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发展机遇——美国中小种企对种业并购潮的看法

2016-10-24 16:38 | 作者: 世界农化网 | 标签: 种企并购 孟山都

面对拜耳和孟山都的并购,农民们可能担心未来的产品选择越来越少,种植成本将会上升。但是对于独立的种子公司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潜在的机遇。

美国最大的独立种子零售商Beck’s Hybrids公司的总经理Sonny Beck认为,“由于许多客户想要更多个性化的服务以及根据当地土壤和气候环境开发的产品,那些客户将会放弃通用的大品牌产品。”美国最大的种子批发商Stine 种子公司的主席Myron Stine则表示,“行业整合总是能够打开市场。如果只有10%的市场份额表示‘我不喜欢行业整合,我想要一些不同的’,那对大型跨国公司来说是没有问题的。而对于一个像我们这样规模的公司来说,这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全球的种子和化工企业正在经历一次快速的整合,在不到的一年时间内形成了三大超级巨头。上个月,德国拜耳公司与孟山都达成了收购协议,在长达数月的竞价之后最终以660亿美元成交,形成了全球最大的种子公司。而此前,陶氏和杜邦计划590亿美元对等合并,中国化工以430亿美元收购先正达。

当占主导地位的行业参与者规模越来越大,占据的市场份额也越来越大的时候,一些独立的公司开始寻求研发上的优势。在Stine 种子公司中,大约有三分之二的员工在从事研发相关工作,使用传统的育种技术改进玉米和大豆的性状。公司将这些改良过的种子卖给农民,同时把相应的技术授权给像孟山都这样的大型企业。而作为交易的一部分,Stine 种子公司能够优先得到孟山都最新的能够帮助农民进行杂草和害虫防治的转基因种子。

授权收入

根据独立种子协会的执行董事长Todd L. Martin介绍,在美国,少数人持股的种子企业,在玉米种子的销售额中占了约20%,在大豆种子的销售额中占了约22%。(该种子协会在美国拥有118个普通会员。)

Stine种子公司大部分的利润来源于向大型种子企业进行技术授权。但是消费者对巨头合并的反对意味着公司的销售额将可以“轻松”的实现翻倍,Stine公司在以此电话采访中说道。但是该公司拒绝透露相关的销售数据。

“规模较小的种子公司同样可能通过更加昂贵的生物技术产品获得优势,”彭博智库的分析师Jason Miner说道,“目前能够控制不同种类的害虫并且耐除草剂的多性状种子市场已经达到了一个饱和点。传统育种的份额实际上有可能在上升。农民们对于那些高成本的对于产量有潜在影响的性状的兴趣在减少,他们更想要经济有效的解决方案。”

农民的担忧

在华盛顿举行的关于“美国种业和农化市场的合并与竞争”主题听证会上,种植者向联邦农业官员表达了关于行业整合的的担忧。美国农民联盟(National Farmers Union)在此前会见议员时也对这些并购交易表达了抗议。

独立的种子生产商依靠大的种子开发商的自由许可证政策,有机会接触到大型种子企业最新的转基因性状。但是一旦孟山都、陶氏、先正达和拜耳减少了他们的许可协议,这将产生巨大的风险。孟山都的技术总监Robb Fraley在上月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孟山都的创新“将会继续进行广泛的授权许可”

“对于未知的东西,每个人都会感到担忧。”种子协会的Martin说道,“但是,我们有理由保持一定的乐观情绪。”

销售增长


Stine同意,该公司的种子销售市场份额将会翻倍。根据估计大豆种子的销售额将从3.5%的市场份额上升到7%,玉米种子的销售份额有望从1%上升到4%。

“没有人会说,将这些大公司合并在一起是一件好的事情。”Stine在该公司的爱荷华总部说道。Stine的祖父在上世纪50年代在这里创办了Stine Seed Farm,他的父亲Harry Stine进一步扩展了种子业务并在1994年和1995年在大豆品种上取得了第一项专利。现在该公司的市值已经超过了29亿美元。一些大的竞争对手曾经尝试收购Stine种子公司,但是74岁的族长Harry到目前为止都拒绝了他们的报价。

对于许多独立的种子公司来说,没有像Stine种子公司一样雄厚的研发基础,从并购潮中可能得到的一个好处是并购后新形成的公司会扩大他们的授权许可的机会。例如,杜邦先锋种业在合并后可能按照陶氏的经营模式对其巨大的种子遗传资源库进行许可授权。杜邦和陶氏在合并后将会把他们的农业板块分拆出来成立一个独立的公司。

“杜邦先锋过去不提供授权许可的情况将会改变,” Martin说道,“合并后他们将和陶氏一起对他们的资源进行许可授权。”

业务扩展

对于独立的种子企业来说,被大公司收购合并是进行业务扩展的一个机会。越大的公司越倾向于考虑投资者而非消费者。Beck’s Hybrids的总经理Beck在该公司的总部亚特兰大接受电话采访时说道。

Beck,这个75岁依然骑着老旧自行车绕着种子农场转的的老人,回忆道,当时仅仅在印第安纳州就有140个竞争者。他从未收购过一个竞争对手,他也不会去理会那些想要收购Beck的邮件或者电话。这家家族企业的核心就是他和他的孩子们。

“这和钱无关,”Beck说道,“这是为农民们做些事情帮助他们取得成功。 

来源:AgroPages世界农化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