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年前我与黄金大米发明者Portrykus的交往

2016-07-11 15:42 | 作者: 王大元 | 标签: 黄金大米

最近转基因黄金大米又热了起来, 主要是11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批驳绿色和平组织的反转声明中, 重点提出了开发转基因黄金大米。

大概是3年前, 美国有个教授非法把转基因黄金大米带到湖南做营养试验时, 曾是一件大新闻。 后来被我国有关主管部门以没有经过批准在中国做伦理试验是非法的为由处理了有关人员。

另外一件就是笑料了。 崔永元在复旦大学跟一位复旦大学教授辩论时, 问那位教授“你知道转基因黄金大米转了几个基因吗”? 那位教授是做糖尿病的, 一时拿不准, 迟疑了一下说2个。 崔永元见那位复旦教授迟疑, 就大声脱口而说: “我告诉你, 是7个”。 一时引来一片掌声。 但到底几个, 当时没人说的清楚。 其实我是知道的, 就是2个基因, 那位搞糖尿病的复旦教授没说错。但现在谁还记得崔永元说的“7个”胡话呢。

闲话少说, 书归正传。 36年前还没有转基因这个技术, 那时要做分子遗传的人,基本是用总DNA, 受体是细胞, 可以说是细胞育种。原生质体融合, 就是把两个不同种的植物细胞的细胞壁用纤维素酶去除(动物细胞没有细胞壁, 不需脱壁), 再用其他技术把它们拉在一起, 让两种细胞融合, 从而完成在细胞水平上的杂交。 原生质体融合技术是当时最高生物技术之一。 本人做了一些禾本科植物原生质体培养的工作, 在当时属于领先水平。

黄金大米的发明者Potrykus, 当时也在做细胞培养, 他的实验室也属于国际领先的细胞培养实验室, 跟我的老板Vasil同为当时这个领域的知名科学家, 到我们实验室来参观过, 我也向他介绍了我的原生质体培养和离体诱导体细胞胚胎的研究项目, 当时我们称他Ingo(名)。 后来在他主编的有关原生质体培养一本书中也收录了我老板Vasil和我的一篇论文(见下图)

由于我在禾本科植物细胞育种上的工作当时也算国际领先, 1982年回国后, 在中国水稻所继续这项工作, 在国外发表了小米、 稗草的体细胞胚胎诱导的文章, 这些也成为洛克菲勒基金会选择我和中国水稻所作为他们全球水稻生物技术项目中国合作组的主要原因。

Potrykus继续在这个领域工作, 自然而然走到分子生物学领域(我国植物遗传工程的先驱者,基本是由微生物专业和植物细胞培养专业人员转行来的), 开发出转基因黄金大米, 我后来转到天然产物化学领域, 从事新药开发, 从此就离开了农业和生物技术这个领域。

世事难料, 很难知道自己20年后会干什么, 例如上面那个图中的第二编者Harms, 当时也是比较有名的, 后来从瑞士来到美国北卡的科技三角园, 最后默默无闻, 不知所终。

多余的话: 最近反转分子对110为诺贝尔奖得主支持转基因的联名声明之所以疯狂攻击的原因很简单, 就是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是相信11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话, 还是相信崔永元之类的话? 不说都明白,就这么简单。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