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越图说世界粮食奖颁奖大会

2013-10-22 08:48 | 作者: | 标签: 袁越图说世界粮食奖颁奖大会

获得本年度世界粮食奖的一共有3位,从左至右依次为比利时人Mark Van Montagu,美国人Mary-Dell Chilton和Robert Fraley,三人在1983年几乎同时将外源基因成功地引入植物基因组,为后来的转基因育种技术创造了条件,奠定了农业现代化的基础。
3位获奖者当中我认为贡献最大的是比利时根特大学的植物学家Mark Montague,他原来是研究植物病虫害的,他和同事Jeff Schell(2003年去世)早在1974年就发现了植物根瘤菌,提出可以借助这种细菌中的环形DNA(质粒)把外源基因导入植物细胞。这个方法一直沿用至今,是植物转基因的主要工具。
3人当中唯一的女性Mary Chilton首先搞清了根瘤菌质粒的基因特性,知道哪段DNA是引起肿瘤的,只要将其替换成科学家想要的基因,就可以制造出能够造福人类的新品种了。据说她是第一个完成植物转基因壮举的人,她的实验室制造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转基因植物(烟草)。
3人当中成就最大的无疑是Fraley,他于1981年加盟孟山都,把研究重点放到了实用技术上。他首次将一个抗性基因引入根瘤菌,使得转基因的快速筛选成为可能。孟山都在他的领导下将抗农达和抗虫这两项技术引入农作物,完成了转基因的商业化。这项成就把孟山从一个化学公司转型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种业公司。
颁奖典礼很像诺贝尔奖,隆重而又庄严,最后在大合唱声中结束。这首歌的主题是如何消除饥饿,让未来的人类不必再在贫困中挣扎。也许你不相信,现在地球上还有8亿人在挨饿,2050年的粮食产量必须加倍才能满足需求。转基因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手段,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愚蠢而让其他人继续受苦。
当年的3位竞争对手如今坐在一起回忆往昔岁月,会场笑声不断。当被问到有哪种转基因技术可以说服感情用事的反转控时,有两位都提到金大米,但现任孟山都首席技术官Rob Fraley则认为这还不够,目前尚未开发出完全不可替代的转基因技术。就像我以前一篇文章的标题:《转基因最大的问题就是还不够好》。
世界粮食奖的创办人是美国农业专家Norman Borlaug博士,他用现代育种方法培育的高产小麦拯救了墨西哥和印度10亿人的生命,被誉为“绿色革命之父”。当年他培育的新品种也遭到过不少人的抵制,被认为会致人不育等等。但现在墨西哥和印度都为他立了碑,他还因此获得了1970年诺贝尔和平奖。
Mark Lynas,前反转控,现翻转控。据他实地考查,非洲最新流行的谣言是,转基因可以让人变成同性恋! 他有证据表明,非洲的反转控是由欧洲有机农业NGO赞助的。跟Mark Lynas聊了一会,感觉这哥们跟我很像,都是理智型环保主义者,他早年关注气候变化,后来关注农业,并在研究过程中改变了对转基因的看法。他认为这两个领域的本质区别是左右之争,右派反政府,支持自由主义市场经济,所以会反对气候变化,但支持转基因,美国就是如此。左派则正好相反,比如欧盟。
本届大会我最喜欢的人是欧盟首席科学顾问Anne Glover,她极为聪明,讲话言简意赅,每句话都直指问题的核心,绝不和稀泥。比如她说人类目前吃到的所有食品都是被祖先们转过基因的,反转控是“基于迷信的拒绝”,他们所犯的错误是“与生俱来长期历史形成的偏见”(Conformation Bias),要想避免,唯有相信科学证据。(作者袁越)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