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孟山都出售:粮食价格下跌中“抱团取暖”?

2016-09-15 20:44 | 作者: 康路 郭亦非 | 标签: 孟山都 拜耳

面对全球粮食价格的持续走低、美元价格走强以及全球农化巨头的合并潮,迫于业绩压力的孟山都,最终选择接受拜耳660亿美元收购要约,抱团取暖。

2016年9月14日,在拜耳宣布和孟山都达成收购协议之后,美国市场研究机构 Edward Jones高级分析师马特·阿诺德(Matt Arnold)对腾讯财经表示,“我们原本预计的价格是140美元每股,没有想到孟山都居然接受了128美元的最终报价。” 虽然孟山都是全球最大的种子生产商之一,但行业内部竞争对手的频繁整合,给业绩饱受压力的孟山都,寻求战略合作的理由。孟山都曾在去年提出支付最高470亿美元价格,竞购瑞士农化巨头先正达,但后者以“价值被低估”以及可能的监管阻力而拒绝,先正达后来接受了中国化工集团的收购要约,最终的收购金额为430亿美元。

“农产品价格低迷的大时代,现在无疑是个买方市场。行业版图正在变化。孟山都的股东愿意现在锁定财务收益,是可以理解的。” 马特·阿诺德对腾讯财经进一步表示。

农产品价格低迷 股东锁定财务收益

孟山都创建于1901年,最初以化学公司起家,当时主要生产和销售一直由德国人垄断的糖精,后来逐步拓展到农业、生物科技和制药等领域,现如今成为全球最大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和跨国农产品供应商。

但是,受到全球粮食价格下跌影响,农民收入被拉低,也导致供应商的利润面临挤压。孟山都近几年的业绩,遭遇困境。美国农业部资料显示,过去三年美国农场净额所得(net farm income)持续下滑,2016年仍会保持低迷,预计达到715亿美元,和2013年1238亿美元的高位相比,下滑幅度将高达42%。对于超过一半营收来自于美国市场的孟山都来说,更为重要的是,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美国农民逐渐减少玉米种植,改种大豆。而玉米种子销售是孟山都最大的利润来源。这块业务销售额在今年第一季度孟山都的财报中,同比大跌19.7%。

在美国市场收入下滑的同时,受到美元走强影响,孟山都在海外市场销量也差强人意。更为关键的是,全球农产品价格走势将保持低迷的水平。联合国在2016年发布的报告显示,从2000年2011年,全球粮食价格逐年走高,但自2011年起全球主要谷物价格就开始走低,虽然2016年粮食价格小幅回升至2015年的水平,但和2011年的高点相比仍有27%的差距。

在多重压力下,孟山都2015年全年营收同比下跌13.5%,而从2015年10月份开始,孟山都的收入连续四个季度,同比下跌幅度接近10%,其中2016年1月份财报显示,收入同比下跌高达22.6%。

面对暗淡的盈利前景,孟山都曾经通过减少成本,进行重组。2016年1月公布财报后,孟山都宣布扩大全球裁员至3600人,相当于裁撤全球雇员的16%。

但人力成本的降低,并没有给孟山都带来业绩回升。6月底,孟山都的财报显示,季度收入仍保持着同比下跌8.5%的大比例下滑。7月初,迫于业绩压力,孟山都重新拜耳的收购要约。直到上周,在拜耳优化每股现金收购方案,并进一步提高“分手费”后,孟山都最终接受了这笔交易,此时,拜耳的出价和5月9日孟山都未受并购消息影响的股价相比,溢价已经高达44%。

“尽管我们认为,现在的报价还是低估了孟山都的价值,但是44%的溢价,给孟山都的董事会很大压力。” 马特·阿诺德(Matt Arnold)对腾讯财经表示,“考虑到农业市场竞争未来的不确定性,虽然孟山都似乎不急着出售,但是在诱人的报价下,股东愿意接受溢价,来锁定财务收益,是可以理解的。”

全球巨头抱团取暖 拜耳和孟山都优势互补

在全球农业化工市场中,长期以来,由美国公司孟山都、杜邦、陶氏化学,瑞士公司先正达,德国企业巴斯夫和拜耳六家巨头所把控。从去年开始,国际巨头兼并收购的戏码不断上演,孟山都也身处其中。国际农产品价格低迷、巨头营收持续萎缩的情况,通过兼并收购的方式减少节约成本,整合育种和化工业务,提振公司股价成为必然选择。

2015年4月,孟山都曾对瑞士的先正达发起收购要约,希望通过后者在欧洲市场上的优势,打开新市场,提振业绩表现。但最终先正达接受了中国化工集团4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据称先正达看重中国化工在发展中国家市场的影响力。

对于孟山都来说,担忧的不仅仅是收购被拒绝,而是整个行业正在发生的版图变化,找不到合适的战略伙伴,将意味着竞争优势的减弱。 去年年底,陶氏化学和杜邦宣布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将被命名为陶氏杜邦公司(DowDuPont),双方各持50%股份,新公司总市值高达1300亿美元,堪称行业巨震。这一新公司将超越900多亿美元市值的德国巴斯夫,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化工行业巨头,并掌握着全球23%的种子市场和全球15%的农药市场。

不甘落后的孟山都曾经在今年3月试图收购拜耳的科学作物部门,但是同样感受到“抱团取暖”需要的拜耳,最终反客为主,向孟山都提出每股122美元的收购要约,计划把孟山都整个吃下。孟山都先后两次以报价过低,而拒绝,但是7月初,在收入继续保持8.5%的下滑速度之后,迫于业绩压力,孟山都重启收购商谈,最终在9月达成了收购协议。

如果拜耳成功收购孟山都,将打造全球最大的种子和农用化学品公司。摩根士坦利的数据显示,并购完成后,两家将占全球除草剂市场份额的34%,业内排名第一,而中国化工合并瑞士先正达之后,将在这个市场排名第二,占25%,杜邦和陶氏化学合并后的新公司会排名第三,占19%。

此外,孟山都和拜耳的业务具有的互补性。

在农产品种子领域,此前,拜耳曾将旗下的材料工业和传统化学剥离出去,分别成立了后来独立上市的科思创(Covestro)以及朗盛(Lanxess)公司,仅保留农药与种子业务,并在去年完成对印度种子企业SeedWorks的收购后,其农产品种类集中于棉花、油菜、大米等。与之相对应,孟山都主要农产品则为玉米、大豆、蔬菜和棉花。特别是在美国玉米种子领域,孟山都占到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仅次于杜邦和陶氏化学合并后的新公司。

而在植保(农药)领域中,虽然孟山都贵为种业老大,但其农药产品线较为单一,相比之下,拜耳却占全球农药市场份额的23%,和中国化工并购先正达之后的新公司可以平分秋色。

在当天的并购声明中,拜耳CEO Werner Bauman则表示,这项合并,将加强拜耳在作物科学业务和生命科学方面的领先地位。而孟山都董事长兼CEO Hugh Grant 表示, 通过和拜耳的合并,将会继续致力于农业创新,并提供更全面更广泛的种植解决方案。

市场质疑交易能否获批 通过率或只有50%


但是,660亿美元的并购协议达成之后,孟山都本周三收盘价格仍只有106.76美元,离128美元每股的拜耳买入价,尚存在近20美元的差价。

“这说明,市场对此交易能否完成,心存疑惑。” 马特·阿诺德(Matt Arnold) 对腾讯财经表示,交易还需要等待各国监管部门的审批,其中,应也包括中国监管部门。但最主要的决定方,是欧盟、美国和孟山都的重要市场之一巴西。

“我们认为,这项交易能够通过监管的可能性,现在看来只有五五开。” 马特·阿诺德表示,拜耳与孟山都的营收重合部分并不多。但是,两家公司的结合,将令新公司获得对农业供应链条更大的控制权。

拜耳和孟山都在今天发布的联合声明中表示乐观,预计交易在2017年年底前完成。“但时间太长了,这中间变数很大。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交易条款公布后,美股并没有很兴奋。”另有美股交易员对腾讯财经表示,相关的反垄断部门,除了会审核该交易是否涉及公平竞争的原则之外,也会考量美国、欧洲以及新兴国家之间农业利益的分配以及本国农业从业者的态度。当日,孟山都股价仅小幅上涨0.62%。

对于中国消费者所好奇的孟山都在转基因问题上受到的质疑,马特·阿诺德(Matt Arnold)则相对乐观。他对腾讯财经坦言,“我认为那只是‘标题党’,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对转基因的质疑,影响了孟山都的财务状况。”

声明中同时显示,如果交易最终未获监管部门放行,拜耳同意支付20亿美元“反垄断分手费”。

来源:腾讯财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