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孟山都首席技术官和他的推特时代

2016-03-30 18:21 | 作者: Panda | 标签: 孟山都

基因农业网编译(Panda翻译,杨宁校对):傅瑞磊(Robb Fraley),孟山都公司首席技术官,他变成了推特的狂热粉丝。我们落座后,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他和妻子拿着投票贴纸的推文,第一次提出让我在推特上“粉”他。

如果说社交媒体消除了平民百姓与知名人士之间的距离感,那么它也很可能会拉近平民百姓和公司高管之间的距离。更重要的是,曾经高高在上的神秘公司似乎也非常乐于接受这种新媒体宣传策略:在原本冷冰冰的公司外壳上套上一张人性化的面孔。

2014年,孟山都设置了一个职位,叫千禧一代公众参与业务总监(注:千禧一代泛指新时代青年所代表的新的思想和新的观点,比如新媒体传播形式)。去年,这个位于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公司打开大门,迎接那些公司参与资助的食品行业团体中的记者们。在采访过程中,傅瑞磊好几次建议让我也去公司参观。作为一个跨国公司中C-级别(首级)的执行官,他接受记者采访的时间似乎多得有点引人注目。对转基因进行过全面报道的Grist(谷物)记者纳撒尼尔·约翰逊(Nathanael Johnson)说:“你能看见傅瑞磊频频出现在各大新闻事件中,大方地向记者分发印有他电话号码的名片。”

傅瑞磊,言辞温和的科学家,可能乍看起来并不是那种天生的农业技术公司发言人。但他的确胜任这一角色。他在伊利诺伊州的一个农场里长大,很快从父亲那里继承家业,为大豆田除草,然后趴在餐桌上盘算着一年的收成。他说:“就以我自己为例来说吧,我的父亲以及父亲的父亲都在这片土地上耕作,我就在这里长大,我可不希望再退回到他们以前的耕作方式。”

因此,傅瑞磊自己曾是改变传统耕作方式的中坚力量。1981年,他开始在孟山都工作,帮助解决了第一例转基因作物——矮牵牛——中存在的种种技术问题。随后,同样的技术被用于大豆、玉米和棉花等各大农作物中,为这个公司带来了难以置信的巨大收益。美国境内种植的这几大类作物中有85%以上都是转基因的。

孟山都最初是一个化学品公司,但随着傅瑞磊被提拔为孟山都农业分部副总裁、总裁,他探索出一条转基因种子销售之道。孟山都公司业务的一个关键部分就是抗农达作物,这种作物可以抵抗农达除草剂,而这种除草剂正好也是孟山都的产品。。

我问傅瑞磊,如果孟山都继续打造农业的未来,你能想象一下你的儿孙经营的农场会是什么样子?他说:“农业发展到今天,基本的模式还是需要农民从一个公司买种子,从另一个公司买农药,再从另一个公司买化肥。然后,再从其他人那里得到一些农事建议。而农民真正想要的,是将所有这些东西都整合在一起。”

我反问:综合农业系统,不就是人们最担心的不就是孟山都的综合农业这一想法吗?——今后农民将不得不依靠唯一一家公司来获得一切?

傅瑞磊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打开了他这周早些时候发表在LinkedIn(领英)上的博文,标题为《如果孟山都统治世界,这一定是个天大的骗局》。他将这种无谓的担扰称之为阴谋论——很不幸,这正是不假思索的反对者们最喜欢指控孟山都的论调,而这才是真正的散布阴谋论。不过,这些年来傅瑞磊也学会了如何有技巧地参与公众交流。在另一篇发表在LinkedIn上的文章中,他邀请加拿大音乐人尼尔·扬(Neil Young)到孟山都参观,尼尔之前发行的新专辑《孟山都的岁月》表达了自己对农业公司的不满。“邀请依然有效哦!”傅瑞磊随后通过推特私信向我澄清。

对转基因的强烈抵制

傅瑞磊自己也承认,孟山都在向公众普及转基因知识这方面的成就又重新回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他说:“如果能够回到过去,而我能够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的话,我一定专注于与公众之间的交流。”孟山都与外界接触的努力包括邀请科学家为遗传扫盲项目(GLP)写科普文章,以及给科学家们提供资助来进行转基因的科普宣传,但这些努力往往适得其反。(最近曝光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一位从孟山都那里获得了2.5万美元资助的科学家,在他以另一个身份主持的播客节目上谈论转基因相关话题。不料,当记者闻风而动时,他关闭了该匿名播客节目,宣称主持人因被一块“无麸质匹萨”噎住而窒息死亡。)

孟山都正准备将它第一个利用RNA干扰技术获得的抗根虫玉米推向市场。与此同时,像CRISPR一类的基因编辑技术也站在了商业化的起跑线上。犀利的观察者已经指出,在现有的法规监管框架下,利用这些技术得到的产品或许并不会被认为是转基因生物,因此孟山都有可能避开过于复杂的标识问题,并在禁止转基因食品的地区销售。

傅瑞磊说,他并不这样认为——虽然他所说的话却表达着这样的意思。他说:“基因编辑,我可能会将它当成介于精细育种和转基因技术之间的一种方式。”究竟有什么差别?孟山都的传统转基因作物含有外源DNA,比如抗虫玉米中含有细菌基因,能够把以玉米为食的害虫杀死。基因编辑能对某个特定的基因进行修补,而无需引入外源DNA。

傅瑞磊的观点是,遗传修饰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当人们第一次培养弱小的野草-也就是今天玉米的野生原种时,人类就已经开始对作物进行基因改造了。对傅瑞磊来说,常规育种与DNA改造之间并没有明晰的分界线。与大众的接受程度相比,纯从科学角度看,这条线画在哪儿或许并不是个那么重要的问题。如果说有谁应该负责来画这条线,那一定还是监管部门。所以,美国法规监管机构的日子很可能也不太好过,因为他们也不是很清楚新兴的基因编辑技术究竟要如何监管。

开始推特!


无论如何,孟山都已经开始着手修复自己的品牌形象——这次,不仅仅请外部科学家们来为转基因正名,孟山都自己更是直接参与其中。“答案是更多的对话交流,更加公开透明”,傅瑞磊说,“三年前我们根本不会想到让孟山都高管上推特。当然也就不会有孟山都高管在推特上发自拍。”
 
傅瑞磊告诉我说,他想通过社交媒体告诉“沉默的大多数”,而不仅仅是站在对立面的反转激进分子。他在推特上拥有近7500个“粉丝”,看起来其中大部分人已经是转基因技术的拥护者。他在某条推文中提到我之后,我曾想,以后每次我写点什么关于转基因的推文,愤怒的反转人士们都会提及我。但我被大量提及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孟山都主管市场销售的副总裁转发了这张照片。

原文链接:http://www.wired.com/2016/03/monsanto-execs-selfie-snapping-live-tweeting-campaign-gmo-acceptance/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