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山都的另一面:菜贩子

2015-09-07 11:38 | 作者: Panda | 标签: 孟山都


基因农业网(Panda)编译“转基因”三字早已不能概括孟山都公司的业务,其种子领域也不局限于玉米、大豆等大田作物,蔬菜业务的发展让孟山都做全球菜贩的野心膨胀起来。美国科技网站Quartz于8月28日报道了孟山都的蔬菜业务发展情况。全文如下:

西兰花,天然的超级食物,富含维生素C、维生素K、蛋白质、膳食纤维以及大量的其他营养物质,孟山都公司在此基础上作出进一步改善,发布了一款高营养西兰花产品,据说它对健康更有益处。经过选育,Beneforté牌西兰花具有更高的营养素含量,能够帮助人体抗击癌症和胆固醇。在孟山都的公司网页上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描述:“Beneforté牌西兰花,比健康食物更健康。”

Beneforté西兰花种子最初于2010年首次上市,2011年,Beneforté西兰花包装食品在美国和英国各大超市出售。目前,在英国的十大超市连锁店中均可买到Beneforté西兰花,不过由于供应环节中的一些问题,Beneforté目前在美国暂时无法购买。孟山都预期到2017年Beneforté的销售范围会更广泛。

看起来,与传统的玉米大豆等大田作物相比,西兰花并不是孟山都业务发展的寻常路线;不过,它却正符合当前消费观念的转变,即更健康、浅加工的食物。尼尔森公司的统计数据表明,截止至2015年6月,过去一年中美国的软饮料销售量下降了2%,即食麦片的销售量下降了4%,而新鲜农产品的销售量则上升了2%。通用磨坊和百事可乐等公司纷纷推出更新换代产品来挽回消费者,比如全天然的Trix早餐麦片和不含阿斯巴甜的轻怡百事可乐。

如果这些公司能够成功地挽回消费者,那么孟山都也能做到:含有孟山都专利保护基因的玉米和大豆已经遍及全美的土地。不过,如果这些业务没能成功——如果期待更多新鲜蔬果和更少包装食品的消费观念进一步发展,那么孟山都也为之做好了准备。这一次出击,孟山都的名字中不再带有“转基因”三个字。

孟山都的野心:全球菜贩
“我们关注最多的是从地理上扩大生产范围,从而实现全球化销售”

Beneforté可不是孟山都心血来潮之举。自2005年起,孟山都已经花费超过20亿美元购得两个主要的蔬果种子公司,其中就包括全球最大的蔬菜种子供应商圣尼斯(Seminis)。Beneforté西兰花正是圣尼斯最初从其位于英国的研发合作机构约翰·英纳斯研究中心和食品科学研究所那里授权得到的产品。

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存档数据显示,孟山都2014年的蔬菜种子净销售额达8.67亿美元,只能占到玉米和大豆种子销售额(分别为64亿和21亿美元)的一小部分。不过,孟山都仍然为之打造了强有力的分支部门。2014年,圣尼斯蔬菜事业部将21种蔬菜作物销往150多个国家和地区,使得这个公司一步一步慢慢走出杂货摊,迈向更大的国际市场。

这可不仅仅是为了搏得那些识货并愿意花钱的西兰花爱好者的青睐:公司正将目光瞄准全球蔬菜市场的主导地位。“我们的主要目标是从地理上扩大生产范围,从而实现全球化销售”,孟山都的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总监傅瑞磊(Robb Fraley)说。孟山都正在对几个品种的种子进行测试,以确保Beneforté全年任何时间都可以种植,在全球不同地区能够根据当地气候条件进行自由选择。无论何时、无论何地,Beneforté的产品都能够保证一致的良好表现。公司不想让Beneforté成为西兰花中的香槟贵族,而是想让它成为西兰花中的可口可乐。如果说有谁能够成功打造蔬菜中的可口可乐,那必须是孟山都。(注:严格说来,只有在法国的香槟地区,选用指定的葡萄品种,采用特定的生产流程酿造的起泡酒,才能标注为香槟Champagne;而可口可乐由于拥有独特的配方,在全球任何地区买到的产品都能保证口味一致。)

比西兰花更西兰花
食用Beneforté西兰花的人群与那些食用常规西兰花人群相比,其血液中LDL的水平降低了3倍。

Beneforté牌西兰花和孟山都的其他蔬菜品种(比如不会让你流泪的洋葱EverMild、更小巧的灯笼椒BellaFina,以及更甜的甜瓜Melorange)一样,都不属于转基因产品。它们是通过人工选育得到的,这是一种古老的技术,很久以前农民就通过优良品种杂交的方法来得到表现更出色的作物(当然,正如Ben Paynter在《连线》杂志中所说,孟山都的电脑程序大大加速了杂交选育的过程,并在某些程度上替代了这些脏活累活)。Beneforté研发者在营养成分改良方面已经取得很大成果,在此基础上,圣尼斯运用育种技术培育出了含有更多有益营养成分的商业化西兰花品种。

Beneforté是意大利南部野生西兰花和常规品种的杂交后代,多项科学研究均表明其营养丰富,比如,它含有高水平的硫代葡萄糖苷,能在人体内被转化成被一种称为萝卜硫素的抗癌物质,并且具有降低胆固醇潜力。最新的一项研究(由圣尼斯提供部分研究资金)发现,坚持12周食用Beneforté西兰花的人群与那些食用常规西兰花人群相比,其血液中LDL(低密度脂蛋白,俗称“坏”胆固醇)的水平降低了3倍。

它的风味也很独特,虽然有些人认为这算不上一种改良性状。有一个人说它“尝起来像是西兰花该有的味道”,但另一个人觉得它“太……西兰花了”。在一次盲试品尝会中,Beneforté以3比5票输给了全食品公司的加州有机西兰花品种。

我们容易理解,虽然都只是些小小的改善,但让人不流泪的洋葱和减少浪费的辣椒确实解决了实际问题;然而,应该很少会有人质疑西兰花不够健康。那么,为什么还要让它变得更健康呢?

孟山都的发言人说,因为消费者总是在寻求更多营养。孟山都改善大豆和玉米种子来提高作物产量,但在蔬菜方面,关注点还是在质量上,要提高品牌的可辨识度,让消费者能够轻易地区分同类产品。最终,孟山都真的做到了,它进一步改善了一种天生就很完美的食物,充分展现了公司对成为蔬菜行业主导力量的态度。

占领西兰花市场的危险角色 
“这个行业曾经竞争相当激烈”——密歇根州立大学Philip Howard说。

如果孟山都最终能达成称霸蔬菜行业的宏伟目标,我们有理由担心潜在的危机。通过帮助农民提高玉米和大豆产量——同时限制其竞争对手做同样的事——孟山都成功地把自己打造成了粮食生产领域的超级强权公司。在蔬菜领域做同样的事将不仅仅会让这个公司在经济和政治影响方面变得更强,还有可能限制遗传多样性并影响全球粮食安全。

孟山都在描述公司规模时往往比较低调:“我们有时会得到外界过多的认可,觉得我们非常强大,但实际没有那么夸张”,傅瑞磊说,他引用类似苹果在科技领域或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在软饮料领域中的霸主地位来作比较:“(与他们不同),我们在全球种业中的市场份额可能连10%都不到。”而据其他的估价公司说,孟山都的市场份额大约能占到四分之一,甚至可能有三分之一之多。

不论市场份额到底是大是小,孟山都在种业市场中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却是有目共睹的。2009年一项由美联社发起的调查报告说“全球最大的种子开发商”在“排挤竞争对手、控制小规模的种子公司,以保护其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因改造作物市场中的主导地位”。调查发现,孟山都受专利保护的种质资源占全美大豆作物的95%,玉米中这一比例约为80%(孟山都称,“种业的竞争非常激烈”,公司“必须每一年都努力从每一位农民客户那里争取业务”。)

新美国基金会的卡恩(Lina Khan)在2013年给Salon传媒的信中写道:一旦州级律师开始调查,比如2007年爱荷华和德克萨斯调查(随后美国司法局也于2009年介入调查),这个公司就收紧它的反竞争行为。不过,卡恩称,“伤害已成事实。”根据最新的证券交易委员会归档说明,孟山都的销售框架已经成型。与其大田作物的商业策略非常相似,孟山都声称其在蔬菜业务上的计划是“在种子业务方面继续进行战略性收购……扩充种质资源库,巩固我们的全球育种计划”。孟山都称,多亏了之前用于玉米和大豆的“多渠道销售途径”打下的基础,在蔬菜市场中,公司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在密歇根州立大学从事食品研究的霍华德(Philip Howard)说, “这个行业曾经竞争相当激烈”,“上世纪七十年代,存在数以千计的种子公司”,但是现在,从他的“种业结构示意图”看来,是由寥寥数家大型公司控制着几乎所有的小公司。

知识产权保护控制大局
“当人们开始应用这样的专利保护和商业模型时……它会阻止某些特定领域的全面发展。”

知识产权是孟山都的一个法宝,通过各种专利保护,孟山都日渐确立并巩固对市场的控制,并从中受益。据美联社报道,当孟山都对种子申请专利保护时,几乎就相当于得到农民所有想要东西的发言权。比如,孟山都的协议“有效地排除了竞争对手”任何意图将自家专利性状加入含有孟山都专利基因的作物中的可能性,在美国主要是玉米和大豆,这些作物几乎都是这样的情况。

“让我对孟山都(Beneforté)望而却步的正是他们的专利保护手段,”俄勒冈州立大学蔬菜育种和遗传学教授梅耶斯(Jim Myers)说,“我是一个老式学院派的育种家,我所看到的是,当人们开始应用这样的专利保护和商业模型来限制种质资源时,它会阻止某些特定领域的全面发展。”

意料之中,傅瑞磊并不同意梅耶斯的观点,他认为,孟山都实际上促进了这种发展。“我们将技术授权给全球200多家公司,”傅瑞磊说,他指的是孟山都的所有技术,并不限于蔬菜种子。“我们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在开发式体系架构和广泛授权的基础上创建新的业务。”

无论如何,孟山都确实为其蔬菜及优良性状申请了专利保护,正如它为转基因大豆和玉米所做的那样。(蔬菜种子技术的授权实际上可通过一个门户网站来完成。)公司也承认,种质资源的限制中至少有一部分将用于保护类似于Beneforté西兰花这样的蔬菜。“供农民种植的Beneforté西兰花种子是一种特殊的杂交种,”孟山都发言人说,“菜农自留种用于再次种植并不是常规做法,尤其是杂交种。”

为什么遗传多样性很重要?

“人类食物绝大部分来源于少数几种作物,而它们的种类还在逐步减少,”农学家哈伦(Jack Harlan)在他1975年的著作《作物与人类》中写道:“将会由越来越少的作物养活越来越多的人类。”

四十年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发表的一项研究引用了书中的这句话,并赞同道:“全球食物供应的组成正朝着匀一化的趋势发展,其速度未见有任何减缓的迹象。”

匀一化趋势的发展可追溯至绿色革命时期,即上世纪四十年代到六十年代之间,高产品种作物以及其他现代农业技术(比如人工合成肥料和现代灌溉系统)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作物的生长方式。绿色革命常常被称赞解决了十亿人口的温饱问题,但同时它也加速了作物生产方式多样性的衰退。(其它一些原因,比如日益全球化的粮食体系,也被认为与多样性减少有关。)

1991年,《纽约时报》警告说:“随着对更高产出新品系的需求日益增加,传统作物和野生植物的品种多样性已处于危险状态。”2000年之前,人们认为遗传多样化的日渐丧失是必然的,联合国解释说主要原因是“性状改良品种或外来物种逐渐替代了本地品种”。2005年,美国农业部发布报告,将遗传多样性的丧失归结于几个原因,其中包括“科学选育(作物)的优势超过了农民保留的传统品种”。

如果孟山都在西兰花和其他蔬菜业务上再现其在玉米和大豆市场中的辉煌,即使孟山都投资建立种子资源库并将这些资源以授权方式分享出去,对育种的限制和遗传多样性的丧失终是在所难免。现在听起来这并不像是个太大的问题,但说不准在未来某天可能就变成问题。

“想象一下,一个国家中每一个人都种植相同的西兰花品种,只是因为它是一个炙手可热的新产品,这可能不是个好的长期计划。”食品与水资源观察组织助理总监罗弗拉(Patty Lovera)说(注:食品与水资源观察组织是一个致力于健康食品和洁净水源的非盈利机构)。罗弗拉认为,随着气候变化,多样化的品种“可能迟早会派上用场”。一份2010年的联合国调查报告也支持这一观点,持赞同态度的还有其他一些专家学者。霍华德说:“种子资源多样性的减少会让我们更容易受到干旱、虫害以及各种其他环境因素的影响。”Ready Pac Produce公司的CEO萨尔斯姆(Tony Sarsam)如此描述农业:“上帝在我们的业务中发挥着非常积极的作用。”

这并不是理论假设情况。事实上,十九世纪中期,正是白马铃薯种质资源多样性的匮乏进一步加剧了爱尔兰大饥荒,这场由一种马铃薯病菌引起的大饥荒几乎造成了近八分之一的爱尔兰人死亡。近期的案例如1970年在美国的广泛传播的玉米枯萎病,据估算导致全美玉米当年产量整体下降了20%-25%。主要是由于美国当年种植的玉米中85%-90%含有一个使玉米易于选育的基因,但农民并不知道,这个基因同时也会让玉米更容易感染真菌,在玉米遭受大面积感染之前,人们都觉得这只是个小问题。

即使没有上帝的掺和,生物多样性对于农产品行业来说也非常重要。大买主依赖于多样化的品种来选择最符合自己需求的产品。有些人可能寻求最容易收获的苹果,有些人可能更看重苹果在树上的持续时间,而另一些人可能想要味道更甜的苹果。某种农产品的可用种类变少势必会限制该产品的销售渠道。

孟山都似乎并不担心Beneforté会造成西兰花品种的减少。孟山都发言人说,公司的植物育种家们“用那些天然能够抵抗特定虫害或病害的品种进行杂交选育”,公司同时也“出售几十种不同的西兰花产品,以满足全球不同地区种植条件的需求和农民的不同喜好”。“我们也只是研发西兰花的众多蔬菜种子公司中的一员。农民在选择购买和播种西兰花的时候仍然有许多选择。”这位发言人还指出,孟山都在遗传资源库方面的投资(包括位于加利福利亚州伍德兰的基因库)帮助保存了“来自于全世界的大量蔬菜种子,包括一些稀有资源” 。

不过,大多数消费者在选择蔬菜品种的时候可能不太考虑会不会形成潜在的垄断公司,或者对遗传多样性有什么样的影响。他们所寻求的是健康、美味、容易烹制的食物。B eneforté正在努力成为这样一款西兰花:更健康的胆固醇、浓浓的西兰花香味、即用型的菜茎。背后有孟山都撑腰,还有什么不可能?


作者:Deena Shanker,原文链接:
http://qz.com/463731/monsanto-is-getting-into-the-vegetable-business-heres-why-that-matters/?utm_source=SFFB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