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赵强:我为什么去品尝转基因大米?

2015-09-16 17:59 | 作者: 赵强 | 标签: 宝鸡赵强 品尝转基因大米

(作者赵强系陕西陇县副县长)

2013年6月16日,我专程去西安参加了一次转基因大米品尝会。

这次品尝会很低调:

人很少。只有8条汉子——3位大中学老师,2名大学生,1名曾经在山顶上显摆《方舟子自选集》的驴友,1位搞有机生态农业的人士,1位来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的管教育和科技工作的副县长。

花费很少。没酒,吃饭总费用不到600元,每人70元,差额部分召集人补齐(4条横幅是两个人分别带来的,费用不计在内)。在此顺便鄙视广州那伙人,不遵守八项规定,喝茅台!不过谦逊低调地说,你们喝稀饭,我们吃干饭,而且每人两碗还有余。

收获似乎也很少。与会人员讨论了科普、中医、转基因等话题,意见基本一致,没有争议,也了无新意。个人感觉转基因大米没有什么特殊的口感,饭后至今身心也没有特殊的感觉。

最近这样的转基因大米品尝活动风起云涌、此起彼伏,前天济南刚摆完,昨天北京又摆了一大桌,今天是长沙。但是在我比较悲观地看来,这些活动都是作秀,而且作秀的作用很有限。对于某些人士来说,他们总有理由质疑和反对。你没吃转基因大米的时候,他们说你怎么不吃;你吃转基因大米的时候,他们说你吃的是掉包的米;接下来又说你是在如赴死一般去吃米。最新说法是“此物属慢毒,短时不死人,长吃会致癌,三代绝子孙”,呵呵。

三四年前我还在宝鸡市工作的时候,有一天到扶风县法门寺(著名的佛指舍利出土处)搞接待。中午饭前,与县上一位警队负责人聊天。好像是谈到中美关系或者是农村情况时,她忽然提到了转基因。原话我记不清了,总之对转基因是负面的看法,对米国的霸权、我国的农业充满忧虑。那时我很诧异于一位西部农业县的基层女警察竟然知道转基因。几年过去了,转基因话题在网上和媒体上很火,而对于转基因持负面认识的公众仍然不在少数。新浪网作了一个“农业部批准进口三种转基因大豆”专栏,其下有个调查,截至2013年6月22日21时50分,33377份答卷中,对于“您认为转基因食品对人体是否有害”这个问题,答“有害”的占78.20%,答“不好说”的占17.00%,答无害的占4.80%;对于“您是否还会购买转基因相关产品”这个问题,答“不会”的占85.40%,答“不好说”的占7.40%,答“会”的占7.20%。

一方面是一些著名和非著名的科学家、科普人士支持转基因,另一方面是一些著名和非著名的经济学家、历史学家、记者、活动人士等等反对转基因。当下看来,转基因的被妖魔化似乎颇为成功。不仅仅是转基因,近几年来,很多重大决策,包括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的,都不是在科学的基础上、以科学的形式来决策,而是由戴不戴口罩、穿不穿T恤和让不让戴口罩、让不让穿T恤来决定了。比如水电开发、PX项目,比如什邡、南通、昆明……

在我看来,出现这种情况,重要原因之一是,由于历史和政治的缘故,官方对于科学采取了一种实用的态度。对于航天等公众难于参与表达意见的项目,政府大力发展、大力宣传。像转基因产业这样的项目,科技、农业等部门的纸媒、网媒也在宣传,但是他们的声音非常微弱,被淹没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之中。有时候“科学”已经没有了其本来的意义,只是成为写在纸上、说在嘴上的一个宣示立场的词而已。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掌握话语权的媒体人和“公知分子”以文化、道德、环保、国家安全等种种理由,对现代科学技术持怀疑和反对的态度。比如前述新浪网的专题,看似公允地表述了正反两方的观点,实则带有明显的倾向,误导读者。由此导致一些缺乏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对科学问题一知半解甚至一无所知的受众,以及一些本来并不关心这些问题的群众,糊里糊涂地成了某些非科学的支持者和转基因等现代科学技术的反对者。有位认证为记者的人在微博上留言,“种了转基因作物的土地成了毒地,寸草不生”。有时候我真不明白这些人是以怎样的勇气、怎样的逻辑、怎样的思维才会面对事实而无视,得出那样的结论。

在这种情况下,我要再次说,该作秀时且作秀。基于自己对科学的认知和职责的担当,本人应该对转基因产品表示明确的态度,不能总是让科学家自费寄送转基因大米、让科普人士自费举办宣传品尝会。虽然自己官低言轻,但总有一点作用。我也希望各级政府和主管部门的态度更明确一些、声音更大一些,希望对转基因等现代科学技术有疑虑想法和反对意见的人士了解事实更准确一些、思考问题更逻辑一些。

最后说一句,我这儿还有一袋抗虫转基因大米,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品尝吗?

2013年6月23日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