他们能花钱买到更好的基因。它在此提出了重大的伦理问题:一个被正确引导可能具有巨大潜能的技术,但公众对此强烈反对,是否值得冒此风险?是时候再来一次阿西洛玛会议,再来一次关于对科学加以适当限制的全球对话。

原文链接:http://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5/apr/09/guardian-view-genetic-engineering-crispr-cas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