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鲸鱼,却漠视孩童——绿色和平抵制黄金大米是反科学的激进主义

2017-09-28 15:16 | 作者: 程政 | 标签: 绿色和平 反科学 激进主义

编者按:就职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医学博士、分子生物学家Henry Miller在2012年10月在华尔街日报发表“Save the Whales, Forget the Children”(拯救鲸鱼、却漠视孩童)一文。这份檄文应对反转组织破坏菲律宾黄金大米试验田的恶行正逢其时。

“绿色和平”这个组织总能吸引公众的目光。从早先乘摩托艇与日本捕鲸船周旋开始,数十年来,通过利用媒体和政治的娴熟伎俩,“绿色和平”发展成每年经费超过3亿6千万美元、且在超过40个国家设立办事处的庞大机构。

但很少人知道,“绿色和平”所做的不仅仅只有保护鲸鱼和其他吸引人的海洋生物,目前他们还利用其所掌握的公共关系,使生活在贫困国家数以百万计的人无法获得能让他们免受失明和死亡的一种关键营养素。

“绿色和平”攻击的目标是俗称为“黄金大米”的新型植物品种。众所周知,稻米是亿万人赖以生存的主要粮食,尤其是在亚洲。稻米是优质的卡路里来源,但同时它也缺乏某些微量营养素而无法满足均衡营养的要求。上世界80-90年代,德国科学家印戈 珀特里库斯和彼得•拜尔研发出了营养加强型“黄金大米”品种,该品种被植入能够生成维生素A的前体——β-胡萝卜素的基因。

由于稻米不含β-胡萝卜素或维生素A,维生素A缺乏症在以食用稻米为主的贫困人群中流行。在发展中国家,有两至三亿学龄前儿童有维生素A缺乏症的危险,维A缺乏症让他们更易受到麻疹和腹泻等疾病的威胁。每年有近50万儿童因为维生素A缺乏而失明,其中70%会在一年内死亡。

“黄金大米”对人类健康的贡献可以与约纳斯•沙克研制出的用于预防小儿麻痹症的脊髓灰质炎疫苗相媲美。然而,监管者因害怕风险,在批准“黄金大米”项目上一再拖延,而像“绿色和平”这样的反科学团体则给这种拖延提供政治借口。

转基因作物在某些宗教人士眼中“不自然”,并且其成果时常出现于企业实验室,多来年转基因技术成为左翼团体的眼中刺。即便转基因的安全性已经是科学界的共识——基于数以百计的风险性评估实验和无数现实经验得出的结果,种植在美国的约81%的玉米和约91%的大豆使用了转基因技术,在使用转基因产品近20年里,还没有产生一项因为转基因而导致的健康或环境问题的记录——但“绿色和平”对转基因技术的看法并没有因此改变。

“绿色和平”多方面宣称“黄金大米”所含的β-胡萝卜素含量太低而无效,或是含量太高而具有毒性。但喂养试验表明,“黄金大米”确实能够有效防止维生素A不足,且根本不可能产生毒性。在其对“黄金大米”恶意攻击缺乏科学证据支持的情形下,“绿色和平”不得不采用一种新的策略:试图通过恐吓的手段,让那些正在考虑采用能救人性命“黄金大米”产品的发展中国家退却。

2012年8月,“绿色和平”召开新闻发布会称,24名儿童“被当做转基因‘黄金大米’实验的小白鼠”。“绿色和平”所指是中国科学家和美国塔夫茨大学合作于2008年的实验,这项实验并由美国农业部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

2008年的这项实验表明,“黄金大米”新产品能提供足量维生素A,其效果好于菠菜。即便如此,“绿色和平”的新闻发布会还是在中国引发了愤怒。中国的新闻媒体不准确地报道称那些科学家在贫困儿童身上进行了危险的、未经批准的实验。无论如何,眼下“绿色和平”已经达到他们的目的:对“黄金大米”在中国的发展,如果不能制止,至少也要大大延缓。

“绿色和平”同时也在其他国家进行能够产生恐慌的游说活动。菲律宾已经开始建立“黄金大米”试验田,“绿色和平”却警告说“菲律宾儿童即将成为新的小白鼠”。他们成功劝说了菲律宾天主教最高管理机构,来反对“黄金大米”项目。

从来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绿色和平”要如此坚持他们的游说活动。为了筹集资金和提高其影响力,“绿色和平”还宣传其从事旨在破坏抗虫农作物的工作。但相比起来,“绿色和平”对“黄金大米”的攻击对世界儿童具有更强的危害性。(译者程政为美国堪萨斯大学商学院助教、战略管理博士研究生)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