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山都再次作了错误的选择

2015-06-17 10:22 | 作者: Mark Lynas | 标签: 孟山都

基因农业网(杨宁)摘译:自孟山都要收购先正达消息传出,各方报道均围绕其资本运作展开,知名转基因运动人士Mark Lynas发表博文从可持续农业的角度对孟山都的作法进行了批评,认为其扩大农药部门违背了可持续农业的宗旨。

孟山都究竟打的什么牌?显而易见,它并不满足于继续扮演反转基因人士最爱的经典大反派一角。这家总部位于圣路易斯、搞的人人都粉转黑的公司似乎是在尽一切可能让自己雪上加霜。

我是这家公司在生物技术方面的忠实粉丝。与“比尔教科学”不同的是(美国迪士尼公司制作的科学教育节目,由美国知名节目主持人兼机械工程师比尔·奈主持该节目),我没那个荣幸参观孟山都总部、也从没参加过孟山都实验室和温室观光团。但我时不时会在一些会议上偶然碰到孟山都的人。在世界粮食奖的颁奖典礼上,我与孟山都首席技术官(CTO) Robb Fraley聊了几句。不久之后(2014年12月3日)他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基因学专家Alison Van Eenennaam在纽约的智慧平方辩论上大获全胜。

我至少花了两年一直在督促它撤销草甘膦销售部,老老实实做它的种子生意。大多数反转基因人士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草甘膦其实已经专利过期好一段时间了。近段时间市面上大多数的草甘膦都是一些在中国生产的非专利产品。虽说农达(草甘膦)分明就是孟山都的一棵摇钱树,但目前它仅占总营业额的三分之一。

在我看来,生物技术是农业领域极具冲击力的科技,它甚至很有可能挑战农药和肥料这类化学用品主导的化学时代,从而引领世界走向一个新的生物时代。在这个新的生物时代里,技术需要扎根于种子遗传学而非依靠增加外部投入而发展。原则上这应该更加可持续,更加有针对性并且有助于提升公众对农业产业的关注。

因为孟山都还在生产农达牌草甘膦,“所有转基因作物都是孟山都为了兜售更多的杀虫剂而一手策划的阴谋”这种旧观念依然存在。我常想,除草剂的耐药性就是转基因作物的“原罪”,人们只是不能理解这一点或理解为现如今有许多不同的遗传特征。对于持反对意见的,所有问题又绕回了农达。法国的Seralini教授,华盛顿州立大学的Charles Benbrook,食品安全中心都对农达十分关注。

我最近在《纽约时报》发了篇关于孟加拉国的转基因茄子减少农药使用一事的文章,那篇文章已经被所有关于农达的评论盯上了。即使转基因与除草剂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而且的确能100%起到杀虫效果。最近受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指明 “可能致癌物”风波的影响,事情甚至愈演愈糟。

那孟山都做了些什么?孟山都并没有将农达从本部单独分出去,从而转型成为一个非农药农达种子公司。恰恰相反的是,孟山都正在试图收购先正达,这看起来它似乎是在对农用化学品加倍下注。这包括孟山都计划对目前先正达公司的投资组合中各种形式的农药和杀虫剂进行收购,而这些农药杀虫剂中绝大多数都比草甘膦毒性更大。

事实上,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孟山都公司已经向监管部门承诺,他们会廉价卖清先正达种子,保持化学药品部分。

孟山都的所作所为与我的想法完全相反。我承认它的企业战略是不关我的事,毕竟我只是一个对其实际运转知之甚少的无知局外人而已。


原文链接:http://www.marklynas.org/2015/05/monsanto-makes-the-wrong-choice-again/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