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韬:撤稿也要遵循同行评议

2014-06-30 00:33 | 作者: 姜韬 | 标签: 姜韬

2013年的转基因事件中,塞拉利尼论文被撤是引发学界关注的大事。这件事在学界有怎样的影响?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对此作了进一步思考。

基因农业网:塞拉利尼论文被撤销一事似乎风平浪静了,您对此有何评价?

姜韬:一篇发表的学术文章若要被撤销,必须有合理合法的程序:动议,决定过程,相关人员的答辩和处置。而法国卡昂大学分子生物学家塞拉利尼论文的撤销是由杂志的拥有出版公司宣布的。前面提到的正常程序根本没有全面交代,而当初审稿通过的同行专家也没有任何人出来表态,也没有对相关责任人有个处理。 一个如此严重的的事件,就这样含糊地要过去了。

实际上一篇文章发表后没有合法的来自同行的动议,杂志方是无权撤销的。除非新发现论文作者有数据作假,抄袭等违背科研道德行为,否则撤销一篇文章意味着审稿人的科学信誉有严重问题,审稿人要对此负责。这些力量的牵扯是科学共同体严谨、纠错的保障。

深究这个撤稿事件,可以很好地让科学报道媒体和公众了解科学共同体的规则。因此,尽管目标不同,但媒体跟反转控们在深究这个事件的合理合法性上却是行为一致的。 这个也非常有趣。

在我看来,这个事情是一开始就错了:审稿人很可能也是受到极端环保组织的影响,一时丧失科学判断或者放弃严谨性标准。 后来的一系列麻烦都由此开始,最后不好收拾了。但杂志还是遮掩这个开始的问题,打算含糊过去。就找个牵强的理由蒙混过关。(在我眼里,不做深刻说明和全面纠正,这个杂志信誉基本破产。)

基因农业网:应该进行怎样的同行评议?

姜韬:同行评议名单是对外保密的,评议内容根据评议人的意愿是否转达论文作者和公开。 我也是专业杂志审稿人,我都是要求完全转达我的审稿意见的。但很多人不是。

基因农业网:塞拉利尼的工作有什么主要缺陷?

姜韬:我们直接看到的是这个文章中实验的各种缺陷。比如这个文章明显的一个缺陷是对照组数量不够,只有10只大鼠。而按照统计学要求,起码需要30只才有统计抽样的意义。 这些低级错误居然会被容忍,是绝对说不过去的。

还有就是我讲的,这个实验没有下文也是开始就注定的。 因为首先是饲料组成要进行多种设计,需要多种组别,做好详细全面的对照。比如:通常传统饲料;通常传统饲料+Bt基因;通常传统饲料+Bt蛋白;转Bt基因玉米饲料等等。

喂食后的消化情况,需要对实验大鼠做详细的生化指标跟踪分析,要有定量的数据。而不是照几张个别大鼠长出肿瘤的照片。如果没有任何生化和分子生物学数据支持,单就现象论,那就不是30只抽样底限的问题了,那就必须按照“大样本,多中心”的原则进行大规模的统计分析才有可能给出可靠的结论。一个实验室根本不具备这个能力。

基因农业网:审稿人意见应该公开吗?

姜韬:考虑文章出现后专业同行的严重质疑和当时杂志的应对,编辑肯定不得不至少公开公开部分审稿人意见的。我的信息目前不多。需要媒体的挖掘。关键是调查出审稿人的名单,并进行采访,剖析,搞个水落石出。

撤稿的理由肯定没有就经过原审稿人,因此这个漏洞百出的文章和漏洞多多的撤稿,始终都是违背严格意义的同行评议原则的。这是个违背同行评议原则造成的反面案例。

我曾经讲过社会对所谓专家的讥讽,不应该包括自然科学家和数学家。因为他们的研究成果都是经过了同行评议的。相反,很多社会学家,人文学者的工作成果,完全是个性化的,一家之言,没有同行评议这个机制的保障。因此,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就是非常自然的了。 但科学成果和结论由此区别于其他学科。

科学一元性是人类文明安全的保障。而这个安全保障其中就有“同行评议“这个纠错机制的贡献。同行评议是科学共同体的基本原则之一。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