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倒黑白的“科学公园”

2019-04-17 09:50 | 作者: 孙滔 | 标签: 基因农业网

2019年4月15日,微信公众号《怀疑探索者》发表署名“怀疑探索者”文章《方玄昌心术不正》一文,自称其为科学公园编辑、管理者。这篇文章称,基因农业网主编方玄昌为了科学公园转载姜韬文章《对转基因“阴谋论”的技术批评》一事“造谣”,并且“歹毒卑鄙”。

对于这类作者甚至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造谣骂街文章,原本不值得给以一个字的评论。但此文还涉及此前基因农业网与科学公园发生纠葛的《转基因木瓜的由来》一文等事件,直接对基因农业网造谣中伤,我作为事件的亲历者,觉得有必要说几句。

先介绍最近这次姜韬文章《对转基因“阴谋论”的技术批评》一事:

微信公众号“科学公园”在2019年4月9日发布了《对转基因“阴谋论”的技术批评》,我们发现此文章在文末注明【本文获得姜韬的刊登许可。想转载的朋友,请与科学公园联系】。这已经属于版权声明,即表示该文版权属于科学公园,如果其他平台要转载此文,需要经过科学公园授权。

对此我们征询作者姜韬本人意见,经了解,确有一位自称科学公园编辑的人与姜韬联系,姜韬也同意转载。该编辑告诉姜韬,他是在人民网看到此文因此向姜韬提出科学公园发表请求(注意,这里是“发表请求”而不是转载请求)。一般来说,转载需要版权方授权,即使无需版权方授权,也至少要注明版权方的信息。我们看到,科学公园并没有注明转载来源,反而给出了版权声明。这在媒体界属于严重的欺诈行为。




我们因此在基因农业网读者群展示了这个问题,希望得到进一步讨论。讨论传播到“怀疑探索者”,就被他(她)诬陷为方玄昌“歹毒卑鄙”的“造谣”行为。

在此,我提出疑问:

1,既然科学公园知道姜韬文章发在人民网(然而明明人民网上标注了来源是《中国科学报》),为何不在公众号推送时注明?

2,既然了解到文章是转载,为何还要求他人转载必须与科学公园联系?

3,基因农业网也曾经转载此文(注明了来源),现在这篇文章涉及版权问题,那么我们在基因农业网读者群讨论此事有何不妥?究竟何处“造谣”并“歹毒卑鄙”了?相反,我们需要继续追问,科学公园对此文的版权法理何在?——事实上,当时基因农业网读者群里就有人认为,姜韬老师这篇文章“被霸占了版权”,并认为科学公园此举“和’视觉中国’是一样的套路”。

再说说许东林(铁冰)文章《转基因木瓜的由来》事件:

2018年10月12日,我们发现,原发在2013年基因农业网的文章《转基因木瓜的由来》被微信公众号“科学公园”改了标题并标识原创发表,于是我们向微信后台投诉、提交相关证据,并最终由腾讯方删去此文。

那次事件中,科学公园比这次做得更露骨、更过分。时至今日,这位自称科学公园编辑的“怀疑探索者”却认为,“你们说,这种事情是不是卑鄙小人才干的事情?”“一篇科普文章,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民,方玄昌他们为什么要咬牙切齿的去删除它?就为了自己的私心,就为了自己的小圈子,就要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面去投诉、删除吗?”




当年文章发表过程如下:经基因农业网约稿,作者许东林在2013年8月6日16:28将文章发到基因农业网编辑孙滔邮箱,邮件中称“我是搜狐微博上的铁冰,基因农业网(也许是您本人)曾邀我写一篇介绍转基因木瓜抗病毒机理的文章,因为工作较忙,我拖了大概十天才把它写完,非常抱歉!”此后经本人(孙滔)编辑,这篇文章从原来的6041字(mac系统统计)编辑为4706字,原标题由《植物转基因抗病毒漫谈》改为发表时的《转基因木瓜的由来》。整个编辑过程有本人和许东林共计22封邮件来往。文章发表在基因农业网,并在当年8月8日由基因农业网微信公众号推送。文章发表后我们给作者许东林发放了稿费。

我们向这位“怀疑探索者”提出疑问:

1,科学公园是否承认《转基因木瓜的由来》一文版权属于基因农业网?如果科学公园认为此文版权属于科学公园,请拿出证据来反驳我们的证据。

2,如果科学公园认为此文不属于科学公园,那么科学公园为何在微信公众号推送时没有标明转载自基因农业网,而是标识了原创?

3,对于我们原创文章做版权伸张,就是卑鄙的事情吗?侵权盗窃的小偷却成了心怀天下的正义之士?难道以“科普”之名就可以无视版权而为所欲为吗?

鉴于科学公园一贯的表现,这位“怀疑探索者”如果真是其编辑或管理人员,那么他(她)对于基因农业网及方玄昌倒打一耙式的辱骂与造谣攻击就不令人意外。并且可以预期,即便我们澄清了事实,也不太可能让这类流氓做出认错或道歉的举动,更难期望他们往后会杜绝盗用、霸占他人作品的行为。

孙滔
2019年4月17日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