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再约黄金大米

2017-09-05 13:59 | 作者: 孙滔 | 标签: 黄金大米

提要:华中农业大学的科学家将黑米与黄金大米杂交,培育而成黑金水稻,这种“夹心”的黑色黄金水稻,理论上具有更好的保健作用。

9月9日,我们将再次见到黄金大米。

对于转基因,9月是一个重要的月份。菲律宾水稻研究所(PhilRice)和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日前正在向菲律宾政府申请黄金大米的生物安全许可证,这也是其在菲律宾被用于食品、饲料和加工的通行证。与此同时,国际水稻研究所还在申请将 “黄金大米” 纳入《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FSANZ)法》。

正是4年前的9月,一场转基因玉米品尝会引发了崔永元与方舟子的转基因论战,如今“方崔大战”落幕,崔永元已风光不再。今年9月,北京的朋友们正在准备一场转基因品尝与观赏盛宴,有抗虫大米、有抗虫玉米、有抗除草剂玉米,更有转基因黄河鲤鱼,甚至还会有华中农业大学的研究人员为我们提供的黄金大米以及黑金大米。

先聊聊黄金大米。黄金大米在国内露面仅有两次,一次是2013年,300多转基因支持者在武汉华中农业大学品尝黄金大米,第二次是2016世界生命科学大会上的展示。说到黄金大米,衡阳事件是必须提及的话题。

2012年的9月,黄金大米经历了一次坎坷。当时绿色和平组织爆出,美国一家研究机构利用中国湖南衡阳的20多名儿童做黄金大米的“人体试验”。绿色和平不愧是炒作高手,“美国” “中国儿童”“人体试验”,每个词都能挑动公众的神经。事实上,这是一项验证黄金大米营养水平的实验——注意,不是验证其安全性,其安全性早就确认了。

汤光文和荫士安是这项研究主要的参与者。汤来自美国塔夫茨大学,她的课题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项目“儿童植物类胡萝卜素维生素A当量研究”,研究内容是菠菜、黄金大米和β-胡萝卜素胶囊中的胡萝卜素在儿童体内的吸收及转化成维生素A的效率。中国方面,来自中国疾控中心的荫士安负责的课题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称为“植物中类胡萝卜素在儿童体内转化成为维生素A的效率研究”(项目编号:30571574)。

然而这项研究留下了遗憾。汤光文和荫士安在操作中出现了有悖于知情同意的程序问题:20多名小学生以及家长,甚至学校老师和校长,对黄金大米均不了解,衡阳市政府和湖南省疾控中心甚至还发布声明,称当年的研究没有让小学生进食黄金大米。我们可以理解研究者及“相关部门”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跳进被反转力量攻击的坑,但这不能成为其说谎的理由。

尔后当地开始流传“吃了转基因大米将影响生育,甚至三代不育”的谣言。更荒唐的是衡阳政府后续的惊人之举:吃了黄金米饭的儿童,每人获赔8万元;没有吃黄金大米的儿童每人获赔一万元,均由政府买单。华中农业大学严建兵教授为此一声叹息:一顿八万元,不仅暗示转基因有害,而且还可能让这些研究转基因技术和产品的科学家和生产相关产品的企业陷入巨大的索赔陷阱。我们甚至可以追问:既然一顿8万元,那无数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过转基因油,政府要不要赔?
衡阳的故事是一出闹剧,更是一出悲剧。闹剧不必说了,悲剧在于,黄金大米原本是人类对抗贫穷的一项伟大发明、一项公益创举,结果却招来非常责难。

全世界还有1.9亿-2.5亿的学龄前儿童仍遭受着维生素A缺乏症的折磨。后者让这些孩子免疫力低下,甚至导致失明或死亡。黄金大米在水稻中采用基因工程添加了表达β-胡萝卜素的基因,后者能够转化成维生素A。这是一种对于贫困人口来说最经济的改良健康的手段,然而一贯反科学、反人类的绿色和平,肆意践踏人道主义,甚至组织人马摧毁菲律宾试验田里的黄金水稻,罔顾全世界数以千万计的贫困儿童的死活。

毫无疑问,黄金大米是安全的。β-胡萝卜素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以及我们日常进食的绿色蔬菜中,没有任何合理的证据能说明其有健康风险。同时,黄金大米中的β-胡萝卜素与其他食物中的β-胡萝卜素完全等同,转入基因产生的蛋白没有表现出毒性或过敏反应。

先正达公司放弃了黄金大米的专利,将之变成纯属公益的产品。华中农业大学的科学家也在努力把这份光明带给国内的人们。他们还做了新的创造,将黑米品种“黑帅”与华中农业大学自主研发的黄金大米杂交,培育而成黑金水稻,其外表呈现黑色,内部呈现黄色,这种“夹心”的黑色黄金水稻,理论上具有更好的视力保健作用——经检测,每克黑色黄金水稻约含有花青素1000微克,叶黄素30微克,以及β-胡萝卜素10微克。

这是科技带来的新奇。你心动了吗?9月9日,北京,我们将再次与黄金大米约见。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