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米之问

2014-12-20 22:58 | 作者: 王志安 | 标签: 黄金大米

提要:科学的使命不仅仅体现在发现真理,还在于,要将真理普及给民众。长期以来,我们的科学家更习惯闭门科研,不善于和民众沟通。这既有技巧问题,也有勇气问题。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王志安

当一个科学问题被严重社会化,呈现在公众面前,就会迷雾重重。黄金大米事件,就是一个典型范例。本周,中国疾病控制中心,浙江省医学科学院,湖南省疾病控制中心联合发布调查结论,“湖南省衡南县江口镇中心小学25名儿童于2008年6月2日随午餐每人食用了60克“黄金大米”米饭。“黄金大米”米饭系由美国塔夫茨大学汤光文在美国进行烹调后,未按规定向国内相关机构申报,于2008年5月29日携带入境。中国疾控中心对此次事件造成的不良影响深表歉意。三名当事人被处分。”至此,一起有意侵害受试者知情权利的科学实验,终于水落石出。

鲜为人知的是,在过去的三个月,一直处于舆论风暴中心的黄金大米,本身却是一项历时20余年、凝聚多国科学家心血的人道主义产品。甚至有人预言,当它最终进入商业化种植时,很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992年,瑞士科学家伯特利库斯看到世界粮农组织发布的《世界营养宣言》,报告中提到,全球有20%的人存在营养不良问题。每年有100万人因为缺乏维生素A而死亡,这其中有半数以上是儿童。被这一数字深深震撼的伯特利库斯,由此萌发了用转基因技术拯救贫困地区儿童的想法。此后,全世界生物工程界的优秀科学家,共同参与了一场智力竞赛,经过将近二十年的研究,终于通过转基因技术,实现了伯特利库斯的理想。他们将玉米中生产贝塔胡罗素的基因,成功地植入水稻中。这种金灿灿的大米,被命名为黄金大米。随后,全球所有参与黄金大米研制的科研机构,种子公司,科学家联合发表声明,共同放弃所有专利。以期让这项伟大的发明,能够尽快让贫困地区的儿童受益。

2008年在中国湖南江口镇进行的黄金大米营养转化实验,就是黄金大米研制成功之后,商业化之前的一个必经科研程序。只是,这种参与方式,令人脸面无光。毕竟,再伟大的发明,也不能成为科研人员蒙骗受试者的理由。科学实验中受试者知情同意的权利,同样需要尊重和维护。

接下来的问题是:一项原本堂堂正正的科学实验,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进行?央视《新闻调查》在《再问金大米》节目中的调查显示,科研人员担心告知之后孩子的家长不会同意,因为转基因技术在国内已经被高度妖魔化。应该说,这是一个愚蠢的做法,民众对转基因技术有误解,就采取欺骗的手法做实验,只能加剧人们对转基因技术的恐惧。江口镇那些孩子的家长,我相信对转基因技术原本并不了解,但是,正因为他们的孩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卷入实验,他们才愈发相信金大米可以断子绝孙,不孕不育。当科学家们事后反复宣讲黄金大米无害时,都难以抵挡家长们的一问:既然无害,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实情?

客观地讲,这些年转基因技术在国内的确被严重妖魔化,这是金大米事件发生的社会背景。放眼国际社会,美国对转基因食品一直等同于普通食品,尽管美国也有一些公众和社会团体要求FDA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注,但FDA的回答斩钉截铁:不。FDA不认为在食品科学领域,需要服从一般公众的意见,这是个科学问题,不是公共政治。欧盟一直被认为是对转基因食品最保守的地区,但这些年,也在采取逐渐开放的政策。观察这些国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针对类似转基因食品这样的科学问题,都有一套相对完善的流程,公众也对这套流程相对信任。与此同时,科学家对转基因技术的广泛科普,也让公众对转基因技术逐渐信任。

但国内的情况却令人担心。近些年,反对转基因的声音渐成主流,而真正的科学知识却难以获得有效传播。渐次积累,反转逐渐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围绕转基因问题的争论,也逐渐偏离科学本体,阴谋论甚嚣尘上。这一切,和国际社会对转基因技术态度大相径庭,成为一景。

不容回避的是,国内一般民众的科学素养还相当低,且不说江口镇那些没受过多少教育的孩子家长,相当一部分大学毕业的知识分子,将转基因技术也视为洪水猛兽。联系到张悟本,李一之流的门庭若市,多少社会名流都曾经对这些骗子趋之若鹜,你就知道,所谓科学素养,和教育背景虽然有关,但却并不一定互为因果。人们对科学的认知,是在专门知识的基础上形成的价值观,普罗大众离这一目标尚且遥远。

再说说媒体自身,应该说,近些年,公众对转基因的恐惧,部分是因为媒体的夸大宣传。当下虽然已经进入自媒体时代,但是,传统媒体对人们观念的引导作用,并没有弱化。甚至,媒体的作用超越了科学家自身,在一定程度上掌握着对风险加以界定的权力。“因为专家只能提供实际的信息,而不能估计哪种信息在文化心理上具有可接受性。”客观地说,任何食品都可能存在风险,就拿我们日常吃的普通大米,也有部分人群食用过敏。“在科学上,风险并不是灾难,至多只是对灾难的预期。传媒的使命是让风险变得可见,让人们理性正视风险,告诉人们应当做出怎样的正确适度的反应。大众传媒的科学启蒙价值正在于此。”但是,当下的媒体,并没有审慎地使用这项权利。

最后说说我们的科学家。科学的使命不仅仅体现在发现真理,还在于,要将真理普及给民众。长期以来,我们的科学家更习惯闭门科研,不善于和民众沟通。这既有技巧问题,也有勇气问题。当转基因技术被高度社会化之时,尤其需要科学家们用浅显易懂的语言,将这其中的科学道理普及传播,打消民众的疑虑。但是,我们的科学家,糟糕者如荫士安等人,用欺瞒的方式裹挟民众参与科学实验。清流者也多作壁上观,不敢和反转人士正面交锋。前者体现了科学对民众的傲慢,后者呈现的则是科学对愚昧的怯懦。

然则,我们不能选择我们的国家,亦不能选择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注定将要背负着所有的传统,走向未来。中国目前面临的是,要用7%耕地养活世界上23%的人口。转基因技术,是目前国际上公认的解决粮食问题的优选方案。没有农业技术的创新作先导,中国的粮食问题,很难不受制于人。但是,这一技术要在中国推广,必须要让公众在观念上接受,在心理上信任。怎么办?

民众的科学素养不可能一夜养成,可堪作为的,只有媒体同行努力提升自身的科学素养,明辨是非,不随波逐流。科学家们鼓足勇气,放下身段,和民众耐心细致的沟通。而我们的政府,更应该努力监管,为民众创造一个安全的食品环境。唯有如此,科学才会驱逐蒙昧,信任才会替代恐惧。道还远,路还长。各位一起努力。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