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亿美元收购孟山都背后 拜耳“未来农业”战略提速

2016-10-10 21:18 | 作者: 沈建缘 | 标签: 拜耳 “未来农业”

贝恩德·欧力古斯(Bernd Origs)是个五十多岁的德国农民,他拥有一个面积约150公顷的家族农场。作为这片肥沃土地的第6代传人,Bernd的主要工作是确保这个农场能够持续地生产出高品质的农产品。“为了把它留给子孙后代,保持土地有持久的生产力是我的主要任务。”他说。

两年前,农场主Bernd开始在拜耳作物科学事业部(Crop Science Division of Bayer Group)专家的指导下,在自家田地里尝试新型的农业技术,包括使用卫星图像分析、农作物生长诊断技术,按区域提出最佳的农药使用量和播撒时间,减少农药用量;在田间种植不同种类的非经济型植物,保护生物多样性;并对农药污水进行无害化处理,避免污染地表水源等。

拜耳集团总部位于德国,拜耳作物科学事业部在植保领域有优势,是蔬菜种子的全球五大生产商之一。于两年前开始的“未来农场”项目,旨在通过创新的科技手段,对农作物的全生命周期进行管理,同时兼顾生物多样性和环境。包括通过卫星照片分析病虫害分布,将分析数据呈现在终端机器上,指导施药机械将农药精准地撒播在需要保护的部位,最终实现可持续的、资源节约型的农业生产。

Bernd的选择是农业生产从粗放型走向规模化和数字化的缩影,但他的“未来农场”并非唯一样本,在德国本土之外,拜耳正在与四个“未来农场”合作,开展相同的试点。拜耳计划截至2018年,每个核心农业市场都将开始落实未来农场模式。目前,这些通过手机APP提供的服务尚在实验和小规模应用阶段。

世纪联姻 重塑农业未来?

在拜耳看来,农业的挑战十分严峻。世界人口接近100亿,而耕地正在逐渐减少。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统计数据显示,随着全球人口将从目前的70亿迅速增加到2040年的将近90亿,到2030年全世界需要至少增加50%的粮食。这不是任何一家公司、机构甚至国家所能够独立解决的问题。

对此,拜耳集团管理委员会成员兼作物科学事业部总裁康德(Liam Condon)表示,“要帮助农民以可持续的方式生产足够健康、安全和买得起的食品,科技手段和可持续的发展是唯一方法。”在拜耳作物科学事业部的计划中,除了通过卫星等信息通讯技术的应用,也包括对小农耕作的支持以及有效解决农业领域重要挑战。

对拜耳而言,应对农业领域所面临的挑战,意味着向种植者提供更加创新、更可持续的解决方案,这些方案包括改良的种子和性状、数字化农业以及作物保护服务。为了落地这一新战略,拜耳需要具备新的能力,也需要与外部伙伴协同合作,为正在经历的业务转型下更大的“赌注”。

2016年5月10日,拜耳向孟山都(Monsanto)发出了收购要约,后者是一家以生物技术著称的美国公司。在近四个月的谈判之后,9月14日,拜耳宣布将以每股128美元总价660亿美元,全现金交易的方式,收购美国公司孟山都。这宗德国企业史上最大的并购,将催生全球农业领域最大的种子和农业化学品企业。

作为缔造全球最大农业企业的预备步骤,拜耳的最终报价比四个月前向首次发出收购要约收购前一日孟山都股票的收盘价,溢价44%。在拜耳看来,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可持续发展和农业效率提升之间的巨大矛盾已促使农化行业发生多起整合之前,杜邦工业和陶氏化学闪婚;先正达也被中国化工收入囊中。

显然,在这样一个长期增长型的行业中获得领导地位至关重要。如拜耳集团首席执行官沃纳·保曼(Werner Baumann)在发给孟山都的非公开信件中称:“合并将形成一个名副其实的农业龙头企业,拥有全面而平衡的产品组合,并共同着力发展数字农业。”

据公开资料显示,孟山都的玉米、大豆等种子占有巨大市场份额,与拜耳所生产的棉花、油菜、大米、蔬菜等种子的产品类型高度互补。合并后双方将整合孟山都在种子和性状以及气候公司平台领域的能力,以及拜耳在所有主要市场覆盖病虫草害全领域、多作物的植保产品线。不仅将塑造种子领域无可争议的“巨头”,也将巩固拜耳在数字农业领域的优势。

事实上,双方在利用IT技术提高农业生产效率领域的投入,也显示了两家企业的共同选择——以数字化的方式塑造未来农业。

之前,拜耳收购了一家植物健康诊断及病害感染警报服务的供应商proPlant Gesellschaft fur Agrar- und Umweltinformatik公司,以此加大在农业数字化领域的投入。而孟山都通过过去四年内的数起并购,可以通过对历史气候数据的分析,寻求肥料、种子、杀虫剂、土壤和水资源利用效率的最大化,最终促成农作物增收。

这也是为什么拜耳将对孟山都的收购作为“打造全球农业领导者的一次令人瞩目的机遇”——合并无疑将使两家公司的研发技术平台得以融合,并根据数字化农业应用技术提供新的解决方案和产品组合。

双方预期本次收购将在交易完成后第一年实现全年中等幅度个位数百分比增长,此后实现两位数百分比增长。拜耳估算,如果收购成功,三年后带来的综效共计约达15亿美元。

据双方公布的信息显示,拜耳还承诺支付20亿美金的反垄断分手费,显示其对该交易报有志在必得的决心——并购不仅将改变未来20年农业市场的竞争格局,也将缔造全球最大农业产品公司——如果“未来农业”这一战略转型得以实现,则拜耳将不仅是全球最大的农业化学品供应商,也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业产品和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

未来农业“新纪元”

不出意外的话,全球最大农业产品公司正呼之欲出。但拜耳的未来农业战略才刚刚开始。

9月7日,于德国勒沃库森举办的“2016年对话未来农业”大会上,拜耳集团管理委员会成员兼作物科学事业部总裁康德(Liam Condon)宣布,拜耳将持续大力投资作物科学事业部,同时还制定了2017年至2020年25亿欧元的资本支出计划,包括每年超过十亿欧元的研发投资。

这意味着,在当前疲软的市场环境下,拜耳仍将以销售额的10%投入研发,这一比率在农业行业处于领先水平。拜耳作物科学事业部预计,2016年预期完成相当于约100亿欧元销售额。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康德表示,“在市场环境不利的情况下,我们仍需要增加研发投入,因为它是行业增长的驱动力。”

据介绍,2020年之后,拜耳研发组织将着力于化学作物保护领域的20余个目标化合物、生物作物保护领域的6个研发目标以及性状领域的8个研发目标。此外,育种项目还包括处于研发后期的9个大田作物目标和27个果蔬目标。

仅有巨额研发投资用于优势领域,还不足以显现拜耳在农业的雄心。康德表示,从2015年至2020年,公司承诺将投资至少2亿欧元用于数字化农业,以进一步拓宽作物保护数字化支持系统,在业内树立标杆。

拜耳作物科学事业部数字化农业总监Tobias Menne和他的团队,目前正在10个国家销售并测试数字化农业产品。他们的工作是在拜耳及其合作伙伴的农业信息数据系统和农场主的田地之间建立一种可沟通的语言,用数据为农业生产提供决策,比如作物如何生产,病虫害何时发生等等。“这些将是革命性的变化。”他说,“我们坚信可以基于数据进行创新,这是未来农业很重要的一部分。”

目前,拜耳作物科学事业部旗下的数字化农业部门正在收集全球杂草的分布数据,农民通过手机拍下杂草照片上传到数据库,即可获得该杂草的具体说明,拜耳还与合作伙伴联手,利用卫星图像生成施药地图,帮助农民了解田间病虫草害的分布情况及严重程度,以便有针对性的施药。这一APP也将用于病虫害的识别,并将在明年一季度上线。

这种不同以往的业务模式其核心诉求是提升农田的产量,而非农药的销量。意味着拜耳将向农户提供服务,而非产品。拜耳的销售人员,将转向为农户提供由数字化解决方案支撑的农业经济学方面的建议,而不仅仅是销售种子、农药或其他产品。

理论上,新型业务将带动更高质量的收益流。但实际情况是,此类应用因为更精确地锁定需要用药的地块甚至植株,无疑将减少农药的使用,如果成功推广,则很可能造成拜耳既有产品销量的减少。

即便如此,新的业务模式仍然得到了拜耳作物科学事业部高管团队的支持。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拜耳作物事业部总裁康德表示,“这是我们希望的模式,现在我们正在边尝试边开发。这对于我们来说,与研发类似——我们愿意承担一些风险。正如我们做产品研发时无法确定十年后能否有新产品,但我们放眼十年以后。数字化农业也是如此。”他说,“我们先投资3-5年,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有信心投资最终会有回报。”

拜耳为未来农业“新纪元”规划了一幅迄今最全面的愿景——随着移动互联网不断改变农业的生产方式,数字化和可持续农业技术不仅将为农民提供可持续生产的工具;也将保护环境与生物多样性,使消费者、农民和整个社会共同获益。

这一愿景与拜耳对“重塑未来农业”的目标相吻合——拜耳希望给农民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囊括种子与性状、作物保护及综合建议的一整套解决方案,而不仅仅是其中的一个部分——对农业生产者而言,更快地利用科技实现可持续生产的突破是一个机遇。

这也是为什么,拜耳将数字化农业作为所有其他业务之间的粘合剂,并作为未来战略不可或缺的部分。

在拜耳作物科学事业部商务运营全球总监Marc Reichardt的计划中,拜耳原有的种子、植物保护等产品以及由此涉及的业务、流程、运作模式等方面的都将发生改变。“如果生产出更高质量的食品,应该使用更少的农药,那么我们应该接受这个事实。未来我们不一定销售产品,而是提供服务。因此我们必须主动的改变。”他说。

自1985年加入拜耳任销售代表,在Marc长达30年的职业生涯中,这并非拜耳第一次做出改变。“20年前,我们使用农药的数量是以公斤计算的,现在却是以克来计算。当时我们决定加入生物制剂元素时,内部也有反对声音说,这样会减少我们的销量,但我认为,我们更应该重视的是我们怎样帮助农民和社会。”他说,“在这种模式下,我们就需要从服务入手,获取新的赢利,让咨询带来价值。”

新的业务形态是一种挑战,新的解决方案将以服务的方式交付,通过“从种子到货架”的全周期管理,最终实现可持续的农业生产。目前,拜耳的数字化农业在全球已经进入试运行阶段。在中国,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和普及,为数字化农业的发展提供良好的契机。

拜耳作物科学大中华区总裁黄伟东表示:“作为中国农户的伙伴,拜耳正力求应用作物保护和种子技术的同时降低肥料、农药的使用量,以便在提高产量的同时更好地利用现有土地。”这种模式以信息通讯技术为支持,帮助农户通过精准使用作物保护产品来确保耕种结果,而非大量使用农业投入品。

2016年第二季度,拜耳作物科学业务在包括中国在内亚太地区获得增长,销售额提升了8.4%。在此之前,拜耳已开始在中国市场联手食品链各环节的合作伙伴,完善食品安全体系的管理。

“我们将全球创新的技术带给中国农户,针对作物提供全程解决方案,确保从种子到货架的作物健康、高效地耕作、高品质又足量的农作物产出,同时也确保对环境友好,切实践行可持续农业。”黄伟东说。

这是巨大的挑战,也是巨大的机会。拜耳预计,截至2018年,每个核心农业市场都将开始落实未来农场模式。未来3-5内,全面普及数字化农业的应用将变成现实。 

来源:经济观察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