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环境大臣:欧洲正在错失转基因良机(演讲全文)

2015-09-16 18:13 | 作者: 叮当蓝色鱼 | 标签: 英国环境大臣 转基因

(欧文•帕特森为英国议员,任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大臣;演讲时间6月20日;演讲地点:洛桑研究所)
翻译:叮当蓝色鱼


谢谢大家今早来到这里。

这里是洛桑研究所(Rothamsted Research)和诺曼·博洛格全球食品安全研究所(Norman Borlaug Institute for Global Food Security)的联合实验室,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这里更适合讨论有关转基因、及其在未来面对各种挑战时所扮演的角色这一话题。

20世纪40年代,在战争、饥荒、政局不稳的背景下,博洛格(Borlaug)引领了后来被称为“绿色革命”的运动,将一系列先进的农业技术带到发展中国家,大大提高了作物产量。博洛格(Borlaug)因此被称为拯救了十亿生命的人,这个说法毫不夸张。他的事迹充分展示了人类在科学应用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那项开创性的运动已过去70多年,如今我们正面临更加艰巨的挑战。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从现在的70亿增长到90亿。正如最近的前瞻性报告所述,养活这么多人口必须实现粮食的“可持续集约化”生产,粮食生产的无忧时代已然结束。

我认为,现在对转基因作物的潜力开展新一轮更为可靠及有依据的讨论正是时候。我们应当基于对转基因风险和益处的公正认识,对这项技术进行全面彻底的考量。

尽管我坚信转基因技术对于经济、环境和国际发展非常有益,但我同时也很清楚人们对此仍存忧虑。我认为我们的政府,产业部门和科学界以及其他机构,有义务向英国公众证明转基因是一项安全、可靠和有益的发明。我们必须引导这场讨论,并向公众解释什么是转基因技术,以及转基因技术有什么作用。
 
技术的进步
经合组织(OECD)与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最近联合发布的《2013-2021年农业展望》报告指出,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粮食需求,农业生产产能需要在未来40年增长60%。随着全球人口的增长,对土地、水资源和能源的需求和压力也日益增加,进而导致食品安全风险。为了应对挑战,我们必须采用新的技术,转基因正是其中之一。

博洛格(Borlaug) 和其他参与绿色革命的人们利用新技术彻底改变了人们的耕种方式。例如,与1961年相比,现在同一种作物要达到同样的产量所占用的土地面积减少了65%。世界粮食产量在1967年和2007年之间增加了115%,而土地的使用仅增加8%。美国经济学家伊多尔•高克兰尼Indur Goklany曾经做过计算,如果试图用上世纪50年代的生产方式来养活目前的人口,需要使用所有土地面积的82%来作为耕地,而不是现在的38%。

最近几十年来,英国的政治争论都是基于一个错误的前提:我们要么增加作物生产,要么保护环境。事实上我们需要两手同时抓。但是如果我们不主动在农业、农业科学、商业和技术领域进行全面革新,我们将无法实现这一点。

人类使用遗传学方法进行植物育种已有几个世纪之久。最新的进展是英国科学家完成了小麦基因组测序工作,剑桥大学全国农业植物学会研发了“超级稻”,展示了传统杂交育种的进步。然而,如果我们要解决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就必须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工具。

对先进的转基因植物育种技术的正确运用,是保证或提高作物产量的有效途径。转基因技术还可以用来抵御未知气候和疾病对作物的破坏性影响,减少化肥的使用,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并减少采后损失。

更令人振奋的是,如果我们更有效地使用耕地,就能为自然、荒野和生物多样性释放出更多空间,这正是一些评论员一直在呼吁的事情。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的一个小组研究发现,如果未来50年全球范围内采用新的农业技术,将能节省出相当于法国国土面积2.5倍的耕地。
 
转基因技术的全球地位
自1996年以来,转基因作物在全球的种植面积增长了上百倍。去年全球共有28个国家的1730万农民种植了转基因作物,占地约1.7亿公顷,为全球耕地总面积的12%,相当于英国国土面积的7倍。

如果没有从转基因作物中获得实际利益,农民不会种植这些作物。

如果没有清楚地了解转基因技术的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公共利益,各国政府不会给这些技术颁发许可证。

如果没有觉得转基因产品安全和实惠,消费者们不会购买这些产品。

此时此刻,欧洲正在错失良机。全球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只有不到0.1%发生在欧洲。当世界其他国家都已抢先种植转基因作物并从新技术中获得收益时,欧洲正在冒着被甩在后面的风险。我们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转基因技术的使用是革命性的,其影响不亚于最初的农业革命。英国应当也像当年一样在这场变革中处于领先的位置。

我希望英国在养活世界人口、实现粮食增产上发挥主导作用,而不是在别的国家已经开始采取行动时袖手旁观。英国是科学研究的天然家园。我希望研究机构和跨国公司知道英国是他们开展科研工作的最好地点,我们的政府会帮助他们扫清一切障碍。
 
经济利益推动技术进步
当前范围的转基因作物旨在帮助农民更快、更好、更省地控制害虫或杂草。有证据表明它们已经起到了作用,为农民同时也为消费者带来了经济收益。

转基因作物在世界其他地方的种植也极大地惠及了欧洲。欧盟的农产品净进口居于世界首位,因为欧洲依赖大量的重要商品以支持畜牧业生产。据欧洲饲料制造商协会(European Feed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统计,目前欧盟约85%的复合牲畜饲料都标明含有转基因或转基因衍生物成分。

今年四月,英国有四家大型连锁超市公开表示他们将不再对自有品牌的禽类产品使用转基因饲料做限制,因为那样既难以确保执行又花费昂贵。超市的做法是必要而且正确的,这个举动非常明确地表示转基因相关产品丝毫不构成食品安全问题。这种透明行动可以确保消费者对转基因产品做出知情选择。

今年年初,我在柏林遇到了巴西农业部长。他告诉我,与传统方式相比,采用转基因技术种植大豆能节省30%的生产成本。大豆是牲畜的重要蛋白质来源,是全球粮食系统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出于商业目的考虑,世界各地的农民都在种植转基因大豆。其中巴西采用转基因技术生产大豆的比例占到了83%,美国是93%,阿根廷更是达到了100%。

出于经济目的考虑,欧洲从这些国家进口转基因大豆。在非转基因大豆比转基因大豆成本高出每吨100到150英镑的情况下,如果不进口转基因作物,我们的食物价格、特别是肉产品价格将更加昂贵。

转基因话题并不仅仅涉及食物。一个非常成功的典型案例就是转基因棉花。目前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棉花生产都基于转基因技术。
因此在座绝大多数人所穿的衣服都有可能来自于转基因作物。

如果不是转基因技术给予作物内在的抗虫性,棉花的产量将减少一半。抗虫害转基因棉花不仅因为降低成本、减少损失而有益于棉农,也因为减少农药的使用而有益于环境。

转基因棉花的种植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尤其深远。从2002年批准种植转基因棉花至今,印度已从棉花的净进口国转变为主要出口国。据估计,这十年中印度转基因棉花的产量增长约216倍。

这意味着转基因棉花为印度棉农增加了126亿美金的收入,亩产增加24%,小农户的盈利也增加了50%。与此同时,用于控制棉铃虫的农药使用量减少了96%,从原来的每年5700公吨降至2011年的222公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