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转基因图谱

2017-09-28 15:12 | 作者: 齐介仑 | 标签: 中国转基因图谱

中国转基因发展,渐趋陷入民间重围,实验室内外,冰火两重天。

把控进口

美国一直走在转基因研究的最前沿。

1994年,转基因番茄成为美国第一个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植物。这一延迟成熟、利于仓储的番茄品种,因口感不佳,销售情况比较差,后来逐渐退出了市场。

1996年,是全世界转基因农作物大规模产业化应用的第一年。这一年,美国转基因棉花、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油菜,开始大量种植。

因起步较晚,中国在转基因产品和技术上,都落后于美国。

1995年,国内大豆需求量攀升,中国首次进口大豆。作为大豆主产国,美国、巴西、阿根廷成为中国大豆进口的主要合作伙伴。

截至目前,在中国每年进口的转基因农作物中,大豆的进口量排在第一位。

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中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彭于发说,1995年全世界都还没有转基因大豆,1996年也仍处在实验室阶段,直到1997年转基因大豆才混杂在非转基因品种之中,进入中国。

“这些大豆主产国认为,既然它已拿到安全证书,那当然就是安全的,于是从种植、采收、销售,都不加区分。”彭于发说。

1996年,美国种植的转基因大豆,在本国大豆中的比例为60%左右。如今,在美国已几乎找不到非转基因大豆。换句话说,自美国进口的大豆,已基本全部为转基因品种。

中国大豆依赖进口的趋势明显。

近年,中国大豆的年产量,维持在1300万吨到1500万吨之间,而且越来越接近1300万吨。以2012年为例,当年国内大豆总产量为1320万吨,同年进口大豆5800万吨,进口大豆占比超过了80%。

农业部科教司基因安全管理处处长李宁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农业部先后对转基因棉花、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油菜发放了进口安全证书,但除了转基因棉花获批种植外,其他三种仅限于用作加工原料。

与大豆相比,玉米和油菜的进口规模相对较小。

玉米的进口,始于近两年,每年进口量只在100万吨左右,而且主要出于贸易平衡的考虑。

油菜籽进口量,稍高于玉米,主要来自加拿大。根据农业部提供的资料,2009年中国油菜籽进口328.6万吨,2010年160万吨,2011年126.2万吨,2012年293万吨。

上述玉米和油菜,80%以上为转基因品种。

彭于发说,转基因玉米进口量偏小,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玉米的品种非常多,而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对转基因、非转基因玉米混种混收,其中有些品种获得了中国进口安全证书,而有些品种连续好几年都没通过,当它们作为同一批货物进口到中国时,只能做退货处理。

棉花也在中国进口之列。中国自种和进口的棉花,分别各占国内市场的50%左右。

1996年,全球转基因农作物种植面积为170万公顷。2012年,这一数字翻了100倍,达到1.73亿公顷,种植国家28个。

棉花竞合

转基因抗虫棉,是目前中国唯一用于种植的转基因农作物。

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郭三堆,被誉为中国转基因抗虫棉之父。郭三堆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国内开始抗虫棉研究是在1991年,当年被列为国家863项目之一,而1992年中国棉铃虫大爆发后,它被提升为重大关键技术项目,即需加快研究的项目。

国际上关于抗虫棉的研究,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1990年,美国已成功研制出转基因抗虫棉。

转基因抗虫棉的关键,在于BT基因,即苏云金芽胞杆菌(Bacillusthuringiensis)基因。这一基因与棉花受体结合后,该棉花品种对鳞翅目害虫,特别是棉铃虫,就有了极佳的针对性杀灭效果。

1992年,棉铃虫在中国肆虐,长江流域棉花减产40%以上,黄河流域减产40%-60%,有些地区甚至绝产。彭于发回忆,当年国务院专门成立了防治棉铃虫总指挥部,曾组织全国上百家单位,共同研究防治棉铃虫的办法。

但连续几年,投入巨资,收效不大。

郭三堆称,杀灭棉铃虫的季节,正是夏季的三伏天,棉农背着喷雾器下地打药,不仅挥汗如雨、十分辛苦,而且极易中毒。

1992年,为防治棉铃虫,纯农药用量超过15万吨。棉铃虫不仅没有被杀灭,反倒使部分害虫产生了抗性,次年引起了更大规模的棉铃虫灾害。

据称,中国政府曾打算引进美国抗虫棉,但对方报价太高,而且只作为品种资源的进口,不包含知识产权。在这一背景下,一方面,中国尝试性进口了几吨美国抗虫棉种子,进行了小范围试种,发现抗虫效果确实很好,另一方面,中国独立研发也借此提速。

1993年,郭三堆等主要科研人员,完成了抗虫基因的构建。1994年,中国转基因抗虫棉研制成功,同年通过了农业部的安全性评价。

但中间试验必不可少。最终到1997年下半年,中国转基因抗虫棉才真正开始产业化应用。1998年,该品种获得国家专利。

郭三堆介绍说,目前中国棉铃虫种群已非常少了,不但棉花上的棉铃虫几乎绝迹,大豆、花生、小麦、玉米上的棉铃虫也已少之又少,而1997年之后,中国再未发生过棉铃虫爆发式灾害。

据称,抗虫棉的种植,使农药用量减少了75%以上,不但降低了农业生产成本,提高了农民收入,而且对棉农的身体健康、棉田生态环境的改善、棉花中农药残留的降低等,都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农业部对转基因抗虫棉,进行了长期跟踪监测,得到了以下三个主要结论:第一,在多种作物上,棉铃虫已被有效控制;第二,因减少了化学农药的用量,对害虫起克制作用的天敌的数量有所增加;第三,盲蝽蟓等棉花次要害虫,已逐渐上升为主要害虫。

就天敌数量的增加,郭三堆称,抗虫棉并非无虫棉,棉铃虫虽少了很多,但并未完全消失,对生物链影响其实不大。

就盲蝽蟓问题,彭于发的观点是,此前为控制棉铃虫、蚜虫等多种害虫,一年要打15-20次农药,而现在,如果棉田中盲蝽蟓较少,只需1-2次就够了,如果盲蝽蟓较多,打5-8次,也解决了。

“如此算下来,打药的次数还是减少了50%以上,而且以前是剧毒农药,现在是低毒农药,降低了对棉农身体健康的危害。”彭于发称。

中国转基因抗虫棉转入商业化种植的1997年,美国孟山都公司已经在过去的几年间,在产棉大省河北有了较大范围的推广。当年,中国种植的转基因抗虫棉,95%是美国品种。
竞争也正从1997年开始。

在国家层面,农业部、科技部、财政部、发改委等部门都给予了中国抗虫棉以支持。

中国各地的育种专家,也开始力推中国抗虫棉,他们利用中国抗虫棉种子资源培育出来的品种已累计超过200个。

在价格、品种等多方面重压之下,美国抗虫棉很快失去了优势。中国抗虫棉市场份额逐年递增。

目前国内种植的抗虫棉品种,已基本全部为中国自主研发。

据郭三堆统计,产业化应用以来,中国转基因抗虫棉推广总面积为5.4亿亩,创造的经济效益为960亿元,而美国抗虫棉在中国共推广2000万亩左右。

“但必须承认,美国抗虫棉进入中国,对中国棉花产业的发展,以及对中国抗虫棉的研究,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郭三堆说。

据了解,目前中国每年种植棉花7000万亩左右,其中有5000多万亩为转基因抗虫棉。

中国抗虫棉研究,仍在继续探索中。郭三堆对记者表示,在单价抗虫棉、双价抗虫棉之后,中国的三系抗虫棉也已面世,就在不久前,巴基斯坦与中国政府接洽,希望将中国抗虫棉品种引入巴基斯坦。

未来空间

事实上,中国第一个获准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植物,是转基因番茄。但它与美国同一品种番茄的去向类似,最终不了了之。

这一转基因番茄,是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叶志彪等人的研究成果,它的主要特征也是延迟成熟和耐储藏。

这一番茄品种,曾创造过不错的经济效益。在1997年、1998年、1999年,每年都有近50万元的纯收入,但2002年之后,它就慢慢没有了。

“这些科研人员,平时以教学为主,很难把它的规模做大。”彭于发认为,从美国转基因产业发展的脉络可以看到,转基因产品的成功推开,离不开公司化运作。

转基因番木瓜很少为人关注。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00年代,中国番木瓜病害严重。2000年,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李华平研制成功的转基因抗病毒番木瓜“华农1号”,起到了非常好的抗病效果。2006年,这一番木瓜品种获准在广东商业化种植。目前市面上看到的番木瓜,95%以上为这一品种。

2009年,转基因抗虫水稻和转基因植酸酶玉米,也取得了安全证书,但迄今尚未获批商业化种植。

中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主任吴孔明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农业部对抗虫水稻和植酸酶玉米发放安全证书,即承认他们在安全性上,是没有问题的,但并不允许它们对外释放。

“偷偷拿去种,这种情况,过去发生过,以后还会有,但这种违规种植,一旦被查出,就地销毁,而且要严惩当事人。”吴孔明对记者说。


吴孔明表示,转基因农作物只有两种性状,一种是抗虫,一种是耐除草剂,二者都与产量、品质无关。因此,偷偷拿去种,没有必要,如果拿去作为种子销售,只要他对外宣称有上述两特性,那它必然是转基因品种,通过举报或农业部例行抽检,都可以查出来。
“是否为转基因产品,通过PCR技术,3小时内即可出结果。”彭于发透露。

转基因生物,不仅包括转基因植物,还包括转基因动物和转基因微生物。

目前,在转基因动物方面,中国的转基因猪、转基因牛、转基因羊的研究,获得了很大进展,但迄今仍无任何一个产品上市。

彭于发认为,未来中国转基因动物的产业化,最可能和以下三种类型相关:第一,生产药物,比如α干扰素;第二,提高奶的产量和品质;第三,改善肉质或提高羊毛的品质。

相比转基因植物研究,中国转基因动物研究起步更晚,技术更为滞后。

但据了解,转基因动物研究,有它独特的技术优势,比如占地面积小,几头或十几头动物、一两亩地就够了,而且猪、牛、羊等养在圈里,对环境影响小,容易控制。
对于转基因微生物,此前很多人都看好转基因固氮菌,但实际发展却不尽如人意。

中国人多地少,中国农业对土地的利用,和很多国家不同。中国在农业上要求一年两熟、一年三熟,而国外很多国家是种一年、休息一年。这样比较下来,中国的土地负担是其他国家的4-6倍,地力因此而持续衰减。

固氮菌能够很好地保持土地的肥力。但记者得悉,自然界原来就有固氮菌,而且本地土壤中的固氮菌,比转基因固氮菌更具竞争优势,因此转基因固氮菌的开发,并不成功,也未进行较多商业化应用。

彭于发则认为,转基因微生物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比如海上漏油造成的污染,比如农田中塑料薄膜、固体垃圾的污染等等,某些转基因工程菌能够很快地将这些污染物分解,值得关注。(作者 齐介仑,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